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犯罪嫌疑人

第十五章 犯罪嫌疑人

                        天佑孤儿院的院内,曹晨拿出手机,翻出赵洪涛和赵雨桐的合影递给周家兴。

        “老大爷,您看看这两个人您认识吗?”

        周家兴接过手机稍微看了一眼,马上就开口回答道:“这是桐桐,我当然认识,至于旁边这个。”又仔细看了看回答道:“这个是小赵吧,桐桐的养父。”

        沈怡问道:“老大爷,您为什么那么快就认出了照片上的小女孩,对旁边的大人又要仔细辨认呢?”

        周家兴笑着说道:“那当然了,桐桐是我这孤儿院的第一个孩子,她手腕上有一个红绳,那是我给她求的平安符,我肯定能一眼认出来。”

        曹晨听后点点头,照片是从赵洪涛家里拍的,照片上的每一个小细节都清晰的记得,包括穿着、表情、饰品等等。

        照片上赵洪涛和赵雨桐并列站在一起,背景是皓月市第三中学的大门口。

        赵洪涛穿着一套西装,双手搭在赵雨桐的肩膀上,左手大拇指戴着一个玉扳指,右手手腕上戴了一块欧米茄超霸系列的机械表,别名也叫阿波罗11号,是50周年的限量版。

        曹晨也曾派人去皓月市各大典当行,专柜,寻找这块表,猜想凶手拿走赵洪涛的这块表一定会出售,但目前还没有任何结果。

        赵雨桐穿着校服,乌黑的头发梳成两条细长的辫子,红润的瓜子脸,圆圆的大眼睛,目光中充满了对学校的向往,脸颊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显得活泼可爱。

        右手的手腕上确实戴着一条红绳,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格外醒目。

        没等曹晨和沈怡继续询问,周家兴老人提到赵雨桐,就像没关阀门的水龙头一样,打开了话匣子,自己讲了起来认识赵雨桐的经历。

        四年前,周志海因为恶意伤人罪,进了监狱,周家兴是个有些迷信的人,认为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造了孽,这辈子生了这么一个逆子,这是老天派来惩罚自己的。

        周家兴决定行善积德,偿还周志海造下的孽,正不知道该从何做起时,碰到了当时年仅十二岁,还在流浪街头的赵雨桐。

        当时的赵雨桐衣不遮体,瘦骨嶙峋,因为没有饭吃,加上当时生了病,晕倒在大街上,刚好被一心想要做善事的周家兴碰到。

        周家兴走了过去,伸手一摸昏倒在地上的赵雨桐的额头,心中暗惊,怎么这么烫,赶紧打了120,送往了医院。

        到了医院经过抢救,才保下了这个女孩脆弱的生命,当时医生说:“在晚来二十分钟,即使命救下了,孩子的脑袋也被烧坏了,有可能变成痴呆儿。”

        说到这里的周家兴表情还显得有些庆幸,当时的那一幕有多么险。

        赵雨桐住了院,周家兴交完费用以后,就在医院里陪护着,足足昏迷了两天两夜,才清醒过来,知道是面前这个老人救了自己的命,赵雨桐哭着千恩万谢。

        周家兴心里很高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询问起赵雨桐的身世。

        得知赵雨桐是个孤儿,父母在她七岁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别的亲人,这五年来一直流浪街头,吃百家饭勉强活着。

        听了这些经历后,周家兴决定收养这个可怜的女孩,在老人精心的照顾下,很快赵雨桐就痊愈出院了。

        赵雨桐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可能是因为从小受尽世间冷暖,对收养她的周家兴特别感激。

        在周家兴的身上,赵雨桐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所有的家务从来都不让老人动手。

        周家兴对赵雨桐也视如己出,当成亲孙女一样对待,因为赵雨桐的身子比较虚弱,容易生病,老人特意给求了一个平安符,也就是那条红绳。

        后来周家兴收养了好多无家可归的孤儿,也就有了现在的天佑孤儿院。

        一年以后,周志海出狱了,就在天佑孤儿院住下。

        令周家兴奇怪的是,周志海和赵雨桐的关系特别好,不论什么心里话都和这个小女孩说。

        正是因为这样,通过赵雨桐的讲述,周家兴才了解到儿子真实的心理想法。

        周志海之所以叛逆,原因是因为没有母亲,所有的同学都嘲笑他是没娘的野孩子,所以周志海才会自暴自弃,走了歪路。

        令周家兴老人更加欣慰的是,也不知道是因为政府的教育,还是因为赵雨桐的关系,周志海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为此周家兴特别高兴,还给周志海买了一套房子,留着以后结婚用。

        因此周家兴更加疼爱赵雨桐,直到一年半以前,赵洪涛找到了这里,提出想领养一个女孩。

        周家兴了解到赵洪涛是重点中学的副校长,家庭情况特别好,要不是因为妻子无法生育,也不会领养小孩的,就把这个机会给了自己最疼爱的赵雨桐。

        赵雨桐也知道周家兴老人是为自己好,也就同意了,临别时和周家父子恋恋不舍。

        直到赵雨桐走了半年以后,周志海就又变回了原样,开始在社会上混日子,也不在回孤儿院看望周家兴了,唯一一次回来,就是前几天的时候,还因为伸手要钱不成打了老人家。

        讲述完这些,周家兴老人抽起了旱烟,表情很复杂,眼神没有聚焦,不知道是回忆赵雨桐带给他的温暖,还是想起周志海的不孝行为感到痛心。

        听完周家兴讲述的这些事情,曹晨和沈怡对视了一眼,彼此的心中有了猜测。

        周志海很有可能就是杀害赵洪涛的凶手,赵雨桐现在可能就是他的人质。

        通过周家兴的讲述,两个人的关系特别好,那么赵雨桐对周志海绝对非常的信任。

        所以赵洪涛家的防盗门,才会没有被撬过的痕迹,肯定是赵雨桐主动打开的房门。

        虽然不知道周志海用什么样的方法,骗赵雨桐跟他离开,并带走了家里所有的财物,又带走上了几件衣服,但大概的方法应该是赵洪涛出事住院之类的理由。

        相对的,周志海大概也是用的差不多的方法骗了赵洪涛,说自己绑架了赵雨桐,让他来双秀公园的小树林,不要报警之类的。

        疼女儿心切的赵洪涛,才会来不及换衣服,就急急忙忙赶去小树林和凶手见面。

        至于杀人动机,八九不离十是因为求财,因为没有要到钱打了父亲的周志海,起了歪心思,所以才铤而走险,选择了自己熟悉情况的赵洪涛父女。

        现在赵雨桐还跟凶手在一起,很有可能随时会被撕票,谁也不敢保证凶手会不会顾及旧情。

        似乎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现在只有找到周志海,就能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

        打定了主意的曹晨,正要向周家兴询问周志海的住址。

        周家兴老人却先开口问道:“警察同志,你看看我,人老了话就是多,我才反应过来,你们为什么问桐桐的事情啊,要问也应该去问桐桐的养父小赵啊。”

        还没等曹晨说出原因,周家兴老人却激动的说道:“是不是姓赵的校长欺负桐桐了,上一次桐桐过来看我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桐桐整个人瘦了不少,也不爱笑了,见到我就哭,我问怎么了她也不跟我说,我知道桐桐懂事,怕我知道了担心她,没错,肯定是这样。”

        说完一把抓住了曹晨的手:“警察同志,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桐桐被姓赵的校长欺负了,所以你们才找到我这里的。”

        曹晨闻言摇了摇头:“赵洪涛被杀害了,赵雨桐可能现在跟凶手在一起,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周家兴老人听后惊呆道:“你说什么?姓赵的校长被杀了?”

        曹晨点点头:“嗯,根据我们警方掌握的线索,凶手很可能是赵洪涛或者赵雨桐的熟人,杀人动机应该是为了钱,所以我们今天过来,其实是想跟您了解一下赵雨桐的人际关系。”

        沈怡在旁边补充道:“我们怀疑周志海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

        周家兴听后暴跳如雷:“有道理,那个逆子为了钱连我都打,他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这个畜牲,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畜牲,气死我了。”

        曹晨连忙安抚道:“老大爷,您别激动,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现在还无法绝对的确定周志海就是杀人凶手,希望您能告诉我们他的住址,我们警方才能确认,以免冤枉了他。”

        “还确定什么,绝对是这个畜牲,他要是敢伤害桐桐,我亲手掐死他。”老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剧烈的咳嗦起来。

        沈怡赶忙站起身来拍拍老人的后背,半天周家兴才缓了过来。

        “老大爷,您别着急,警方办案需要证据,不能只靠怀疑来确定凶手是谁,所以我才说是犯罪嫌疑人,周志海是您的亲生儿子,您肯定也不希望他是杀人凶手,所以您把他的住址告诉我们,我们会实事求是,查明真相的。”

        听了沈怡的话,周家兴的情绪平复了一些,老人的心里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会杀人,哪怕这个儿子在不孝,那也是亲生骨肉,打断骨头连着筋。

        “那个逆子住在襄河镇街道七星高照小区,三号楼一单元的803。”老人说话时拳头握的紧紧的,显然心里并不平静。

        曹晨和沈怡得到地址,再次安抚了周家兴老人的情绪,准备告辞去往周志海的住处。

        这时,曹晨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接听了电话。

        电话的内容沈怡不知道,只是看见曹晨的脸色一变再变。

        “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去。”挂断电话的曹晨脸色十分阴沉。

        沈怡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曹晨凝重的点了点头,语气十分严肃低沉:“小凯打来电话说,七星高照小区有一名男子坠楼身亡。”

        沈怡听后身子一震,七星高照小区,怎么会这么巧,再看一下曹晨的脸色,心中有了一丝猜想,连忙追问道:“难道是?”

        确认的声音从曹晨口中传出:“通过询问小区的物业得知,死者的身份是周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