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抓捕钱老三【感谢元婴期老蒋的票】

第二十三章 抓捕钱老三【感谢元婴期老蒋的票】

        清风茶楼地下赌场内,曹晨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样子在赌场内走动着,那模样看着要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所有的探组人员并没有钱老三的照片,根据特勤席科思提供的信息。

        钱老三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特征,身上佩戴的黄金饰品特别多,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混社会的样子。

        信息量虽然不多,跑外勤的探组队员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油条了,有这些信息足够了。

        过了约有几分钟,一个探组的队员发现了一个疑似钱老三的人,在一个包间中,周围坐着的人看着都是小混混,喊这个人大哥,因为是背对着,所以不太敢确定。

        曹晨听到了对讲机里的报告走了过去,看到了这位探组队员发现的背影,身上带有一股浓郁的江湖气息,脖子上也挂了一个小指粗细的大金链子。

        “曹队,确实有些像小六子描述的样子。”梁凯这时也来到了曹晨的身边。

        “不用像,就是钱老三,你看他手腕上戴的手表,有没有觉得眼熟。”

        梁凯仔细观察了一下,惊呼道:“这好像是死者赵洪涛的手表。”

        “没错,看来王德发果然把抢的东西都输在这里了,走吧,过去会一会这钱老三。”说完话,曹晨带头奔着目标走了过去。

        曹晨伸手拍了拍目标宽大的肩膀:“钱老三,是吧。”后者疑惑的转过头来看向曹晨。

        这家伙看起来大约有四十多岁,身材强壮肌肉隆起,右脸上有两道缝合疤痕,满脸横肉面目狰狞。

        “我是钱老三,这位兄弟看着眼熟,混哪条道上的?”

        钱老三此时有一肚子的火,选择了隐忍不发,很久都没有人敢直接叫他钱老三了,道上现在谁见到他不尊称一声钱三爷。

        因为看着曹晨的确觉得眼熟,这人还敢直呼自己的外号,肯定是非常有底气,没准靠山特别硬,所以才客气的开口试探来路,没有直接发作。

        不怪钱老三看曹晨觉得眼熟,堂堂皓月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支队长,在黑白两道都挂了号了,之所以没有一眼就认出来,是因为曹晨想到了这一点,进行了简单的伪装。

        行动之前,让一探组组长刘晓颖给自己稍微化了个妆,虽然跟原本的差距不是特别大,依旧非常的帅气,只不过比原来看着成熟很多,看上去像35岁左右的年纪。

        曹晨听后淡淡的说道:“你不用管我是混哪一条道上的,总之,我绝对是你惹不起的人。”

        钱老三还没有说话,跟他坐在一个桌子上,几个纹龙画虎的小弟不愿意了,一个个站了起来,用手把桌子拍的砰砰直响,嘴上骂骂咧咧的:“草………的,你特么的谁啊,怎么跟我们老大说话呢,傻……吧,草………的。”

        曹晨的目光逐渐变得冰冷,冲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梁凯点头示意。

        梁凯马上明白了,猛地窜出冲上前去,给几个小混混一人两个大嘴巴子,几个小混混都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轻轻甩着手的梁凯。

        其中一个眼睛跟黄豆粒大小差不多的小混混回过神来,张口就要破口大骂。

        梁凯顺手从后腰把手枪掏了出来,直接顶在小眼睛混混的头上,顿时小眼睛混混吓得跪在了地上,口中传出来求饶的磕磕巴巴的声音:“大……哥…,绕…饶…饶命…别…别…杀我。”

        钱老三把这一幕看在眼中,伸手入怀,就要掏出怀里藏着的手枪。

        可惜有人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了钱老三的脑袋上。

        “你最好不要动,把双手举过头顶,不然枪不小心走火了可不要怪我。”冰冷的声音从曹晨的口中传了出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兄弟要是来砸场子,能不能告诉我哪里得罪人了,就算是死,也让我做个明白鬼。”

        曹晨没有回答钱老三的疑问,而是通过对讲机的行动频道轻声说道:“钱老三已经控制住了,可以收网了。”

        钱老三闻言明白了,声音中充满不可置信和一丝丝绝望:“难怪你们敢大庭广众之下掏枪出来,原来是警察。”

        “行了,少说没用的废话了,让你的手下束手就擒,说一句老掉牙的话,我们警方已经把这里包围了。”

        果然,曹晨话语刚落,身穿便衣的探组队员和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冲了进来。

        赌场的赌客看见这一幕,吓得四散奔逃,现场一片混乱,很快就被控制住了。

        虽然也有试图反抗的,但在警方黑洞洞的枪口下,没有人会不珍惜自己的小命。

        梁凯问道:“曹队,鱼儿一个都没跑,现在收队么?”

        “你带着探组先回局里吧,叫阿远过来,一探组也留下,就在这个房间审问钱老三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是。”梁凯回答后就离开了,带着抓捕的赌客回市局处理去了。

        曹晨把钱老三怀里的手枪拿了出来,伸手示意他坐下,曹晨来到他的对面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程远的到来。

        过了约有五分钟,程远来到了这个包间,走到曹晨身边。

        曹晨给了程远一个眼色,凭借两个人之间的默契,程远瞬间懂了曹晨的意思。

        在曹晨身边坐下,程远淡淡的开口道:“姓名。”

        “钱程亮。”钱老三也很配合的回答,因为他心里清楚,警方既然已经把人都抓走了,他在怎么辩解也是于事无补的,还不如痛痛快快的问什么就答什么,没准还能争取个态度良好,宽大处理。

        钱老三明白,他这种罪,不会判死刑,具体能判多少年,就要看他自己现在的表现了。

        “年龄。”

        “四十四岁。”

        “籍贯。”

        “皓月市本地人。”

        “家庭住址。”

        “我就住在茶楼的三层,有一个套房是长期留给我的。”

        “家里还有什么人?”

        “就剩我自己了,父母早已不在人世,二十三岁的时候结过婚,后来因为我打架进了看守所,媳妇跟别人跑了,没有孩子,也就没在找。”

        问道这里程远对着身旁的曹晨点了点头,表达的含义是钱老三没有说话。

        曹晨自己也观察到了,钱老三很老实,并没有耍花样。

        之所以让程远询问,就是为了通过对钱老三回答时的语调、语速、措辞、表情、肢体动作等等的观察,来判断出钱老三有没有部谎的迹象,看来钱老三很识趣。

        曹晨开口问道:“钱老三,你手腕上的这个手表是你自己买的么。”

        “不是我自己买的,是前几天一个赌客还不上欠的赌债,用来抵押的,我见了觉得好看,就自己戴上了。”

        闻言曹晨立马追问道:“你知道这个赌客的名字么?”

        钱老三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好像叫王德发,据我所知是吃盗行的人。”

        曹晨听后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把详细的经过给我们讲一下。”

        钱老三先是要了一根烟,点上了以后,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的道出经过:

        王德发是我这里的常客,这小子年龄不大,赌瘾特别的大,我们这里是二十四小时营业,他每次只要有钱了,就会来我这里,不输光了绝对不走,有的时候输的红了眼还会在赌场里借高利贷。

        江湖中的借贷惯用九出十三归的规矩,借十个只给九个,当时扣一个算利息,到期还钱一共还十三。

        简单来说就是本金的四成,不管借多少钱都是本金四成的利息,一般人根本承受不起也不会借。

        我们赌场借贷是利滚利,息滚息,驴打滚一天一成本金外加三分复利,三天一期,超期违约罚息一成,两天罚息翻一番。

        赌场按照这个算法,其实远远超过九出十三归的利息,已经不是一般的高利贷。

        程远听后问道:“这么高的利息,王德发也敢借吗?”

        钱老三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赌徒只要赌红了眼,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一心想要翻本,有什么不敢做的?有什么钱不敢借的?他们甚至都不看合同,只要有钱就行了。”

        曹晨疑问道:“你们不怕赌徒还不起么,万一跑路了你上哪要钱去。”

        “还不起就专门找一批人过来,也就是我养的这些打手,短时间内让欠了赌债的赌徒卖房子还债,追的紧点一般就把房子卖了。”

        “如果赌徒不愿意卖房子呢?毕竟不是所有赌徒都愿意卖房子的。”曹晨好奇的问了句。

        钱老三讲述的这些引起了曹晨二人浓厚的兴趣,毕竟以前从来没有了解过赌场的内幕,就算知道一些,也都是皮毛。

        钱老三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那就是火候还没到,我们行业里称这个过程叫杀猪和放猪。

        赌客在赌场里输光了钱,赌场给输红了眼的赌客放高利贷,这些过程叫做杀猪。

        赌场逼着欠债的赌徒卖房、卖车、卖掉自己所有值钱的一切用来还债,这个过程叫做放猪。

        赌场里专门有人看杀猪放猪的时间,我就擅长这个,猪到什么程度,什么火候,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曹晨疑问道:“那怎么判断放猪火候的?”

        “一般来说,猪要是愿意卖车卖房子那说明火候到了,如果猪连老婆孩子也愿意卖,那说明晚了。”

        “为什么还要放猪?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放猪大有讲究,赌场里那些托以前都是猪,把猪放出去才能拉拢更多的人来赌,到时候不用你说,他们会主动害人的……”

        “原来如此。”

        “这里边有猪的发泄,有人心的自私,他们会骗人来赌,骗亲戚朋友,只有越多的人变成猪,他们才会心理平衡。”

        “长见识了,今天真是长见识了,没想到赌场里的门道水这么深!”

        “放猪是为了以猪养猪,只需要给他们一点点好处作为回扣,他们会为赌场揽客的,生意才能做下去。”

        “这就是自己不好,也不想别人好。”

        “基本都是这种情况,赌徒们会很乐意做这个的,因为他们心里会得到发泄,还有心理的平衡。”

        曹晨和程远对视了一样,没想到赌场的水竟然这样的深,真是隔行如隔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