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少了一个人

第四章 少了一个人

                        下午三点钟,曹晨带领支队的三个探组来到了金港湾小区一号楼楼下,在次检查了周围环境,周密的安排好探组兄弟的布控位置,对程远交代一句:“楼下的布控全权交给他负责。”就带着一探组上楼了。

        走楼梯来到二楼,曹晨打了几个手势,一探组的警员点头表示明白,在203室门口的周围埋伏起来,每个人的位置都是门上猫眼的死角,掏出手枪严阵以待。

        小区的物业来到门前,抬手扣门:“业主在么?我是小区物业的房管员。”

        过了约有三分钟时间,曹晨正要找个警员上去开锁,里面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什么事情啊?”

        物业看了隐藏在旁边的曹晨一眼,得到指示继续开口道:“是这样的,为了保护业主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我们更换了单元门的门禁,给您来送新的门禁卡。”

        里面的人听了物业的话,似乎松了口气,声音都有明显的放松:“好的,稍等一下。”

        物业回答一句:“不着急。”听见屋内门锁的转动声音,赶紧连忙退后,怕被波及到。

        屋内的男子打开门后,看见门口的几个人瞬时愣住了,曹晨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猛地抬腿一脚踢了过去。

        男子的身体被巨大的力量踢出去足足有2米远,倒在了客厅的地板上,痛苦的捂着小腹,身体弯曲成弓形,短时间起不来了。

        曹晨带着一探组举着手枪鱼贯而入,室内的景象尽收眼中。

        客厅中摆放着一张麻将桌,桌上整齐的摆着麻将和一些现金,二男一女围着桌子而坐,看着门口突然发生的事情还没有缓过神来。

        曹晨高喝一声:“不许动,警察。”

        麻将桌旁的二男一女看见几把黑洞洞的手枪指着自己,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投降。

        曹晨带着警员立马把人控制住,扣上手铐。

        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看着一众持枪的警察心里不甘,挣扎着大声喊道:“你们干什么,我们犯什么罪了。”可见还有侥幸心理,就算是聚众赌博,顶多也就是没收赌资,罚点钱关上几天也就放了。

        曹晨显然没有理会男人的挣扎,声音冷冰冰的:“少废话,王有财是吧。”

        观察这几个人的年纪,就说话的人年龄最大,加上一些外貌特征,特别符合席科思和箫大庄的描述。

        王有财见警察认出了自己,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放弃了挣扎,面若死灰般老老实实的趴在桌子上。

        一探组的组长刘晓颖快速的搜索了所有的房间,来到了曹晨旁边:“曹队,都搜查过了,没有人。”

        曹晨剑眉一锁,按了一下耳边的对讲机询问道:“阿远,凯子,少了一个,楼下有没有情况。”

        “报告,小区内没有情况。”

        “曹队,街道没有异常。”

        曹晨听后来到麻将桌旁:“王有财,还有一个人去哪了?”

        王有财声音颤抖:“昨…昨天,中…中…中午,就…就出去了,我…我也不知道去哪了。”

        再看看周围的几个人,四个人全部都吓傻了,现在能说出完整的话都不容易。

        “行了,带回局里吧,交给阿远审问。”

        曹晨留下了三探组,安排梁凯在周围布控,有可疑人员直接抓捕,交代好一切,带着两个探组压着盗窃团伙的四个人回了局里。

        回到局里,程远去审讯盗窃团伙的人员,曹晨则回到了办公室靠在椅子上,点了根烟等待结果。

        过了约半个小时,敲门的声音响起。

        “进来。”

        程远手里抱着审讯记录本走了进来,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曹队,过程很顺利,全都撂了,少了的那个人名字叫王德发,是王有财的外甥,今年二十一岁,老家也是大庆的,根据王有财的供诉,王德发经常出去玩,有时几天都不回来,昨天中午回到家里过,换了一身衣服就又离开了,走的时候上身白色短袖,下身浅蓝色牛仔裤。”

        曹晨点了根烟,轻声问道:“有照片么?经常去的地方交代了么?”

        “照片拿到了,王德发喜欢去网吧,台球厅,夜场和酒吧。”

        曹晨听后弹了弹香烟的烟灰开口道:“把照片发给小凯,情况给他说明一下,留下的探组继续在小区守株待兔,给小凯再派两个探组,让他带头去周边的娱乐场所暗中调查一下。”

        “明白。”程远离开了办公室。

        曹晨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这会时间快五点了,想起了早晨的时候,妹妹特意的交代,熄灭了手中的香烟,站起身来离开了局里,开车奔父母家里行驶而去。

        二十分钟左右,开车来到了万宝家园,这个一个老小区,每栋楼的最高楼层是六层,建筑完成到现在有接近三十年了。

        曹晨父母居住在3号楼1单元401,把车在单元楼下停放好,看了一眼旁边停着的车,脸上挂着微笑迈开步伐奔父母家里走去。

        用钥匙打开防盗门迈步进屋,一看见客厅里的场景,曹晨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放大。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正在下象棋,曹馨则站在年龄大的男子身后,手舞足蹈的说着什么,像是在支招。

        年龄大的男人约有50岁了,面容刚毅,不怒自威,岁月在脸上留下了痕迹,正是曹晨的父亲曹峰。

        年龄小的男人跟曹晨的年纪一般,面容非常清秀,身上散发着柔和的气息,就像古代儒雅的书生一样,此人是曹晨的妹夫,曹馨的老公,皓月市禁毒支队副支队长李景明。

        曹馨最先看见了曹晨,大声的说道:“哥,你回来了。”

        老曹也抬起头笑骂道:“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啊。”

        李景明则是站起身来微笑道:“晨哥,好久不见啊。”

        正在厨房忙活的丁月珍也听见了客厅的声音:“小晨回来了,赶紧洗洗手准备吃饭了,馨儿赶紧过来帮忙端菜。”

        曹馨听见老妈发话了,回答一句:“知道了,马上来。”冲着曹晨做了个鬼脸就帮忙端菜去了。

        曹晨换了鞋,走进客厅在李景明身边坐下,对老曹说道:“老爸,看你把馨儿宠的,从小到大都欺负我。”

        老曹理所当然的说道:“宠你妹妹是应该的,老话说的好,儿子要穷养,女儿得富养,馨儿比你小,当然要宠着。”

        没等曹晨表示反对意见,就感觉到耳朵一疼,被一个小手扭成了180度:“哥,又在说我坏话呢是不是。”

        原来是和曹母端完菜后准备叫三个人吃饭的曹馨,听见曹晨冲老曹告状,轻手轻脚的来到身后揪起了曹晨的耳朵。

        曹母见状开玩笑道:“馨儿,是得给你哥打抱不平一下了,回头让景明好好管管你。”

        曹晨好不容易挣脱了曹馨的魔爪,听见曹母的话,捂着耳朵夸张的说道:“老妈,我看算了吧,阿明被馨儿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整个一个妻管严,馨儿让阿明往东,阿明不敢往西,让阿明抓狗,阿明都不敢摸鸡。”

        李景明听后脸色一红:“晨哥,谁说的……”话音未落,就感受到一道充满莫名意味的目光扫射而过,赶紧改口:“你说的对。”

        听见这话,屋子里的人开怀大笑,馨儿小魔女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李景明没有觉得尴尬,反而是眼中满是宠溺的看着曹馨。

        欢笑声过后,曹母发话了:“行了,赶紧都洗手吃饭。”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开始吃饭,这顿晚饭吃到了晚上八点多。

        吃完饭后曹母和曹馨收拾碗筷,老曹三人来到客厅聊天下棋。

        正在曹晨调侃李景明总是让着老曹的时候,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我知道了,地点在哪,马上到。”

        老曹和李景明看见曹晨接完电话后,原本充满笑容的神情变得认真严肃,心里猜到原因了。

        老曹放下手里的象棋,声音也变得威严:“有案子了吧!”

        “嗯,有人报警说双秀公园发现了一具尸体,法医队和技术队已经赶过去了。”曹晨边说边来到门口迅速换鞋。

        老曹也是老党员,明白出命案是大事,站起身来到门口,拍了拍曹晨的肩膀:“赶紧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曹晨点点头:“老爸,阿明,我先走了,帮我和老妈还有馨儿打声招呼。”

        老曹二人点点头。

        曹晨飞速下楼,点火开车,打开警灯,飞速奔命案现场行驶而去。

        双秀公园位于皓月市第三中学附近,公园建成距今有二十年了。

        由于距离市重点中学很近,周围建筑了很多的学区楼房,交通也很是发达,导致公园每天的人流量很大。

        晚上接近九点钟,双秀公园一处幽暗的小树林外拉起了黄白相间的警戒线,两名警察站在警戒线内正在维持现场的秩序。

        警戒线外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很多都是晚上过来散步和夜跑的,透过高耸的树木,隐约能看见被照得灯火通明的小树林中,一群忙碌的警察。

        曹晨到达时,看到的正是这样的景象,他从人群里挤过去,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察想要上前拦住他。

        一看见来人的相貌和手中出示的警官证,立马恭敬道:“曹队。”帮曹晨掀起了黄白相间的警戒线。

        曹晨道了声:“谢谢。”迈步进入了小树林中,消失在群众的视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