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灵异电影里的道士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怨尘

第七章 怨尘

        盯着金麦基的背影,王闫面色阴晴不定,忍不住追了两步。

        他想要阻止金麦基买到粉红色的女纸人。

        按照电影中,慧清大师做出的警告,中元节这天,绝对不能让穿粉红色衣服的女人进入警局,否则,必有血光之灾!

        穿粉红色衣服的女纸人,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女人。

        而它也是放出鬼王三宅一生的导火索。

        “这次我阻止了金麦基,三宅一生就永远不会出来了吗?”

        突然,他顿住了身形,脑海中思绪闪动。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不是电影剧情片,恰恰有一些事情,现实比电影表现的更离谱,三宅一生或许会因为他这一次的干预,而失去逃脱的机会,但是绝对不会永远都找不到机会。

        “这是一个存在着鬼怪的危险世界,随时都有意外危险发生,我要将有限的情报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就算现在没有能力消灭它,根据这些情报,也可以尽可能的保全自己。”

        心中暗下决定,看着钟叔已经在招呼金麦基买东西后,王闫转身离去,耳边还隐约传来着两人的对话。

        “老板,来客人了,人呢?”

        “来了,先生,想买点什么?”

        “中元节进香烛店,还能买什么?麻烦你快点吧。”

        “好的好的。”

        ···················

        南湾村外的树林,王闫再次来到这里,依旧觉得此地有些阴森,他有些抱怨的嘀咕道:

        “也不知道钟发白是怎么受得了这里的环境。”

        他加快脚步,走到了钟发白那间显得有些破旧的屋子前,朝着屋里敲门喊道。

        “师兄,我来看你了,快开门呐。”

        不久后,房门“嘎吱”一声被打开。

        钟发白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开口道:

        “你又来干什么?”

        说着,他伸手打了个哈欠,招呼着王闫进门。

        王闫见他一脸困倦,好奇的问道:

        “师兄,你杂货铺今天不用开工吗?每次来你都在休息。”

        “今天中元节的嘛,各地都有庙会,肯定不会有客人,当然休息了。”

        钟发白翻了翻白眼,随口问道:

        “对了,你来找我干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堂屋,脚步不停,走到了几件新添置的桌椅前,钟发白一屁股坐在了主位上。

        “随便坐啊。”

        王闫也没有心情和他闲扯,今天见到金麦基后,已经知道将要发生的事,心里更有些急迫。

        他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开口问道。

        “师兄,我今天来是想要问一问你,关于那块儿护符的事。”

        “那块儿护符怎么了?”

        “我是想问,你知不知道,那块儿护符是师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王闫目露期待的问道。

        “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钟发白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挠了挠头露出思索的神色,皱眉道:

        “时间太久了,一时间,我也记不清楚了。”

        “当时师傅炼制法器,用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

        “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王闫一脸的为难,他并不想欺骗钟发白,但是绯红是他最大的秘密,必不可说。

        好在来之前王闫已经想到了钟发白会问这个问题,他已经准备好了怎么应对。

        尤其今天早上见到金麦基,王闫就想到了钟发白的死劫,这个劫,王闫是一定要尽全力帮钟发白一把的,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脑海中念头转动,手上动作却不停,他伸手在怀里掏出一包被手绢包裹着的粉末,假装有些害怕的说道:

        “昨天晚上回去,我路过一座公寓的时候,护符突然发烫,接着就有一股力量将我推了出去,耳边好像还听到一声女人的惨叫。”

        “当时我只顾着害怕,连忙赶回了家,等我平静下来,就发现护符已经成这个样子了。”

        “师兄,我是不是撞鬼了。”

        钟发白坐直了身子,脸色再不复之前的随意,显得有些凝重。

        “照你说的看,应该是没错了,你不仅是撞鬼了,还撞见了一只厉鬼。”

        他皱着眉思索着站起身来,来回走动了几步,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等我一下。”

        说完,脚步匆匆的走进了卧室。

        片刻后,只见钟发白手里拿着一本线装的古书走了出来。

        他将古书翻开,指着其中一页的内容,对王闫说道:

        “你看,师傅当时炼制护符,应该是用了书上记载的这种怨尘为材料,昨晚那只鬼一定是想要害你,法器自动爆发,伤到了那只鬼它才会离开,不然你就危险了。”

        “怨尘是鬼物魂飞魄散之后,残留在人间的结晶。”

        “鬼物属阴,怨尘却属性为阳,代表着鬼怪心中最后一点对生的向往。”

        “炼制法器时,将怨尘加入其中,可使其感应到阴气,对鬼物造成一定的伤害。”

        王闫心下大喜,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知道了魂点的来源。不过心里高兴之余,又有些郁闷,可以预见到,今后自己少不了要和鬼物死磕。

        “还好还好,好在有这块护符,不然昨天晚上,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好?接下来还会更好呢!”

        钟发白合上古书,将手背在身后,古怪的看着王闫,似笑非笑的道:

        “鬼物最是阴毒,尤其是厉鬼,你昨晚伤到了它,它一定要找你报复回来,你跑到天涯海角都没用!”

        “这···师兄,我该怎么办???”

        王闫心底暗笑,心里一片平静,但脸上却有些为难的说道:

        “小弟虽然也是茅山弟子,却仅有家传的一套茅山弟子用来筑基的养生拳法,对付鬼物实在是有些无力。”

        钟发白有些惊奇的问道:

        “林前辈难道当时没有给你爷爷留下传承吗?”

        “当年的那场战争中,王家家道中落,很多东西都遗失了,其中就包括九叔的传承。”

        王闫心里是真的十分失落,如果那道人的传承没丢,他昨晚就不会只能选择提升养生拳法了。

        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钟发白,王闫小心的开口问道:

        “师兄,不知道你能不能传我些茅山法术,如果今后我再遇到这种情况,也可有几分自保之力。”

        钟发白脸上也有几分为难,他迟疑许久,最终咬牙点头道:

        “你我同属茅山弟子,虽然由我授法传你,有些不合规矩,不过形势所迫,也顾不了许多。他日若有师门长辈追究起来,想来也不会多怪我们。”

        王闫闻言狂喜,他猛地站起来,双手抱拳躬身一拜,激动道:

        “多谢师兄成全。”

        钟发白点了点头,坦然的受了王闫一拜,传法之恩,恩同再造。

        况且,他私下里传法王闫,也确实担了很大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