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八章 王德发找到了?

第八章 王德发找到了?

        支队长办公室,曹晨和郑天阳抽着烟,侃了二个多小时的大山,都觉得腹中有些饥饿,一看时间已经快下午一点半了。

        曹晨提议出去吃点东西,顺便给省厅的容貌复原专家沈怡打包一些,不能让人家大老远过来帮忙,还饿着肚子啊,顺便缓和一下关系。

        这一提议得到了郑天阳的认可,笑着说道:“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所为,走吧,郑哥请你。”

        两个人有说有笑刚刚走出市局大门,曹晨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梁凯打过来的。

        “小凯,怎么样了,找到王德发了。”

        手机听筒传来梁凯的声音:“应该是吧,我不太确定。”

        “应该和不确定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有照片吗?难道这小子耍滑头?直接带回局里给阿远审问不就行了。”曹晨听出了电话里传出梁凯有些凝重和没有底气的声音,有些疑惑的追问道。

        “曹队,带不回去了,只能抬回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梁凯叹了口气:“我们在襄河镇的酒吧一条街发现了一具男尸,只是尸体的面容被毁坏,无法辨认,我观察尸体身上穿的衣服,猜测应该是我们寻找的王德发。”

        曹晨听后一惊:“位置发到我手机上,保护好现场,我马上带着法医队和技术队赶过去。”

        郑天阳在身边听到这句话,转头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郑哥,饭吃不上了,小凯在酒吧一条街发现了尸体,咱们得赶紧过去。”曹晨大步往回走,语速飞快的说道,语气掩饰不住的焦急。

        “明白了,你去找法医队,我回技术队,五分钟后咱们在楼下集合。”

        ………………

        酒吧一条街是皓月市很有名气的一条街,位于襄河镇的北部,这里种类繁多,有清吧,演艺吧,自由吧,cosplay等等。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找不到的,所以无论是附近的居民,还是上班族的白领们都喜欢来到这里放松。

        曹晨带队来到了酒吧一条街,把车停在了街口,守在这里的梁凯看见后,急忙迎了上去。

        曹晨从车上走了下来,把警官证别在了胸口上,问道:“什么情况?”

        梁凯陪同他一路疾步而行,指引着队伍往发现尸体的现场走去,一边清晰的说道:“大约下午一点二十分时候,一个叫朱云伟的环卫工人,在街尾的卫生房发现了一句男尸。”

        曹晨皱着眉头:“卫生房?环卫工人?”

        梁凯点点头解释道:“卫生房是酒吧一条街独有的,也就是扔放酒吧里打包好的垃圾,因为酒吧通常营业到第二天凌晨,加上这里垃圾车只能停在路口,所以专门建筑了一个卫生房。”

        “为什么不早上来取垃圾,而要在下午一点钟?”

        “我跟朱云伟了解了一下,最晚关门的酒吧通常营业到凌晨六点,经常有无业游民和小混混喝多了找麻烦,而只要在下午两点之前,把卫生房的垃圾清理干净就可以了,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朱云伟通常都是这个时间段过来。”

        说话的功夫,已经来到了发现尸体的街尾,黄白相间的警戒线内围着一个黑色的砖瓦房,木制门向外开着,门框上面的红色墙体上喷着“卫生房”三个大字。

        “徐主任,郑哥你们先去现场调查,我去在了解一下情况。”

        徐广义和郑天阳二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带着法医队和技术队进入卫生房调查取证了。

        警戒线内,在卫生房外面的墙体前,依靠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穿着橘黄色的外衣,外衣上面有金黄色的条纹,头上戴着一顶帆布材质的太阳帽,身边放着一个大扫把。

        这会儿,这老爷子面如白纸,两只手紧紧的握着一双麻色的手套,上下不停地颤抖着。

        想必今天这件事,能给他造成一生的阴影了。

        曹晨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声音很轻柔:“老大爷,您是叫朱云伟是吧?”

        老爷子扭过头来,嘴唇翕动,想说点儿什么又发不出声音。

        梁凯对老人说道:“这位是咱们市局的刑侦支队长。”

        “您好,我叫曹晨。”

        朱云伟这才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来:“曹队长好,我……我是朱云伟。”声音有明显的颤抖。

        “您能说一说今天的情况么?”曹晨的声音好似有一种魔力,让人感觉到心安。

        朱云伟渐渐稳定了情绪,声音也变得清晰了:“今天我像平时一样来这条街道收垃圾,一进入卫生房,我就看见了地上有红色水印,而且还闻到了一股怪味,就像进入了卖猪肉的市场差不多。”

        曹晨闻言心里明白,老人闻到的怪味应该是血腥味,看到的红色水印,应该是死者的血迹。

        “您当时看到这些,没有觉得奇怪吗?”

        “没有,我以为又是酒吧在扔垃圾时,不要的酒洒出来了,这股怪味可能是什么洋酒,而且以前也不是没出现过这样的事。”

        “嗯嗯,您这么想也合理,您继续往下说。”

        “我没往心里去,就开始往外拎打包好的垃圾袋,拿出来一半的时候,我看见有一只鞋露了出来,我想着没准是哪个人不要的,正好卖了换点钱,谁能想到我用力一拉,拉出来一个死人。”朱云伟说道这里,好像脑子里又充满了看见死尸时的恐怖,整个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

        曹晨连忙安抚老人,好一会朱云伟才平静下来。

        安排一个警员把老人安全送回家,并嘱咐给朱云伟的单位请个假,说明一下情况,曹晨随后进入到了卫生房。

        卫生房内一片空旷,面积大约有十五平方,内侧墙体的最顶端有一扇小窗户,阳光无法很好的照射进来,看来是用来通风用的。

        照明的是屋顶横梁上挂着的节能灯,散发着不太明亮的光芒,卫生房内的垃圾早就被探组的队员们清理出去了,法医队和技术队的队员正在忙碌着调查取证。

        曹晨随后来到了徐广义的旁边,询问到:“徐主任,尸检的情况怎么样?”

        徐广义头也不回,仍旧蹲在地上摆弄着尸体,他说道:“初步判断,死者身高在1米70左右,面部被利器损毁,无法辨认年龄,死因是被割喉,颈动脉破裂,失血过多致死,你看这里。”徐广义轻轻搬开了死者的下颌。

        曹晨也能够清晰地看到,在死者的颈部有一道清楚的刀伤,伤口深可见骨,皮肉组织外翻,加上暗红色的血迹,看上去尤为恐怖。

        “死亡时间呢?”

        “昨晚的十一点到凌晨两点之间吧,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看了之后肯定会感兴趣的。”说完,徐广义将本来趴在地上的尸体扳过来,成了仰面躺着的姿势。

        曹晨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眼,便觉得无比震惊:“这……他……”

        徐广义点点头:“死者不只是面部被利器损毁,手筋和脚筋都被割断。”

        “难道是?”

        “没错,死者身上的伤口和6月18日晚上发现的尸体是同一种刀伤,我怀疑是同一种凶器。”

        见曹晨沉默不语,徐广义继续说道:“死者的口腔中除了血腥味,还有很大的酒味,死者生前应该有大量的饮酒,至于年龄方面和其他的发现,只能回到局里做详细的尸检。”

        曹晨点点头,转身问道:“技术队方面有什么线索么?”

        郑天阳走了过来说道:“现场没有发现凶器,死者的随身物品只剩下一个钱包,里面没有身份证明,只剩下300多块钱和一个刻着数字5的塑料片。”

        “脚印方面呢?”

        听到这句话郑天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法提取,现场的足迹杂乱,跟这里的用处有关,进进出出倒垃圾的人太多,提取不出来有价值的脚印,死者的面容被毁,凶手又是不想让我们确认死者的身份,看来只能回到局里麻烦沈怡专家了。”

        “不用麻烦那个骄傲的专家了,死者的身份我基本可以确认了。”

        徐广义和郑天阳听到这话,同时一惊,疑惑的看向面带神秘笑容的曹晨。

        曹晨看向尸体身上的着装,自信的说道:“死者名字应该叫王德发,今年二十一岁,老家是大庆人,职业是个小偷,现住址在离这里不远的金港湾小区。”

        “你怎么知道的,不会是蒙事吧。”

        曹晨听后一脸的哭笑不得:“郑哥,我们认识三年多了,我是那样的人么?”

        徐广义在旁边帮腔:“少废话,赶紧说说你是怎么确认的。”

        梁凯在旁边解释道:“徐主任,曹队是根据死者的衣服判断出身份的,我们之前抓捕了一个盗窃团伙,其中少了一个人,名字叫做王德发,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王德发走的时候上身穿白色短袖,下身浅蓝色牛仔裤,和死者的着装完全吻合。”

        “这下你们明白了吧,小凯就是我安排来寻找王德发的,只要回到局里,麻烦徐主任做一个dna检测,应该就能确认死者的身份了。”曹晨笑着补充道。

        徐广义和郑天阳听完了两个人的叙述,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同时感叹道:“这算不算是百密一疏。”同时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又发生了一起命案,让每个在场的警察心中都有些沉重,知道案件有转机都发自内心的高兴。

        曹晨安排刘晓颖带着一探组,去盗窃团伙的家中取王德发的衣物,好进行dna的对比,确认死者的身份是不是王德发。

        安排梁凯带着二探组和三探组,摸排走访附近的酒吧,死者是在哪家酒吧喝的酒,找一下凌晨的时候,有没有看见死者走进卫生房的目击证人。

        安排好一切的曹晨,带着法医队和技术队回市公安局。

        回局里的路上,曹晨脑子里不断的思考着:死者的身份是要寻找的王德发么?

        两起案件的凶手是同一个人么?

        如果是一个凶手,凶手跟死者又有什么关联呢?

        第一个死者的身份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