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天佑孤儿院

第十四章 天佑孤儿院

        小景家园301室,曹晨伸手拿起桌上的水杯往嘴里灌,只有零星的几滴水沾到嘴唇上。

        下意识的看向手中的杯子,杯子内的水又一次的空空如也,无奈的放下手里的水杯,摆手制止了黄若云给水杯里面蓄水。

        低头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点半了,距离沈怡进入卧室已经两个多小时了,卧室内没有一点动静。

        用手揉了揉因为长时间精神高度集中,而导致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继续耐心的等待着。

        时间又过了约有十五分钟,卧室的门打开了,沈怡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随手轻轻的把房门关闭好。

        时刻关注着卧室方向的曹晨,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快步走到沈怡面前,从上到下仔细的打量了一遍。

        沈怡被曹晨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白皙的脸颊出现了一抹红润,随即粉面生威,佯怒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看见美女时应该有的眼神。”曹晨见沈怡进入卧室时什么样,出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心里随即松了一口气,开玩笑的回答道。

        沈怡听见了曹晨的调侃后,脸上更红了,虽然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被人夸奖为美女。

        但是从曹晨的口中传出来,总是感觉怪怪的,显得那么不真诚。

        沈怡刚要发作,听见曹晨接下来的自言自语,所有的羞怒消失的一干二净,内心中反而流淌过一股暖流。

        曹晨的语气显得非常庆幸:“还好没有少胳膊少腿的。”

        精通心理学的沈怡,非常清楚曹晨心中对自己的担心。

        黄若芳是有过多次自杀行为的重度抑郁症患者,通常情况下,心理疾病严重到这种程度,会有很强的攻击性和自毁倾向。

        谁也无法保证沈怡在进行心里治疗时,是否会受到患者的攻击,给自己造成伤害。

        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发生过不止一次,心理医生在进行心里辅导的时候,受到患者的攻击而受伤。

        轻则都是皮外伤,被抓破皮肤,留下几个伤疤之类的。

        重则被患者咬掉耳朵,捅两刀都时有发生,有甚者失去宝贵的生命。

        在国内这样的事情虽有发生,却并不常见,因为我们伟大的祖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

        在遥远的欧洲大陆上,一个崇尚自由明主,枪支管理极为宽松的国家,发生过一次心理医生在进行心里辅导时,被抑郁症患者枪杀的事件,当时的事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全国的媒体都在关注报道这件事情。

        曹晨和沈怡两个人回到沙发上坐下,迎面而来的是黄若云期盼的目光。

        “沈怡专家,我姐姐情况怎么样了,有希望么?”

        沈怡拿起之前自己用的水杯,喝干净了杯子中的水,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姐姐现在已经睡了,应该会直接睡到明天的这个时间才会醒,她的精神透支的很厉害。”

        黄若云听后惊喜道:“真的,姐姐竟然能睡这么久,太好了。”

        难怪黄若云如此高兴,黄若芳的病情自从严重以后,每天只能够睡眠不到两个小时,重度的精神衰弱,整个人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

        沈怡点点头:“嗯,至于能不能完全康复,这个不好说,至少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一点,恢复正常的精神状态是有希望的,以后我每天都会来这里一次,给你姐姐进行心里辅导。”

        黄若云听后千恩万谢,差点就要给沈怡跪下了,被后者给及时拦住了。

        跟黄若云约定好每天过来时间后,曹晨和沈怡离开了小景家园。

        开车去天佑孤儿院的路上,曹晨询问道:“黄若芳怎么样,有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沈怡摇了摇头:“黄若芳连正常的交流都无法完成,不过在治疗的过程中,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她内心充满内疚、自责、痛苦等等负面情绪,好像是因为什么事情的发生,让她一直沉浸在这些情绪之中,无法自拔。”

        曹晨闻言感叹道:“根据我们从李志文和黄若云的谈话中了解到的信息,看来和赵洪涛的婚姻对黄若芳的伤害太深,尤其是没有孩子这一点,直接摧毁了这个女人的精神防线。”

        沈怡却若有所思道:“黄若芳现在这个样子是赵洪涛造成的,这个观点我认同,至于所说的孩子的问题,我反而感觉没有那么简单,令黄若芳如此痛苦的事情,应该不是无法生育,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我也猜不出来,只能看后续的治疗,能不能起到理想的效果。”

        “嗯,那就要辛苦你了,每天都要往这里跑。”

        “不用客气,我有预感,黄若芳的经历一定存在着什么秘密,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就是解开所有谜题的关键。”

        见沈怡说的如此认真,曹晨点点头表示认同:“接下来就看在天佑孤儿院能不能有所收获了。”

        到达天佑孤儿院附近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钟了,两个人在路边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来到了孤儿院的正门。

        透过有些生锈的铁门,朝院内放眼望去,这是一个约有300多平方的农家院。

        一个年龄约60多岁的老人,正陪着10几个小孩在院子里玩。

        小孩子年龄最大的应该快十岁了,年龄最小的在四岁到五岁左右。

        听着院子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使得大门外的两个人,因为案子布满阴霾的心情,都消散了一些变得明亮。

        曹晨开口喊到:“老大爷,请问这是天佑孤儿院么?老大爷……”

        老人转过头朝声音的来源看去,看见门口的曹晨和沈怡后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是啊,小伙子,你们有事吗?”

        “老大爷,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想找您了解些情况。”曹晨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了证件,出示给老人看。

        老人听后很淡定,似乎对于警察的到来,并没有感到意外,原本满脸笑容变得面无表情。

        老人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好像,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示意年龄最大的孩子过去开门,随后又对着院内左侧的一个房间喊到:“小华,拿两个椅子出来。”

        曹晨和沈怡走进院子,见一个围着围裙,年龄接近四十岁的女人,拿着两个椅子走了过来,放在老人对面。

        “小华,你带着孩子们先回屋里吧,孩子们该睡午觉了。”

        名叫小华的女人,担忧的看了老人一眼,没有说什么,带着孩子们回屋了。

        “二位警官请坐吧,家里条件简陋,两位多担待。”

        曹晨笑着开口道:“老大爷客气了,我们这次来是想跟您问一个人。”

        老人面带怒火的摆摆手,说话的语气有些咬牙切齿:“是不是周志海又进去了,你们回去告诉他,让他死了那条心,我是绝对不会在管他了。”

        听闻这话让坐在椅子上的曹晨和沈怡皆是摸不着头脑,搞不懂老人何出此言。

        “老大爷,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周志海是谁?您这么说是何出此言啊。”

        老人听了曹晨的话后,明显的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不是周志海闯祸了。”言语中明显松了一口气。

        沈怡在旁边问道:“老人家请问您怎么称呼,和这个叫周志海的是什么关系,能给我们讲一讲么?”

        老人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掏出来一个老式的旱烟枪,枪管上挂着一个鼓鼓的烟袋,老人熟练的把旱烟枪装满烟丝,用火柴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把原因缓缓道来。

        老人名叫周家兴,今年六十三岁,祖祖辈辈都居住在皓月市,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周家每一代的人都兢兢业业,本本分分,家境算不上大富大贵,也是小康生活。

        到了周家兴这一代,生活更是富足,成家立业,娶妻生子,身体健康,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

        唯一可惜的就是,一直都没有一个儿子,周家兴的妻子给周家生了一个女儿,就是刚刚带孩子们回屋睡午觉的小华。

        小华本名周志华,今年39岁,结婚有十三年了,小两口开了一个小超市,有一个十一岁的男孩。

        周志华自己的家庭过得很幸福,不需要自己怎么操心,知道老父亲自己开了个孤儿院,加上自己也是为人父母,就经常过来照顾老父亲和孤儿院的孩子。

        至于周家兴刚刚提到的周志海,是老人的儿子。

        老一辈的人都有些重男轻女,最后周家兴在四十岁的时候,如愿所偿,妻子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而周家兴的妻子也因为产后身体虚弱,经常生病,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盼子心切的周家兴,中年得子,可以想象对这个男孩会有多么宠爱,再加上深爱的妻子也去世了,更是对这个得来不易的儿子更加爱护。

        老话说的好,严父才能出孝子,从小在没有母亲管束,父亲又十分溺爱的环境中长大的周志海,性格可以想象出会是什么样。

        周志海从小就好斗勇狠,很不听话,上学时更是经常旷课,打架斗殴,所有坏学生该有的毛病他全有,甚至发扬光大。

        中学没有念完就被学校退学,把周家兴给气坏了,等他在想管教的时候已经晚了。

        离开学校的周志海更加无法无天,天天跟社会上的小伙子混在一起,隔三差五的就因为打架进了看守所,没钱就回来找周家兴伸手要钱。

        最严重的一次,因为喝酒吵起来,打架把别人给打瘫痪了,受伤的人家里起诉,要周志海坐牢。

        周家兴疼儿心切,卖房卖地给受害者赔偿,这才把这件事情私了,周志海也因此蹲了一年的牢房。

        经过这些事情的周家兴,感叹自己是不是造孽了,所以老天才会如此的惩罚他。

        因此周家兴办了一个孤儿院,开始做好事,希望能给狱中的儿子积点德,这也就是天佑孤儿院的由来。

        出狱后的周志海已经二十岁了,刚回到家中很听话,也不到处惹事了。

        周家兴很高兴,以为儿子终于学好了,哪想也就消停了两年,周志海就又恢复了原样。

        前几天周志海还回来要钱,周家兴没有给,父子俩吵了起来,周志海竟然一脚把老人踹倒,然后就跑了。

        所以刚刚曹晨和沈怡的到来,周家兴老人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实在是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了解详细经过的曹晨二人表示明白,很能理解周家兴老人的心情,心中暗暗下决定,一旦看到这个周志海,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曹晨开口道:“老大爷,我们这次过来不是为了周志海,是另有原因。”

        周家兴好奇的问道:“警察同志,有什么就问吧。”

        …………………

        就在曹晨在天佑孤儿院寻找线索的时侯,另一起命案即将发生,而这一起命案将会给真相再次埋上阴影,还是会因此而找到凶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