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手表隐藏的秘密

第三十一章 手表隐藏的秘密

        浏览着校长李志文临死前留下的证据,听着录音中赵洪涛无所谓的语言,有一个念头不止一次的出现在郑天阳和技术队队员的心中“赵洪涛死得好。”

        尽管心中有多么气愤,郑天阳带着技术队的队员们严谨的完成着需要的工作。

        “小晨,你快来,有发现。”

        曹晨听见郑天阳叫自己,赶忙走到电脑前。

        郑天阳指着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的视频说道:“你看看这录得视频,和咱们以前处理过类似的案件有什么不同?”

        “这个拍摄的画面和角度有些奇特,好像不是用手机拍摄的,有点像针孔摄像头。”曹晨仔细观察了一下分析道,接着又疑问:“郑哥,视频没有声音么?”

        “嗯嗯”郑天阳点点头接着又说道:“视频是针孔摄像头拍摄的没有错,但是你看它整个拍摄出来的效果,像是用手拿着针孔摄像头一样,也不对,偶尔画面中还出现了手背的画面。”

        说到这里,两个人脑子灵光一闪,对视一眼,同时开口道:“赵洪涛的那块手表有猫腻。”

        “郑哥,看来咱两想到一起了,之前我就有些想不通,赵洪涛是个非常注重仪表的人,戒指都会戴在以左为贵的左手大拇指上,不会不在意“男左女右”的手表说法,之前推测赵洪涛是个左撇子,后来的证据显示并不是这样的,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右撇子,正因为擅长右手,所以戴在右手更方便他偷偷录下一些东西。”

        郑天阳闻言认同的点了点头:“之前我不是没对那块手表检查过,但仅仅只限于指纹方面的提取,通过这个拍摄的视频和照片的角度判断,赵洪涛一定是利用了手表的表盘设计,手表的构造通常都是把调节按钮设计在表盘的右侧,所以他一定是把针孔摄像头设计在了表盘的前侧。”

        “郑哥,我们赶紧回局里,如果真是我们推测的结果,那么手表内的针孔摄像头,有可能会拍摄到案发当天的画面。”

        “对...对...对...,赶紧回局里,我马上对手表进行检查。”

        郑天阳说完后,把电脑中隐藏的文件夹拷贝了一遍,带着技术队和曹晨火急火燎的回市局了。

        皓月市公安局技术队的办公室,曹晨和郑天阳两个人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来到痕检区域,从一个抽屉中拿出一个证物袋,证物袋内放着的正是赵洪涛的手表和玉扳指。

        郑天阳戴上白手套,从证物袋内拿出了那款欧米茄限量款手表,仔细的检查表盘的外侧。因为有了目标性的去检查,很快就有了发现,在表盘的前侧有一个内嵌式的小碎钻。

        “小晨,有发现,你看应该就是这个小碎钻,我原本以为就是一个装饰品,如果真像我们分析的那样,这个设计应该就是为了隐藏的掩饰。”

        坐在旁边的曹晨看到这里也是眼睛一亮,只见郑天阳拿出了一个细细的、像是针一样的工具,顺着小碎钻的周围轻轻地划动着。

        过了约有五分钟,又换了一把像镊子似的工具,把内嵌式的小碎钻从手表表盘外侧内取了出来,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巧的针孔摄像头。

        曹晨急忙的开口道“郑哥,有办法拿出来么?”

        “拿出来没有问题,需要把手表整个拆了就可以了,耐心等等我。”说完这句话,郑天阳拿出一个小的螺丝刀,去打开手表的后盖,开始拆解整个手表。

        听完这句话后,曹晨站起身来,准备去窗口抽根烟,拆手表的用时肯定会比较长,别影响到郑天阳的工作。

        点燃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透过窗口看着市局院内进进出出忙碌的身影,脑海中沉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整理着所有死者的详细信息。

        从618案开始到现在,短短四天时间,已经发现四具尸体了。

        第一个死者是:赵洪涛,身份是皓月市第三中学的副校长。

        死因是颈动脉被割断,造成失血性休克而亡。

        脚筋也被同一种凶器割断,浑身赤裸被绳索捆绑,开水浇毁面容和整个身体。

        现场遗留下来的证物有:一个空空如也的钱包,完好的衣物,一个烧水壶。

        死亡地点是:双秀公园的小树林。

        死亡时间是:6月17日晚上的六点半到七点半之间。

        发现尸体的时间是:6月18日晚上约八点一刻。

        第二个死者是:王德发,身份是盗窃团伙的成员。

        死因是颈动脉被割断,造成失血性休克而亡。

        手脚筋同时被同一种凶器割断,面容也被同一种凶器损毁。

        现场遗留下来的证物有:一个空空如也的钱包内仅存的一枚自制的赌博筹码,身着沾满鲜血的衣物。

        死亡地点是:酒吧一条街的卫生房。

        死亡的时间是:6月18日晚上11点至6月19日凌晨1点之间。

        发现尸体的时间是:6月19日下午约一点半。

        第三个死者是:周志海,身份是无业游民。

        死因是坠楼引起的内脏器官破裂,导致的失血性休克而亡。

        右腿膝关节被重物击碎。

        现场遗留下来的证物有:那噩梦般的卧室。

        死亡地点是:七星高照小区。

        死亡时间是:6月20日中午11点至12点之间

        发现尸体的时间是:6月20日中午约一点多

        第四个死者是:李志文,身份是皓月市第三中学的校长。

        死因是服毒自杀,导致心脏衰竭、肾衰竭而死。

        后脑被钝器击打,双眼被利器挖去,脚筋被同一种利器割断,面容被同一种利器损毁。

        现场遗留下来的证物有:随身的衣物,被萧雅带走的手机。

        死亡地点是:杏花山。

        死亡时间是:6月20日晚上7点到8点之间。

        发现尸体的时间是:6月21日早晨约6点钟左右。

        这就是目前掌握的四位被害人的整体情况,其中前三起案件的发生都与同一凶手有关,第四起已经可以确定是服毒自杀,但却与之前发生的案件也有着密切的联系。

        基本所有的真相都已经浮出水面,案件涉及的主要嫌疑人已经锁定,而且也在警方的控制之内,大致的原因心里已经有数,现在就缺少关键性的证据,而且还要重回一趟案发现场,解开第一起案件的手法之谜。

        “小晨,跑哪去了,赶紧过来。”就在曹晨想到这里的时候,听到了郑天阳的呼喊。

        曹晨快步走向痕检区域,看见郑天阳头都没抬,摆弄着桌子上蔡姐完毕的手表,语气急迫的问道:“怎么样了郑哥,这么快就搞定了。”

        “你跑哪去了,叫你半天了。”郑天阳先是埋怨了一句,然后指着桌上的手表零件说道:“全部拆除肯定没有这么快,你看这个手表真不愧是定制的,设计的太巧面了,整体看上去好像是机械表,实际上却是机械电子双运行,主要的时间动力运行还是靠机械,而这个针孔摄像头的运行靠的却是电子的这部分,相当于手表的主要核心不变,只不过简化了机械的设计,加入了电子的装置,你在看这表盘右侧的最下面的按键,就是控制针孔摄像头的开关,有了这个开关,提供针孔摄像头运行的电池用个四年五年的,都没有问题,就冲着这个设计,这块手表的价值最少能翻两倍。”

        “我不关心这块手表的价值有多高,设计有多巧妙,我只想知道有没有资料。”

        “好吧,我还不了解你,你看这手表的内置,电池旁边这个黑色的卡槽就是内存卡,而且是和手机使用的内存卡是通用的,里面应该有你想要的内容。”郑天阳说完这句话,拿出了一个小的像镊子一样的工具,小心翼翼的取出了那张通用内存卡,放进旁边的手机里,再把这部手机跟电脑连载了一起。

        果然,在文件夹中找到了使用这块手表,隐藏的针孔摄像头所拍摄的视频内容,其中连录制的日期时间都有显示。

        郑天阳开口道:“等下,我给徐主任打个电话,问一下赵洪涛的尸检报告。”

        曹晨摇了摇头,指着电脑屏幕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记得赵洪涛的死亡时间,打开这个视频录像,就是这个6月17日晚上6点57分的。”

        “你的记忆力我相信,大脑跟超级打印机是的,过目不忘啊。”调侃了曹晨一句,郑天阳打开了曹晨指着的那个视频录像。

        引入眼帘的一片黑暗,足足过了越有五分钟,画面才出现了亮光,似乎是月亮的照射,显得很是昏暗,这个针孔摄像头的质量很好,拍摄出来的画面很清晰。

        借着月色的光芒,能够辨认出画面中出现了一个手背,这个手背在强烈的颤抖着,侧面是草木丛生的土地,能够辨认出这是一片树林。

        视频录像看到这里,曹晨和郑天阳两人对视一眼,都明白彼此双方眼中表达的含义,这就是第一案发现场的双秀公园中的小树林。

        同时马上又看向电脑屏幕,两个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错过了每一个细节。

        这时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突然一黑,紧接着在一暗一黑之间快速的抖动着,还有水流动的景象,似乎有水冲洗着针孔摄像头照射的画面,画面抖动的越来越强烈,猛然又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