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刑侦队长竟然有神经病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意外收获

第二章 意外收获

                        皓月市公安局,门楣上的国徽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诉说着庄严,让见者不禁肃然起敬。

        视线内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早已收到消息等待在门口的一众警察来到近前。

        车门打开,曹晨率先压着灰衣男子走了下来。

        刑警程远和梁凯带头走了过来:“曹队。”

        程远和梁凯今年年龄25岁,去年从警校毕业,是曹晨小两届的学弟,刚分配到公安局的时候,就被曹晨一眼相中,带到身边委以重任,哥俩的能力相当之强。

        程远特别擅长审讯嫌疑人,几乎没有他审讯不出来的信息,而梁凯则擅长信息追踪,摸排走访更是他的强项,二人现在是曹晨身边的左右手。

        曹晨把灰衣男子交给了程远:“阿远,这小子交给你了,晚上六点之前我要详细的结果,记住,交代罪行不是重点,我要的是意外收获。”

        程远小眼睛一咪:“放心吧,曹队。”

        “小凯,这些乘客就交给你了,把这个贼身上偷的东西做好登记,还给失主。”

        梁凯听了曹晨的话点点头:“曹队,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

        曹晨交代好一切回到了办公室,刚刚坐下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接听键刚刚划过,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哥,你到了没有?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了。”

        曹晨听后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今天和妹妹的约定,无奈的扶了扶额头,心想这下子惨了,自己给忘记了。

        “喂…喂喂,哥你有没在听我讲话?”

        曹晨连忙解释道:“馨儿,我的好妹妹,哥哥没想放你鸽子,去咖啡厅的路上遇到了调戏女性的流氓,你哥我为民除害来着,这才迟到了,哥哥给你道歉,是我不对。”

        “你现在到哪了?”

        “我在局里。”曹晨的声音很没有底气。

        曹馨声音突然变得冰冷:“你不会是忘记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我向党和人民保证。”曹晨可不敢说自己是真的忘记了。

        曹馨的声音这才缓和下来:“这次勉强原谅了你,看在你为民除害的份上,要是有下一次,嘿嘿……。”

        闻言曹晨不禁冒出了冷汗,想到从小到大自己妹妹那小魔女的性格,父母的溺爱程度就不用提了,就连自己那个禁毒支队副支队长的妹夫李景明,都要服服帖帖的哄着宠着,更何况自己这家庭地位。

        连忙讨好道:“好馨儿,保证不会有下一次,哥哥先去忙了,回头请你吃大餐给你赔罪。”说完不等对方回复就连忙把手机挂断了。

        正在咖啡厅的曹馨,听着手机中传来电话挂断的忙音,小嘴微微的撅起,自言自语道:“曹晨,再放我鸽子你就死定了。”

        逃过一劫的曹晨舒服的靠在椅子上,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香烟点燃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把脑子放空,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同时也在等待着程远那边的结果。

        下午五点钟,砰…砰…砰,敲门声响起。

        曹晨从睡眠中惊醒,眼睛一下子睁开,身体潜意识的从椅子上弹起,做出了防守的动作,马上意识到自己身处办公室之中,平静的坐了下来:“进来。”

        程远抱着审讯记录本走了进来,关好门来到了办公桌前,把审讯记录本放到了曹晨面前。

        曹晨并没有拿起来打开观看,而是点了一根烟点头示意。

        程远了解曹晨的习惯,直接开口说道:“曹队,犯罪嫌疑人名字叫萧大庄,民族汉,今年33岁,皓月市本地人,现住址是襄河镇街道金港湾小区,这小子是个惯犯,从五年前开始,来来回回进来好几回了,基本都是小偷小摸,最长的一次是判刑一年,另外如您所期待的……。”

        程远说到这里拉起了长音,直到曹晨疑惑的看向他,才嘴角微微挑起继续说道:“确实有额外收获,萧大庄是一个小的偷盗团伙的一份子,据交代这个偷盗团伙成立有三年多的时间了,总共人数加上箫大庄一共有六个人,团伙头目名叫王有财,年龄40岁出头,出生地箫大庄不了解,我已经安排人去查档案了,但是这个名字太普通了,咱们国家人口太多,重名人数的基数会很大,也无法确定是否之前有过案底,目前唯一能确定的是团伙的几个人都居住在金港湾小区。”

        曹晨听候点点头:“嗯,果然是有团伙的,还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啊。”

        “曹队,我个人在审讯箫大庄的时候,感觉虽然他主要的信息没有说谎,但是我认为细节方面肯定有所隐瞒,我有把握让他全部撂出来,我个人的建议还是找一个吃盗的行内人,帮忙分辨一下,确保万无一失,不会浪费时间。”

        曹晨听后满意的笑了,他最欣赏程远的优点就是做事谨慎,从不会骄傲自大。

        “阿远,麻烦你亲自跑一趟,带个兄弟一起去把小六子请过来喝喝茶,记得温柔一点,别吓坏了小六子,毕竟原来是道上的名人。”

        程远会心一笑:“明白了曹队,我办事您放心。”说完离开了办公室。

        晚上7点钟,在食堂刚刚吃完晚饭的曹晨收到了程远的消息,把餐具洗干净放进自己的储物柜内,不急不缓的朝审讯室走去。

        二号审讯室内,程远平静的坐在座椅上,对面坐着一个男子,年龄30多岁,长相普通平凡,属于扔在人群中一点都不起眼的类型,此时正紧张的不断擦着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

        曹晨推门走了进来,看到这样景象开心的笑了,来到程远身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对面的男子看见曹晨赶紧站了起来,声音颤抖的说道:“曹队您来了,我特别乖,没有在干违法的事情了,您这是?”

        曹晨见了更开心了,声音都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小六子你坐下,别紧张,都是熟人了,你没犯法我们肯定不会为难你的,是不是阿远把你吓到了。”

        小六子闻言这才把心放下,安心的坐了下来,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只是来到这间屋子没法不紧张。”

        “行了,你小子我还不知道,你妹妹的身体怎么样了?”

        “好的差不多了,基本痊愈,只要不干特别重的活跟正常人一样,这多亏了曹队您,没有您的大恩大德,哪有我们兄妹俩的今天。”小六子说道这里,堂堂男子汉眼圈都红了起来。

        小六子,本名席科思,今年三十一岁,喜欢电子和机械,原本是个小老板,主要卖保险柜,安装防盗门和防盗窗,生活不算大富大贵也是小康。

        后来因为入室盗窃被刚参加警察工作的曹晨抓获,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因及时归还失主财物,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再加上曹晨帮助做担保,半年前就释放了。

        释放得时候,曹晨带着程远和梁凯一起去看守所接的,哥俩不明白为什么堂堂的刑侦支队长会来亲自接一个贼,追根问底下才了解到原因。

        席科思为什么要进行盗窃,原因是他的妹妹在三年前患了一种重病,需要骨髓的移植,当时医院短时间并没有适配的志愿者。

        席科思特别疼自己的妹妹,他们兄妹俩从小父母双亡,妹妹是他唯一的亲人,疼妹心切的席科思托人联系了黑市,黑市的价格非常高,席科思卖房,转让店铺勉强凑够了钱,结果没想到被骗了,救命的钱分文不剩。

        正在席科思绝望的时候,医院传来了好消息,寻找到骨髓匹配的志愿者了,可以马上安排手术,这让席科思马上有了希望,没有钱支付高昂医疗费的席科思走了歪门邪道,利用自己本行的手艺进行入室盗窃,最高纪录在短短的一周时间,成功作案12起,在皓月市引起了轩然大波。

        由于席科思的名字特别像英文里面的six,被江湖称为神偷小六,盗行的人纷纷前来拜访,很多的盗窃团伙开出诱人的条件拉拢入伙,人怕出名猪怕壮,最后被曹晨抓获。

        了解来龙去脉的曹晨很是感动,因为自己也有妹妹,能够理解席科思的心情,曹晨成功抓捕了诈骗犯,追回了大部分被骗的钱,席科思的妹妹席子静成功完成手术,还帮助席科思做担保,出狱后的席科思开了一个手机店,卖手机顺带维修,生活逐渐有了起色,所以席科思才会如此这般感性。

        言归正传:

        曹晨看到这一幕欣慰的点点头:“小六子,能不能有点出息,我也是有妹妹的人,你过得好也不算我白忙活,这次来是有事情请你帮忙。”

        小六子收了收情绪,认真的说道:“曹队,有什么事情您直说,义不容辞。”

        “好,你原来也是道上的人,神偷小六可不是白叫的,据我所知当初结交你的盗行的人相当之多,我们抓了一个小毛贼,现在了解到他们有一个团伙,我想让你帮我分辨一下他说的是不是真话。”曹晨递给席科思一根烟开口说道。

        席科思吸了一口:“没问题,曹队,皓月市盗行的人基本没有我不认识的,而且我的记性特别好,只要我见过的一定能记住。”

        “有你这个保证我就安心了,走,跟我们去观察室。”曹晨率先站起身来,带着程远和席科思来到了一号观察室。

        程远跟曹晨眼神交流一下,拿着审讯记录本来到了一号审讯室内,开始了继续对箫大庄的审讯。

        就在曹晨他们忙着继续挖掘盗窃团伙信息的时候,一个黑暗的地方同时在进行着一场悲剧。

        黑暗的小树林中,一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压抑而得到释放又压制的笑声隐约响起,若有听到者,定会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