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噩梦的卧室

第十六章 噩梦的卧室

        七星高照小区,下午两点钟,这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相关的警务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

        小区内的群众早就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有的人在拍照,还有的人打电话呼朋唤友要他们一起来看热闹。

        守在警戒线外面的警察几次呵斥他们,明显起不了什么作用,国人爱看热闹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就听话的。

        过了没多久,一辆吉普车行驶进了小区,在停车位停放好车,曹晨和沈怡从车上走下来。

        曹晨将警官证别在了胸口上,看着沈怡走向吉普车的后车门处,将面露紧张神情的周家兴扶下车来,这才带头朝现场走去。

        周家兴之所以跟着曹晨一起来,是听到了曹晨和沈怡对话的内容,强烈要求一起过来。

        曹晨没有办法阻拦,于情于理周家兴是死者的直系亲属,有知情权得知亲生儿子的死因,也有权利见到自己儿子的遗体,所以就带着老人一起来案发现场了。

        维持秩序的警察看见曹晨立马敬了一个礼,说了一句:“曹队,您来了。”就伸手抬高警戒线。

        曹晨对着警察点了点头,带着沈怡二人进入了命案现场。

        放眼望去,法医队主任徐广义正蹲在尸体旁边进行尸检,现场只有法医队和技术队的人,并没有看见打来电话的梁凯。

        曹晨走到徐广义身边,看见了尸体的样子。

        尸体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子,侧身躺在地面上,右腿已经严重变形,已经露出了骨茬,面部局部位置能够看出严重的擦伤,曹晨准备问徐广义,尸检结果怎么样。

        沈怡旁边的周家兴没有给曹晨开口的机会,颤颤巍巍的来到尸体面前,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眼圈泛红,泪水止不住从眼中流出,顺着满是皱纹的苍老脸庞流淌下来。

        声音沙哑而哽咽:“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畜牲,不学好,不做好人,非要干出丧尽天良的事,现在遭报应了,死的这么惨不忍睹,腿摔折了,连完好的尸体都没留下,你就是入了轮回,重新投胎,下辈子,下下辈子你也是个瘸子,这是报应啊,报应啊,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啊,到底做了什么孽啊。”

        老人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就像在说给自己听一样,突然声音放高,撕心裂肺:“你怎么舍得让我这白发人送你这黑发人啊,你这个不孝子。”说完这句话,老人再也经受不起情绪的大起大落,晕倒了。

        曹晨眼疾手快,赶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周家兴倒向后面的身体,大声喊道:“来人,赶紧送医院。”

        疾步跑来了两名队员,曹晨快速的说了一下情况,两名队员点头表示明白,抱起晕倒的周家兴老人,急忙开车朝着医院赶去。

        徐广义在周家兴老人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曹晨等人的到来,站起身来目睹了全部的经过。

        来到曹晨身边问道:“刚刚的老人家,是死者的亲属吧。”

        “嗯,是死者的父亲,叫周家兴。”

        “听出来了,这老人家真挺可怜的,老年丧子之痛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曹晨听了徐广义这句感叹,脑海中回忆起了一段深埋心底的记忆,眼神中一股浓郁的悲伤散发而出,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沈怡在旁边却清晰的捕捉到了那一瞬间,抬头看向身边这个高大帅气的年轻支队长,心里猜想这个男人一定有某种不愿提及的秘密。

        曹晨开口道:“徐主任,尸检情况如何?”

        “死亡时间不超过两个小时,死因是内脏器官破裂导致的失血性休克,符合跳楼高坠伤的特征,外轻内重,体表损伤较轻,多部分是挫伤,主要死亡原因还是内部的损伤太重。”

        “那右腿呢,怎么会伤成这样。”曹晨看着尸体的右腿和左腿明显的伤势区别,疑问道。

        徐广义知道曹晨肯定会问,走到尸体旁边解释道:

        这也正是我要说的一点,你看死者的左肘部位、右肘部位、皆是表皮剥落伴皮下出血,没有严重性的骨折现象。

        在看死者的左腿膝盖关节,关节前侧多条表皮剥落伴皮下出血,方向由右上至左下斜行,左股骨上段横行骨折,骨折断端错位明显,左足跟皮下出血,皮下出血对应深层结缔组织出血。

        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应该是死者坠落时,左脚先与地面接触,脚底的面积相对于整个人体比较小,需要以一个小的面积来承受比较大的冲击力,才会形成这样的伤口。

        而右腿的伤势看上去更重,实际上跟高坠伤却没有一点关系,主要的骨折伤势是重物击打导致的粉碎性骨折,是属于暴力造成的伤害。

        曹晨听后点了点头:“也就是说死者右腿的伤势,应该是生前造成的,所以才会跟左腿有明显的区别。”

        “没错。”徐广义肯定的答道。

        这时梁凯从三号楼的单元门内走了出来,看见曹晨立马跑到了近前。

        “曹队,沈怡专家,你们来了。”

        “小凯,说说情况吧,怎么回事。”

        梁凯却说道:“曹队,等一下我在跟您汇报,您和沈怡专家先跟我上去吧,赵雨桐受到了强烈的伤害,现在情况不太妙。”

        曹晨听后一惊,跟沈怡对视了一眼,连忙说道:“前面带路。”

        三人连忙朝着一单元跑去,803室内,一个脸色煞白的小女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是警方寻找的赵雨桐。

        此时的赵雨桐双眼无神,目光呆滞,黑黑的头发凌乱的散在脑后,身上严严实实的裹着警察的制服外套,整个人都缩在了里面,瑟瑟发抖,裸露在外表的双腿上布满了条状的淤青,就像是鞭子抽打过留下的痕迹。

        几个女性警察和法医队的队员,正在旁边安抚着赵雨桐,曹晨三人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沈怡对曹晨点头示意,就走到赵雨桐的身边蹲下,进行心里的辅导,安抚这个受到伤害的可怜女孩。

        “小凯,死者坠楼的地方在哪里。”

        梁凯脸上有些犹豫,他太了解曹晨的性格了,小心翼翼的说道:“在卧室,曹队,你进去之后一定要控制情绪。”

        曹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跟着梁凯走向卧室。

        “特么的,这真特么是个畜牲……”咆哮声从卧室内传出,声音中充满了压抑不住的怒火。

        曹晨看着卧室内的景象,面色阴沉无比,双手握拳攥的紧紧的,因为心中的怒火,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卧室内的景象可以说是凌乱不堪,大床上扔了几件女孩的内衣,还有明显被撕烂了的裙子,一个长长的鞭子和几件情趣用品。

        床旁边的柜子上扔着一条长长的红绳子,栏杆上绑着一个狗链,这种景象明眼人一看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可见赵雨桐失踪的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阳台处有一摊血迹,一个银色的锤子扔在一旁,锤头上也布满了血迹,窗户打开着,往下看去,能够看见下面的尸体。

        梁凯担心的问道:“曹队,您没事吧。”

        “说说情况,不用管我。”

        梁凯只好点头,把经过细细道来:

        原来梁凯在附近奉命调查王德发钱包里筹码的来源,接到局里的电话,说附近有人坠楼身亡,让他赶紧来到现场控制场面,技术队和法医队随后赶到。

        梁凯带着探组队员赶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询问周围的群众,谁是目击证人和报警的人。

        后来得知很多楼下的群众,都目击到了经过。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很多小区的居民在小区里行走,听到头顶有人喊救命。

        居民奇怪的抬头往上看去,只见一个上身应该没穿衣服的小女孩,披头散发的高呼救命。

        楼下的居民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紧接着又看见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慌慌张张的往单元楼内跑去。

        有居民就开始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说这里有个小女孩好像被绑架了。

        刚刚说完地址和经过,有人看见小女孩整个人缩回到了屋子里,加上刚才慌慌张张跑进去的男子,猜测应该是绑架小女孩的人。

        几个热心肠的中年男人和周围的居民商议,准备上去寻找地方,看样子应该是8楼,他们担心小女孩有危险,要上去救人。

        这一过程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正当他们商议好人选,正准备上去的时候。

        一直盯着那个窗口的居民喊到:“快看,有人掉下来了。”

        接着所有的人抬头望去,刚才慌慌张张跑进单元楼的男子,从楼上掉了下来。

        警察赶到的时候,梁凯跟周围的居民了解到了经过,带人赶紧找求救的小女孩所在的房间。

        来到八楼,看到803的门开着,梁凯带头闯了进去。

        来到卧室,就看见小女孩坐在地上,浑身赤裸,身上布满了更种各样的伤痕,手中握着带血的锤子,整个人早已经吓得丢了魂一样。

        梁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小女孩的身上,把她抱了起来,离开了这个充满噩梦一般的卧室,来到了客厅。

        通过对讲机呼叫了几位女性同事,照顾小女孩,这才连忙给曹晨打电话,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