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百密一疏

第二十一章 百密一疏

        砰……砰……砰……

        “曹队,你在里面吗?”

        敲门声伴随着询问声从办公室外面响起。

        “进来。”

        程远推门走了进来:“曹队,你在啊,所有人都在找你呢,打你电话没人接听。”

        “什么事情?”

        “所有的调查分组都已经回来了,等着找您汇报结果呢。”

        曹晨听后点了点头,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现在几点了。”

        程远看了看时间回答道:“快六点钟了。”

        “嗯,跟大家说一下,先去食堂吃晚饭,七点钟会议室集合。”

        “明白。”程远点头有些犹豫的问道:“曹队,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曹晨摆了摆手:“没事,昨晚没休息好,有些累了,快去通知大家吧。”

        “是。”程远离开了办公室。

        曹晨起身来到了洗手间洗了洗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仿佛还有另一个身影站在旁边,一直在默默的注视着自己。

        曹晨轻声的对镜中并不存在的另一个身影说道:“梁叔,我会照顾好红红的。”说完这句话敬了个礼,整理好情绪,恢复了平时有些玩世不恭的样子,去食堂吃饭了。

        ………………

        六点五十分,曹晨走进了会议室,见所有人都已经到达了,纷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曹晨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向对面的苏烈成说道:“苏哥,说说你和阿远的调查结果吧。”

        苏烈成点点头:“经过小远对王有财的审讯得知,王德发固定的偷盗活动地点,在市客运站周围的五公里范围内,我们带队进行了摸排走访,由于这里的人流量很大,很难排查,我们首先对周围的商铺、饭店等进行走访,在一个早餐铺发现了目击人,是早餐铺的老板。”

        众人听见有人目击到,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

        据早餐铺的老板回忆,6月18日上午七点多钟,有一个男子过来吃早餐,随身背了一个黑色的背包。

        在吃早餐的过程中,男子一直把背包抱在怀中,没有离身,就在男子起身结账的时候,准备背上背包,有另外一个人快速跑过来抢了背包就跑。

        男子明显没有心理准备,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抢劫,结果被毫无防备的抢劫成功。

        男子愣了一下立马追了出去,至于后来有没有追到,早餐铺的老板就不知道了。

        我们给早餐铺的老板看了照片,确定了抢劫的人就是王德发。

        听完苏烈成的话,曹晨问道:“苏哥,早餐铺的老板,有没有看清被抢的这名男子的容貌。”

        “并没有,这也是另目击者印象深刻的一点,这个男子在炎热的夏季,还身穿黑色的风衣外套,用外套上的大帽子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脸上好像还带着黑色的口罩,声音也十分怪异,辨认不出年龄,只能判断出是个男子的声音。”

        程远也补充道:“我和苏队调取了附近所有的监控探头,奇怪的是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监控探头,有拍到这个穿风衣的男子和王德发的身影。”

        曹晨听后回答道:

        不足为奇,王德发的职业就是小偷,下意识的会躲避监控探头,不管是寻找目标还是跑路,这种习惯已经形成了本能。

        至于这个奇怪的男子,炎热的夏天都要把自己捂的这么严实,即使是早上七点钟,气温也在15度左右,有多热就不用多说了。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隐藏自己的外貌特征,肯定也会有意识躲避监控探头的。

        苏烈成开口道:“小晨,排查的线索就这么多,街道的派出所我也问过了,没有接到抢劫的报案。”

        “苏哥,这些就足够了,足以证明凶手杀害王德发的作案动机了,在通过两个现场几处相同的作案手法,这些佐证可以确定杀害王德发和赵洪涛的凶手是同一人了。”

        程远听后有些无奈的说道:“曹队,可惜这个凶手太谨慎了,捂的严严实实的,不留一点尾巴。”

        曹晨神秘的一笑,摇了摇头说道:不,凶手这次算是百密一疏了。

        618案的死者赵洪涛,实际的死亡时间是6月17号,由此推测凶手来到客运站的目的是想跑路。

        之所以选择客运站,是因为这里有很多黑车,给足了钱的话是不需要实名登记的,就可以跑长途离开皓月市远走高飞。

        凶手肯定没有想到会被王德发这个小偷盯上,这就是破绽。

        王德发抢走的东西应该是钱财之物,上面有可能会留下凶手的指纹,尤其是赵洪涛的玉扳指,还有那块欧米茄超霸系列的限量版手表。

        众人听后觉得非常有道理,刘晓颖提出疑问:“曹队,可是王德发已经死了,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相关的财物和证物,没准又被凶手抢回去了,就算没在凶手那里,我们想找也没有方向啊。”

        沈怡在旁边开口道:“凶手应该并没有找回丢失的财物,曹队和我今天去天佑孤儿院调查线索,查找到了一个符合条件的犯罪嫌疑人,名字叫周志海,我们赶到周志海住处的时候,发现了赵洪涛的女儿赵雨桐,周志海已经坠楼身亡,但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相关财物。”

        “沈怡专家所说的跟我的想法是一致的,至于钱财之物的去处,我大概猜到在哪里了,你们不奇怪王德发身为一个职业的小偷,就连跑路都会下意识躲避监控的人,为什么会冒险抢劫呢,还是在白天,这不是明显违背了王德发的职业习惯么。”

        程远听了曹晨的话一下子就明白了:“曹队,你的意思是王德发非常缺钱,甚至是有人在追债,所以才会违背职业习惯,做出了这么冒险的事。”

        “没错,王德发为此还丢掉了自己的生命,但他的命案现场给我们留下了调查的关键方向,就是钱包里的那枚自制的筹码,不管凶手是不认识也好,还是遗漏了也好,这都是凶手的另外一个疏漏。”曹晨说完这些目光转向梁凯说道:“小凯,说说你的调查结果。”

        梁凯站起身来说道:

        经过特勤席科思的辅助,我们调查到位于襄河镇街道的一家茶楼,名字叫做清风茶楼。

        这家茶馆表面上是一家喝茶休息的好地方,经过调查得知,茶馆的法定代表人名叫谢美娟。

        这个女人应该只是一个幌子,特勤席科思告诉我们,茶馆的真正主人名叫钱老三,真实姓名不清楚,道上的人都这么叫。

        我已经留下了一个探组的兄弟在茶馆附近布控了,随时可以进行突袭抓捕。

        曹晨听后点了点头:“干的不错,效率相当高,小凯,这个案子结束了,给小六子开些工资,从局里报销。”

        “没问题,曹队。”梁凯表示明白,坐了下来。

        “郑哥,你那边的有什么发现么?”

        “经过技术队对七星高照小区803室现场的取证,卧室内所有的证物都进行了dna的比对和指纹的采集验证,所有的情趣用品上面的痕迹残留属于赵雨桐,指纹是死者周志海。”说道最后,郑天阳语气有些严肃,显然对卧室内的景象心存怒火。

        曹晨听后陷入了沉思,通过痕检的证明,看来现场的景象并不一定是假的,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

        周志海坠楼的过程中,由于挣扎导致了身体重心的改变,想到这里,曹晨转身看向沈怡。

        沈怡微微一笑,没等曹晨开口说话,直接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放心交给我吧,我会努力从赵雨桐那里问到事情的经过。”

        这一幕让曹晨心中有一丝异样感,从来都没有人能如此猜到他心中所想。

        “咳……咳……”用咳嗽声掩盖了一下,郑重其事的对沈怡说道:“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沈怡摆了摆手:“别客气了,案子结束了,请我吃一顿大餐。”

        曹晨拍着胸脯保证道:“没问题,别说一顿,十顿我都请。”

        “小晨,你看看这组照片,这是发生在双秀公园小树林,命案现场的足迹取证。”这时郑天阳拿出了一组照片递给曹晨。

        “嗯?这照片上的足迹怎么?”

        “没错,我请省厅技术队的师哥帮忙,进行了锐化处理,是不是发现了不同。”

        曹晨仔细看着照片上清晰的脚印,敏锐的发现虽然脚印是一样的,但是踩出来的痕迹却出现了差异。

        照片上的脚印痕迹,有的是前深后浅的脚印,有的确是前浅后浅、中间深的脚印。

        所有的照片都是以这两种脚印类型为主。

        正常人走路形成的脚印,都会是这种前浅后深的痕迹。

        可是这个前浅后浅、中间深的痕迹是怎么留下来的。

        难道这就是凶手在小树林没有留下任何足迹的原因,只要解开这个谜底,就能知道凶手离开小树林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