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狂欢型杀人犯

第二十六章 狂欢型杀人犯

        梁凯见曹晨双眼无神,目光没有聚焦点,担心的问道:“曹队,你怎么了……”

        曹晨回过神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所有的疑惑埋在心底,对梁凯摇了摇头说道:“走,先带我去看看目击证人的情况。”

        “曹队,您不先去命案现场么?”

        “先去看看学生,这么小的孩子,看了尸体会留下阴影的,命案现场先放在第二位,它又不会长腿跑了。”

        梁凯听了后不在说什么,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情也难怪了,莫说是一个孩子了,即便是成年人,突然看到尸体也会惊吓不已。

        带着曹晨很快就走到了杏花山的半山腰,从这里爬了数百级的台阶,这才看到了上面的情景:警方拉起了警戒线,所有相关的工作人员都忙着取证。

        而在封锁线的外围,坐着十几个孩子,一个身穿着红白相间训练服的成年人正在和警方交谈着什么。

        曹晨走过去后,梁凯向那个人介绍说:“孙老师,这是我们市局的刑侦支队长曹晨。”

        “曹队,这个就是第三中学的体育老师,孙飞亮。”

        “曹队好”孙飞亮立马伸出了自己的手。

        “孙老师。”两人握了握手。

        孙飞亮主动的把今天早上的情况说了一遍。

        夏朗问道:“那个孩子呢?”

        孙飞亮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在那边呢,孩子吓坏了,这种情况,别说是孩子了,就算是我,都吓得腿肚子转筋。”

        曹晨看到,刘晓颖等几名女警正在那边安抚着情绪激动的学生们。

        “同学们,你们怎么样了。”曹晨走过去蹲了下来,看着表情不一的一众学生。

        其中发现尸体的学生名叫吴磊,此时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煞白煞白的,双眼无神,紧咬着下唇,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对周围警方人员的开导仿佛没有反应一样。

        曹晨注意到了这点,问身旁的孙飞亮:“是这个孩子发现的尸体么?”

        孙飞亮立马点了点头,担心的看着吴磊。

        “晓颖,你开我的车,赶紧把这孩子送医院,快点。”曹晨掏出车钥匙递了过去。

        刘晓颖也明白严重性,叫自己手下的队员,抱起吴磊这个孩子,就往山下跑去。

        曹晨拿出手机给沈怡打了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说明了一下,着重的说了吴磊的情况,沟通好情况,挂断了电话。

        曹晨和孙飞亮又说了几句,然后钻进了警戒线中,看到法医主任徐广义正在检查着尸体。

        整个尸体的死状和卫生房王德发的尸体样子差不多。

        徐广义见到曹晨,主动介绍起了情况:“颅骨开放性骨折,钝器击打致死,伤口在这里。”

        “尸体为男性,被砍了足足几十刀。那些横七竖八的刀口像是开裂的婴儿的嘴,遍布头颅,血迹流遍了脸上,看上去十分可怖。

        “钝器打击致死?小凯告诉我死因是一刀割喉。”

        徐广义摇了摇头:“颈部的割喉伤是死者死后造成的,包括身上的所有刀伤都是如此。”

        “你看尸体的伤口血迹颜色有明显的区别。”徐广义先指着头部的伤口说道:“钝器打击致死的伤口出血量较大,血迹呈鲜红色。”

        紧接着徐广义又指向身体的其他伤口,其中也包括颈部的割喉伤:“其他的伤口出血量较小,血迹呈暗红色”

        曹晨闻言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死者生前的血液流通正常,所以致命的伤口出血量较大,死后血迹是鲜红色,而死者死后,血液流通变得缓慢,所以造成的伤口,出血量较小,留下的血迹是暗红色。”

        “没错,你在看看这里。”徐广义指向死者的头部。

        曹晨注意到,死者致死的伤口是在头部的右边,伤口的情况是前面深,后面浅。

        “难道凶手是个左撇子吗?”曹晨疑惑地自言自语。

        徐广义听后说道:“初步判断可能是这样的。”

        “死亡时间呢?”

        “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初步判断应该在昨天下午的七点至八点之间。”

        曹晨点了点头,转而看了看死者的整个尸体,的确颈动脉被割断,而且双眼被利器挖掉。“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凶手呢?手法残忍,身份又如此神秘。”

        徐广义又开口说道:“死者的年龄应该在四十多岁,口腔中有一股特殊的清香,不知道是因为常年吃什么东西、或者喝什么饮料留下来的,当然也不排除可能是让人昏迷不醒的药物,只能等回到局里进行医学解剖才能确认。”

        “嗯,麻烦徐主任了,我先去郑哥那里看看。

        “去吧,初步的尸检只能到这种程度了,我这就把尸体带回局里。”

        “郑哥”曹晨来到了郑天阳身边。

        郑天阳正在和技术队的同事们现场取证。

        曹晨紧走几步,走过去问道:“情况怎么样?”

        郑天阳连连摇头:“什么线索都没有,全都让这场雨给毁了。妈的,连老天爷都和我们过不去!”

        曹晨当然知道郑天阳为什么脾气这么暴躁。

        这几天已经出现了最少三起刑事案件,最要命的还是一件性质恶劣的连环杀人案。

        恐怕这一次,皓月市公安局全局上下都要忍受着省厅领导的“狂风骤雨”了。

        。。。。。。。。

        在案情分析会上,刘泽瑞的脸色很难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徐广义率先做了简单的工作报告:“死者为男性,四十五岁以上,死亡原因是颅骨右侧遭受钝器重击,造成了开放性骨折致死,因为死者的容貌被破坏,目前还无法确定死者的身份,死亡时间不到二十四小时,其余的还需要做详细的检查后才能有结果。”

        郑天阳接下来发言:“虽然现场痕迹被严重破坏,但是并没有明显的搏斗痕迹,现场的大量血迹可以证明是第一案发现场,死者身上没有身份的证明,衣物的材质比较好,但是也不是特别贵重的,目前来看,追查的意义不大。

        曹晨忽然开口说道:“我仔细看过死者的伤口,虽然手法类似,割断脚筋,但和赵洪涛还有王德发尸体上的凶器并不是同一种刀伤。”

        徐广义点点头也说道:“还有一点,在死者的右手手指发现了很多老茧,应该是习惯导致的,有些像常年握笔留下来的,照这么看来,死者的工作应该不错,属于坐办公室类型的。”

        梁凯问道:“我们要不要针对这两天的失踪案来调查死者身份?”

        曹晨点点头,同意了这一做法。

        苏烈成在旁边说道:“看来又是同一凶手作案?”

        “很有可能,不过我现在想不通的是,这个凶手究竟是什么类型的杀人犯,似乎没有一点的冷却期,我真希望凶手是为了某种原因寻仇作案,如果这是个狂欢型杀手,那么就大事不妙了,很有可能会有……”曹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后面并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眉头紧锁,不知道在忧虑些什么。

        苏烈成听完神色凝重了:“小晨,你是担心凶手很快会继续作案。”

        此话传出,会议室所有的人都是一惊,也都明白了曹晨忧虑“没准还会有另外一个被害人出现。”

        刘泽瑞听完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浓茶,他的面色始终阴沉着,缓慢地说道:“这几件案子的案情有多严重,相信不用我说了,接下来的工作你们要有一个心理准备,我来会议室之前刚刚接到了消息,省厅已经命我们三天内必须破案,我的要求是两天以内必须找到凶手,剩下的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吧?”

        曹晨看着大家,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同,有的是紧张,有的是愤怒,有的人则是担忧……半晌过后,他对刘泽瑞说道:“刘局,这几件案子,省厅和您给的时间很宽松了。”

        “小曹,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曹晨站起身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声对众人说道:“同志们,我希望我们能在二十四小时以内破案,把凶手找出来,现在无法确定凶手是否会在次行凶杀人,我相信所有人都不希望在出现一个命案现场。”

        程远大声回复道:“曹队,怎么安排都听您的,您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一定能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完成的。”

        “好,从现在开始,我希望所有人都动起来,不准吃饭,不准睡觉,上厕所能憋住尽量憋着,所有人员全部轮轴转,不抓到凶手誓不罢休。”

        所有人听后都觉着背负着莫大的压力,但没有一个人提出“不”,都目光坚定的盯着曹晨。

        下面我来说一下调查方向的安排:

        “我和梁凯带人以杏花山的命案现场为中心点,摸排半径六公里的所有办公企业,所有人听着,一个都不要放过,只要是没有到岗位的,全部都要确认是死是活。”

        “明白。”

        “徐主任,麻烦您会议结束后,马上对死者进行解剖,越快越好,我们需要更多的线索。”

        “放心,交给我。”

        “苏哥,麻烦你去一趟医院,我需要赵雨桐的口供,关于周志海坠楼身亡的详细经过,沈怡专家会帮助你,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

        “好的,小晨,我一定办到。”

        刘泽瑞见曹晨把任务安排好,高声说道:“必须抓住这个凶手,绝对不可以让下一个受害人出现,行动!”

        “是。”所有人快速走出会议室,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