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五章 命案现场

第五章 命案现场

        曹晨走进了命案现场,看到法医主任徐广义带着法医队正在取证拍照,技术队的人也在忙碌着。

        “曹队。”程远看见曹晨主动迎了上来:“约一个小时前,我们接到报警电话,报警的人是一个拾荒的老人,吓得不轻,我们安抚了半天。”

        曹晨点点头戴上手套来到了徐广义的身边,看到遇害者倒在血泊之中,浑身赤裸,不着片缕,身上被两指粗的麻绳紧紧的捆绑着。

        面部和身体除了暗红色的血迹还布满了褶皱的疤痕,密密麻麻很是恐怖,根本分辨不出受害者的相貌,只能通过身体特征判断出是名男性。

        颈部位置有明显的刀伤,应该是死亡的原因,两腿的脚踝处也有刀伤,深可见骨。

        曹晨检查了一下死者的尸体站起来问道:“死者的衣物和随身物品呢?”

        “在这里。”技术队的负责人郑天阳拿着证物袋走了过来,里面是一套黑色的西装,西裤上挂着腰带,白色的衬衫,灰白格纹的领带,一个黑色的内裤和黑色的钱包,还有一双黑色的皮鞋和一个烧水壶。

        郑天阳对曹晨说道:“发现死者的时候,他的衣物被丢在一边,内裤被堵在了嘴里,随身物品只剩下了黑色的钱包,钱包内空无一物,这个烧水壶也是在案发现场发现的,没有发现凶器。”

        曹晨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发现尸体的人呢?”

        “在外面的公园椅上。”

        曹晨再次挤过了看热闹的人群,走到了警戒线的外围,看到了一探组的组长刘晓颖正坐在一位老人的旁边,极力安抚着他的情绪。

        老人看上去得有六十多岁的年纪了,头发几乎全白了,风吹日晒,皮肤干燥且灰暗,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了无情的痕迹,一看就知道生活不容易。

        只是此时看上去,这位老人的脸色煞白,明显是被突然见到的尸体吓坏了。他的脚边有一只丝袋子,看形状,里面装了不少的塑料瓶,丝袋子旁边还有打捆好的一摞纸壳子。

        曹晨走上前去,询问起了老人发现尸体的经过。

        老人名叫周应根,是皓月市本地人,今年六十四岁,有一个儿子在三年前工地事故上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老两口老年丧子,伤心欲绝,不久后老伴就去世了,剩下周应根一个人孤苦无依。

        工地赔偿了四十多万,被老人无偿捐款给了慈善机构,老人说到了这个岁数,要这么多钱没有用,平时的生活靠捡拾一些瓶瓶罐罐来维持。

        双秀公园这一带,靠近市重点中学,学区楼多,居民也多,人流量也大。

        老人也居住在这附近很多年了,很多的居民都认识这位满怀善心的孤寡老人,平时都会有意识的把家里的纸箱子、塑料瓶等等收集起来,只要是能卖废品的物品都给周应根留着。

        周应根每天中午和晚上也都会来到双秀公园捡废品,这里每天的人流量多,加上很多夜跑锻炼的人都会带着矿泉水,瓶子直接就扔到这里,每天的收获是不小的。

        今天晚上,周应根像往常一样,来到双秀公园,居民们吃完晚饭来消食遛弯,带着家里收集好的废品给老人。

        呆了一个多小时,收获不小,周应根准备在绕着公园转一圈就回家了。

        来到案发现场的小树林外,在路边的一个垃圾桶内找到几个矿泉水瓶,周应根开心的把瓶子放在地上,准备打开手里的丝袋子放进去。

        正好一阵凉风吹过,轻飘飘的矿泉水瓶有一个被吹进了小树林里,周应根见了有些犹豫。

        因为皓月市连续几年都被评为模范卫生城市,这跟每一个人爱护环境卫生是分不开的。

        几乎所有的市民都很珍惜花草树木,所以平时根本不会有人进入公园的小树林。

        周应根也是如此,一是担心塑料瓶被风吹进小树林里,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垃圾,原本是好好的扔进垃圾桶里,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二是担心进去会不小心破坏了草木,犹豫了一会,最终决定进入小树林把塑料瓶捡起来,小心一些没有问题的。

        把今天收获的废品放在垃圾箱旁边,打开了随身带着的手电筒,小心翼翼的进入到了小树林中。

        走了没有几分钟,就看到了被风吹进来的塑料瓶,刚刚捡起来准备原路返回,手电筒的余光就照射到了一抹红色。

        回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幕,周应根吓得浑浑身颤抖:“可真的吓死人了!我活这么大岁数,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一幕。”老人儿子死的时候,身上盖着白布,而后直接火化了,严格来说老人并没有见过尸体的具体样子。

        曹晨能够理解看见死人的恐惧,又好好的安慰了一会周应根,随后留下了他的一个联系方式,让一个警员亲自送老人回去了。

        程远走上前来:“曹队,没有发现死者的身份证明,只有死者的衣物,另外,从现场的出血量来看,证实这里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

        “监控呢?”

        “比较麻烦,只有公园的正门口有一个监控,已经让人去调取了,其他的出口没有监控,只能调取最近的交通监控。”

        曹晨随后也从徐广义那里得到了初步的尸检结果:“死者的死亡时间在二十四小时以上,不超过四十八小时,死因是脖颈处的致命刀伤,颈动脉被割断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一刀致命,脚踝处的刀伤割断了脚筋,绳子造成的勒痕有死者生前挣扎的痕迹,皮肤的疤痕我判断应该是烫伤,至于死者的准确死亡时间和年龄可能要等回去之后做更为详细的尸体检验。”

        现场工作完成后,市公安局很快便召开了案情分析会。此时已经是深夜的十点多了。

        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泽瑞收到消息发生了命案,马不停蹄地从家中赶来。

        在主持会议的时候,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偶尔用眼角的余光悄悄打量着这位威严的副局长大人。

        “小曹,说说你的看法。”刘泽瑞看完手中的现场照片和尸检报告说道。

        “是”

        曹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贴满现场照片的白板面前高声说道:“现场的勘察结果和初步的尸检报告大家也看到了,死者是名男性,年龄不详,死因被捆绑虐待后一刀毙命,凶手的手法相当残忍,我怀疑是熟人作案,可能是仇杀或者是情杀。”

        程远疑问道:“曹队,我们在现场没有发现有关死者的任何身份证明,死者的钱包也是空的,有没有可能是抢劫行凶?”

        曹晨听后回答道:“不排除这一点,我更相信这是凶手故意这样做的,给我们造成是抢劫行凶的假象,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

        曹晨指了指死者尸体的照片:“你们看,死者全身赤裸的被绳子五花大绑,衣服又被丢在旁边,死者的衣服非常完好,没有任何破损,明显是死者自己脱下来的,全身皮肤又被热水烫毁,辨认不出原本的相貌,凶手还拿走了死者的身份证明,所以我猜测凶手是死者的熟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不想让我们了解到死者的身份。”

        所有人听到曹晨的分析都点点头,非常认同他的设想。

        刘泽瑞开口道:“小曹,说一说你对下一步我们调查方向的看法。”

        曹晨思考了片刻:“第一先要查清死者的身份,方便我们围绕着死者周围的关系网进行调查,这是重中之重。

        第二,公园门口的监控,还有附近路口的街道监控是我们现在重要的排查方向,这就要辛苦技术队的同事们了。

        第三,徐主任的详细尸检非常重要,知道了死者的年龄和详细的死亡时间,可以帮助我们缩小调查死者身份的范围。

        第四,接待室一定要密切关注最近来报失踪案的事件,死者的亲属、朋友、同事长期联系不上死者,有可能会来报案,这一点没准会成为意外的突破口,快速的确认死者的身份。”

        刘泽瑞非常认可曹晨的看法,很快,皓月市刑侦支队就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会议结束,法医队的徐广义和技术队的郑天阳第一个冲出了会议室,赶回自己的部门忙碌去了。

        曹晨来到刘泽瑞身旁:“刘局,您先回去休息吧,局里有我呢,您放心吧。”

        刘泽瑞摆摆手:“死者的容貌被破坏的太严重了,我给省厅打个电话,申请派过来一个容貌复原专家,可以节约我们调查死者身份的时间。”

        曹晨听后伸出手竖起了大拇指,心里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啊。

        和刘泽瑞告别后,曹晨回到了办公室,靠在椅子上点了根烟沉思。

        死者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了平时没有人去的小树林呢?

        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心甘情愿的脱光衣服被凶手五花大绑呢?

        死者生前明显有挣扎的痕迹,难道是因为跟凶手见面后发生了什么变化?

        凶手为什么要虐待死者?还割断了死者的脚筋,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就算是要破坏死者的容貌,干扰警方的调查进度,但是方法有很多,为什么要选择用开水烫?

        烧水壶和绳子明显是凶手提前准备好的,又是用什么办法让死者不起疑心的呢?

        曹晨的脑海里不断的徘徊着各种猜想,时间不知不觉的在流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