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黄若芳的过去

第十三章 黄若芳的过去

                        6月20日,早上8点钟,曹晨和沈怡开车来到了小景家园小区,赵洪涛的前妻黄若芳就居住在这里。

        六号楼二单元301室,曹晨轻轻的叩门,过了约有两分钟,防盗门打开了。

        “请问你们找谁?”开门的是一位年龄约三十五岁的女人,身着居家装,胸前围着一个红色的围裙,手上戴了两个胶皮手套,像是正在打扫卫生。

        沈怡开口客气的问道:“请问这是黄若芳的家么?”

        “是的,你们是?”

        曹晨拿出了证件:“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想找黄若芳了解一点情况。”

        女人仔细看了看曹晨出示的警官证,点了点头:“二位警官跟我进来吧。”

        曹晨和沈怡进入了室内,一进门是客厅,打扫得非常干净。

        女人把二人带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分别倒了一杯水。

        曹晨开口说道:“请问您怎么称呼?黄若芳在家里吗?”

        “我叫黄若云,是黄若芳的妹妹,我姐姐在卧室里。”说完指了指其中的一个卧室。“听二位警官说,是来找我姐姐了解一点情况,我能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吗?”

        曹晨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我们警方正在调查一个案子,其中的死者名叫赵洪涛,是皓月市第三中学的副校长,根据我们调查死者的信息,了解到赵洪涛曾经和你姐姐是夫妻关系,所以我们问了地址,找到了这里。”

        黄若云闻言明显的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惊讶道:“什么?赵洪涛死了?”

        “嗯,警方在第三中学附近的双秀公园,发现了赵洪涛的尸体。”

        新闻黄若云也看到过,没想到死的人竟然是姐姐的前夫。

        黄若云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说出一句令曹晨和沈怡非常惊讶的一句话:“死的好,把姐姐害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

        曹晨问道:“黄小姐,请问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警察同志,你们既然知道了姐姐是赵洪涛的前妻,那也应该知道两个人为什么离婚了吧。”

        沈怡在旁边回答道:“嗯,据我们了解是因为两个人结婚以后,一直都没有孩子,你姐姐又患了抑郁症,所以才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的。”

        “没错,如果你们看到姐姐现在的样子,就会明白我为什么那么恨赵洪涛了。”黄若云咬牙切齿的把事情的经过缓缓道来。

        黄若芳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皓月市第三中学任职,主要的工作是教学生们音乐。

        由于人长的漂亮,性格温和开朗,又能歌善舞,因此得到了很多学校单身男老师的喜欢,被很多人追求。

        赵洪涛自然也不例外,还是众多追求者中的佼佼者。

        尽管当时学校内有很多人追求黄若芳,不乏比赵洪涛还要优秀的人。

        最终还是赵洪涛略胜一筹,无微不至的关怀,时不时制造一些小浪漫小惊喜,俘获了黄若芳的心,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黄若芳嫁给了比自己大四岁的赵洪涛,在家人和朋友的祝福下结了婚。

        婚后的生活过的也很幸福,赵洪涛在学校的职位也越来越高,两个人可以说是所有人羡慕的家庭。

        一切的变化都要从五年前开始,黄若芳开始频繁的回娘家。

        每次黄若云见到姐姐,发现姐姐身上会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伤痕,见到自己的时候也不在是原来那样开朗,变得忧郁沉默。

        黄若云问姐姐,是不是赵洪涛欺负她了,每次黄若芳都是哭着摇摇头,一直在说都是自己的错,自己造了孽,对不起孩子。

        不论黄若云怎么追问,黄若芳都是同样的在哭着重复,自己的错,自己造了孽,对不起孩子。

        黄若云担心姐姐的安危,曾经去学校里找过赵洪涛,想从他那里知道原因,但是无功而返,得到的答案就是,你自己去问你姐姐就知道了。

        去赵洪涛和黄若芳的家里住上几天,发现两个人只是不怎么说话,赵洪涛也没有向自己想象的那样,对姐姐有什么家暴的行为。

        而且赵洪涛还帮黄若芳请了病假,在家里好好休息,黄若云也就放下心来了,以为姐姐可能只是生病了,趁着赵洪涛去上班的时候,好好安抚了姐姐的情绪,就安心的回家了。

        谁想到没过两年,两个人因为感情不和就离婚了,黄若芳也患了抑郁症。

        黄若云询问原因,得知到是因为姐姐一直没有生个一儿半女,所以才离了婚,想起姐姐之前回娘家所说的话,也就释然了,可能之前是因为没有孩子的原因吧。

        两个人离了婚以后,赵洪涛并没有玩什么花样,可能是念着夫妻之间的情谊吧,不止双方财产均分,还自己花钱给黄若芳买了一栋房子居住,也就是现在居住小景家园的这栋房子。

        学校的同事和黄若云见到赵洪涛这样的做法,对两个人的离婚更没有想过会有其他的原因了,毕竟赵洪涛做的足够仁至义尽了,所有人都觉得可惜,如果能有个孩子的话,两个人以后肯定会很幸福的。

        黄若芳就在这里住了下来,家里人也找心理医生治愈她的抑郁症,希望她能从这段婚姻中走出来,毕竟日子还要过下去。

        似乎一切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

        有一次,黄若云去看姐姐的时候,刚打开门,发现姐姐并没在屋里,见卫生间的门反锁着,灯也亮着,隐约能听见水声,以为在洗澡呢,便没有多想。

        叫了几声,发现没有人回答,卫生间的水也从门缝中溢了出来,水中带有一丝粉红色。

        黄若云马上意识到不好,赶紧找来一把椅子,用力的把卫生间门上的玻璃敲碎。

        进入之后一看,黄若芳浑身赤裸倒在浴缸里,手腕处还在流着血,人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

        还好黄若云是学医的护士,懂得急救,又马上送往医院,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黄若芳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已经有重度的自毁倾向,数十次的进行自杀行为,手臂上自己造成的伤口密密麻麻。

        还好这是三楼,窗户上也安装了防盗窗,所以才没有跳楼的机会。

        也不知道是黄若芳命大,还是老天不收她,每次都能在死亡的边缘拯救回来。

        最后也就不自杀了,把自己一个人关进卧室里,窗帘拉的紧紧的,卧室内不进入一丝阳光,灯也不开,整个房间里一片黑暗。

        黄若云就自己躲在角落里发呆,不跟任何人交流,有时候还一会哭,一会笑的,极为不正常。

        好在吃饭,喝水,上厕所这些事情,自己有意识去解决,其他的时候,就是躲在没有一点亮光的房间角落里发呆。

        黄若云为此找了很多知名的心理医生,但是都没有什么起色,无奈只好搬过来照顾姐姐,防止她在有自杀的倾向。

        黄若芳的家人把这一切都算在了赵洪涛的头上,所以刚刚曹晨说赵洪涛已经死了,黄若云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曹晨和沈怡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没有想过黄若芳的抑郁症已经这么严重了,连正常交流都没有办法。

        沈怡开口道:“黄小姐,能否让我去见一见你的姐姐,没准我会有办法让她的病情有所缓解。”

        “你会有办法?”

        曹晨也在旁边补充道:“没错,黄小姐,沈怡是哈冰市省厅派来的专家,精通心理学。”

        黄若云听了曹晨的话突然变得兴奋,声音有些颤抖:“什么?你是沈怡!哈冰市的沈怡?”

        沈怡点了点头:“没错,我是沈怡,来自哈冰市。”

        “太好了,没想到竟然是您,您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黄若云激动的站了起来,变得有些手舞足蹈。

        这让坐在旁边的曹晨很是意外,同时又有些庆幸。

        意外的是沈怡的名气竟然这么大,庆幸的是还好这次把沈怡请来,要不指定在这里毫无进展。

        沈怡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曹晨,意思是你很有眼光,请我来帮忙。

        没有理会曹晨投过来的白眼,对兴奋过度的黄若云说道:“黄小姐,请你带带路,我去帮你姐姐看看。”

        黄若云稍微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好的,沈怡专家,请您跟我来。”

        曹晨站起来想要跟过去,被沈怡的眼神制止了。

        目光中所表达的含义,曹晨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意思是像黄若芳这样严重的抑郁症,有过多次自杀的行为,不适合在场的人太多,会给患者的心里造成压力。

        见曹晨领会了自己传递的意思,沈怡会心一笑,跟着黄若云来到了卧室的门口,自己一个人推门进去了,顺手把门关好。

        黄若云回到客厅的沙发处,坐下来的时候都显得还是很亢奋,不断的自言自语说,自己的姐姐有希望了,姐姐的病可能要好了之类的话。

        曹晨没有打断黄若云的自言自语,一个人慢慢的喝着杯子里的水,聚精会神的聆听着卧室内的声音,防止沈怡在卧室内万一有什么意外,能第一时间赶过去制止。

        时间逐渐的流逝着,曹晨一直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等待着沈怡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