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精神病?

第十二章 精神病?

        市公安局办公室,案情分析会。

        听了沈怡的话曹晨开口道:“沈怡专家说的很对,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让我更偏向凶手是泄愤行凶。”

        见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求知欲,曹晨笑了笑不在卖关子:

        经过徐主任的尸检,赵洪涛和王德发的死因皆是因为割破颈动脉,造成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也就是俗称的割喉。

        行凶时用的凶器是同一种,两名死者的脚筋也都被割断,如果两个凶杀案的凶手是一人的话,那么割断脚筋对凶手来讲更像是一种仪式感,满足自己变态的心里。

        王德发之所以被割断手筋,我猜测凶手曾被王德发偷过,所以凶手才会习惯性的割断脚筋后,再把手筋也割断。

        程远问道:“曹队,既然凶手是一个人,那么毁掉死者的容貌,也是凶手的仪式感么?”

        曹晨摇了摇头:毁掉死者容貌的主要目的是隐藏死者的身份。

        赵洪涛的容貌是被开水烫毁的,死亡的地点又是公园里少有人去的小树林,尸体浑身赤裸被绳子捆绑,残忍虐待后杀死,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和脚印,而后又拿走死者的身份证明,凶手明显是有周密计划的行凶,杀死赵洪涛的目标很明确。

        王德发的容貌是用刀割毁的,死亡的地点是扔垃圾的卫生房,现场虽然也没有留下任何的有价值的线索,目前也没有找到关键的目击证人,但是这次的杀人更像是一个意料之外的行凶,所以才会用刀毁掉死者的容貌,最大的目的是隐藏王德发的身份,不让我们发现两者之间的关联。

        听了曹晨的讲述后,刘泽瑞开口道:小曹分析的很透彻,凶手毁掉死者的容貌,拿走了死者的身份证明,就是担心我们顺藤摸瓜把他给揪出来。

        凶手肯定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就确认了死者的身份。

        618案死者的身份确认,存在了一定的运气,沈怡修复了死者的容貌,恰巧小曹去命案现场附近的学校寻找线索,在校长的办公室里见过照片,所以我们才这么快确认了死者的身份是赵洪涛。

        今天在酒吧一条街发现的尸体,更是一种意外,恰巧我们抓捕的盗窃团伙,其中少了一个人,通过团伙头目王有财的供述,了解到王德发最后一次离开小区时的着装,通过死者身上的衣物,确认了死者是我们正在追捕的王德发。

        不论是运气还是意外,凶手最想掩盖死者的身份,现在被我们成功的揭开了面纱,接下来只要围绕着死者周围的关系网进行排查,就一定会有所收获。

        小曹,说一说你对接下来调查方向的想法和安排。

        “是,刘局。”曹晨站起身来对众人说道:“刘局说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案情已经有了实质性的突破,接下来的工作才是和凶手斗智斗勇的关键时候。”

        “阿远,提审王有财就交给你了,主要询问王德发的主要活动地点,据我所知,每个盗行的人都有自己固定的偷盗范围,一般不会越界干活。”

        程远点点头回答道:“是。”

        曹晨目光看向苏烈成:“苏哥,阿远审问出具体的范围后,麻烦苏哥带一队探组同阿远一起去排查,我推测既然凶手认出了王德发,那么王德发应该在偷完东西后被凶手发现了,两个人可能有过追逐,应该会有人目击过。”

        坐在右手主位的苏烈成回答道:“小晨放心,交给我了。”

        随后曹晨对梁凯说:“小凯,你的任务是把王德发钱包里那枚赌博筹码的来源给我找出来,我一会给小六子打电话,你们一起行动,这方面你擅长,但是有一点,你了解我的性格,我要的是意外收获。”

        梁凯罕见的面露严肃:“放心吧,曹队。”

        紧接着曹晨对一探组的组长刘晓颖说道:“晓颖,明天你去第三中学,把校外附近活动的小混混都给抓起来,好好的教育教育。”

        刘晓颖听后有些疑惑:“曹队,抓小混混干嘛,他们跟案子有什么关系么?”

        “三中的老师萧雅曾经在赵雨桐的身上发现了很多伤痕,不管怎么问赵雨桐,她都不说伤是怎么来的,后来萧雅通过班里的学生了解到,可能是被校外的小混混欺负了,所以不论是通过抓捕小混混,试试能不能问出来一些关于赵雨桐的线索,还是为了保证学校的其他学生不被欺负,都应该教训一下这些小混混。”

        刘晓颖点头表示明白了:“曹队,我知道了,您明天跟我一起去么?”

        曹晨摇了摇头:“今天我和沈怡专家去学校调查线索,了解到赵洪涛有一个前妻,因为无法生育离婚了,而赵雨桐则是在天佑孤儿院领养的孤儿,赵洪涛前妻的住处和天佑孤儿院的位置我已经了解到了,接下来我会去这两个地方重点调查。”

        众人点点头表示明白,曹晨转头对郑天阳说道:“郑哥,麻烦你带着技术队,从新把两个案发现场,还有赵洪涛的家里,在去仔细的调查一遍,我现在都想不通凶手是怎么做到不留下一丝痕迹的,这不符合“罗卡定律”,但凡两个物体接触,会产生转移现象,即会带走一些东西,亦会留下一些东西。

        郑天阳闻言拍着胸脯保证道:“小晨,你放心,就算凶手把留下的痕迹埋地三尺,郑哥都给他挖出来。”

        安排好一切,曹晨对刘泽瑞说道:“刘局,您看一下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

        刘泽瑞示意曹晨先坐下:“小曹的安排非常合理,我只给大家说一点,今天都回家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从618案开始,所有人都没怎么停下来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都明白了吗。”

        众人皆是心中一暖,没有人回答,神情也没有放松下来。

        每个人心中都明白,自从昨天开始,直到现在,已经发现了两具尸体。

        虽然案情在每个人的努力下有了进展,但对凶手信息的掌握少得可怜。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让人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赵雨桐现在可能还跟凶手在一起,随时都会有可能失去生命,这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放松不下来,时刻都紧绷着一根弦。

        刘泽瑞见众人的表情和状态,心中十分清楚原因,干了这么多年的刑侦,知道在每一个警察的心中,对刑事案件的发生,都认为是自己的过失导致的。

        脸上的表情佯怒,声音威严道:“赶紧都给我滚回去好好休息,这是命令。”

        众人马上立正敬礼:“是,刘局也早点回去休息。”

        办公室的人,纷纷打招呼告别后,各回各家了。

        刘泽瑞叫刘晓颖等一会,转身对沈怡说道:“沈怡,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没有你的帮忙,案情也不会进展的这么快,我一会给省厅打电话,留你在我在这多待几天,等案子结束了,我安排人陪你在市里好好逛一逛。”

        沈怡听后笑着说道:“刘局,您太客气了,一点都不幸苦,这是我的职责,一切我都听您的安排。”

        “好,一会我叫晓颖送你去招待所,回去后早点休息。”

        “嗯,谢谢刘局,你也早点休息。”

        沈怡和刘泽瑞告别后,跟着刘晓颖前往招待所,在楼下正好碰见站在吉普车旁边的曹晨。

        刘晓颖开口打招呼:“曹队,还没回去啊。”

        曹晨摇了摇头:“晓颖,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刘局让我送沈怡专家去招待所休息。”

        “嗯,沈怡专家,当误你几分钟,我能请求你个事情么。”

        听见曹晨的话,沈怡有些疑惑,开口道:“不用称呼我为专家,叫我沈怡就行,曹队长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好的,我们都彼此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吧,我叫你沈怡,你直接叫我曹晨就好。”

        沈怡点了点头。

        曹晨直接说道:“沈怡,我想请你明天跟我一起去调查线索,我知道你精通心理学,赵洪涛的前妻患有抑郁症,由你来沟通指定比我强,所以冒昧的征求你的意见。”

        “没问题,什么时间你来定,我准时到达。”

        得到了沈怡的同意,曹晨松了口气:“太感谢你了,明天早上七点在局里见面,吃完早餐后出发。”

        “好的,明天见。”

        “明天见,你们路上注意安全,早点休息”

        和曹晨分别后,二女走在去招待所的路上。

        沈怡开口道:“看来刘局对曹晨的看重不是没有道理的。”

        刘晓颖闻言点点头:“嗯,曹队是个特别有能力的人,不论是什么样的案子,只要他经手,都能迎刃而解。”

        “看的出来,曹晨在你们心中的威望很高,局里每个队员看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信服。”

        此时的沈怡说的话完全是有感而发,两个人今天第一次见面,可谓是波折不断。

        上午因为复原容貌的事情,闹得很不愉快,下午在赵洪涛家里,分析案情时的针锋相对,晚上为了案子的进展,曹晨放下面子专门请求。

        沈怡对曹晨越来越好奇了,忍不住的询问刘晓颖:“你们曹队平时也是这样的么?”

        “曹队平时没有案子的时候,嘴特别的贫,特别的爱开玩笑,没有一点作为领导的样子,只有遇到案情的时候,才会是这个样子,变得一本正经,眼睛里只有案子装不下其他的东西,尤其是在………。”说道这里,刘晓颖好像想起了什么,表情变得无比的古怪。

        这让沈怡更加好奇了追问道:“尤其什么?你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

        刘晓颖看着一脸好奇宝宝样子的沈怡,苦笑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你会看到的,我只能说曹队的样子就像是有精神病。”

        “精神病?”三个字让沈怡对曹晨的好奇心更重了,就像是百爪挠心一样。

        直到回到招待所,沈怡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洗漱完毕后,沈怡躺在招待所的床上,心里不禁回忆起今天所有的事情,对明天和曹晨一起去查案子,心中有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期待,想着想着逐渐的进入了睡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