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75该笑话我们了(二更)

175该笑话我们了(二更)

        南城。

        林家。

        入夏了,早晨太阳还不烈,别墅里的男主人刚发了一通火,佣人做事都不免得轻手轻脚。

        见到林照辞从外面回来,管家立刻将人引到一边,“我的好少爷啊,怎么昨夜又没有回来?”

        “我父亲他又怎么了?”林照辞走到一边坐下,有年轻女佣人过来送茶。

        粉面含春,芊芊玉指端着茶杯递过来,有意无意的靠近。

        林照辞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接过茶,喝了一口,赞了句,“茶不错。”

        只是,若仔细看,便会发现男人眼底毫无情绪。

        女佣人两步一回头的退下去。

        管家叹了一声,“先生在书房等你。”

        父子俩的关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不好,夫人夹在其中也是为难,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林家主书房。

        林照辞推开门进来。

        阳光刚好从窗台漏过,空气里飘着淡淡的书香气,林家是书香世家,祖上出过高官,过去是真正的钟鸣鼎食之家。

        如今也是南城的父母官。

        “父亲。”

        垂下的眸子里一抹若有若无的讽刺。

        “你和江家那个女人怎么回事?”

        江家江暖,平民出身,听说搭上了林家唯一的公子,做父亲的总会问上一两句。

        林正江手里执笔,一张上好的宣纸铺开,一个利字从他笔下出现,苍劲有力,他抬头,目光锐利,“是玩玩还是认真?”

        林照辞单手插兜,有几分不羁放纵,“玩玩如何,认真又如何?”

        “若是玩,我不拦你,若是认真的,你趁早给我断了,你的婚事我另有安排。”林正江面上尽是威严。

        上位者的命令不容拒绝。

        林照辞唇勾出轻嗤的弧度,态度冷漠,“父亲,你和我之间多不过也只是一个父子关系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你没资格管我,也管不到我,至于我的婚事,不劳你做主。”

        “啪——”

        拍在桌子上的声音响起,怒声随即传来。

        “混账——”

        “父亲何故动如此大怒,今时情况亦同往日,父亲这次却着实失了风度。”林照辞视线直对上林正江,含着无形的打量。

        林正江坐下。

        中年男人居于上位,情绪自是不常外露,这次却是例外。

        还是过于急躁了。

        “我知道你爱玩,但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你是林家唯一的继承人,以后林家所有的资产都会转到你的名下,你的身边需要站一个与你的身份足以匹配的女人,而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人。”

        林照辞没说话。

        林正江以为他听进去了,脸色缓了不少,“之前让你查的顾相思的簪子的事怎么样了?”

        顾相思头上的簪子,之前在湖心广场顾老爷子介绍两人认识时林正江便留了心。

        这是他送去沐家的东西。

        京城沐家和顾家一向不和,这些年明争暗斗不少,因十五年前一场将京城搅翻了的事,顾家受重创,老爷子才带着唯一的孙女躲到了南城这个小地方休养生息。

        鲜有人知,15年前的事有不少是他的手笔。

        “两只簪子不是一只,只不过样式上有所相似。”

        林正江又重新拿起毛笔,“去看看你母亲吧,她很担心你。”

        “我知道了。”

        出了书房门,林照辞没有停留,直接去了林家别墅的一独栋楼。

        安静,环境好,适合静养。

        “少爷来了。”林夫人身边的老佣人笑着向床上的妇人说了一声。

        妇人名玉慈,姓是小姓,姓李,但来历颇是不俗。

        母亲出身顾家,是顾老爷子的庶妹,所以林家和顾家还是有那么一点亲戚的成分在。

        李玉慈四十有几,但保养得宜,虽在病重,但面色着实不错。

        见儿子来了,她便挥退了佣人,老佣人笑着带人出去,体贴的给母子俩带上门。

        “相中江家的姑娘了?”

        不同于林正江的质问霸道,这位夫人则是温柔如水。

        “以后就她了。”

        林照辞坐在床边,脸上冷硬的线条此时转为柔和。

        “有个知心人陪着你,我也放心了,外人眼中的林家是如何的好,我们自己人就知道它有多肮脏,正是因为如此,当年你……我也没拦你,你如今工作性质特殊,要万事小心。”

        李玉慈缓缓道来。

        “我知道。”

        “你父亲的事……是真的吗?”尽管心里知道事实,却还是忍不住再确定一遍,几十年的枕边人怎么会突然变成一个毒枭。

        如此血腥残忍。

        偏偏林家又是书香世家,祖上代代皆是以儒雅著名,想来,真是令人讽刺令人可笑。

        “错不了。”

        李玉慈闭上了眼睛,一下子身上的劲就没有了,面色含痛。

        林照辞起身,“母亲好好休息吧。”

        他看了夫人一会,目光复杂。

        希望,这步棋,没有走错。

        出了林家,林照辞直接去见了何佑,因为何佑在沈夜的地盘,所以也顺便见了沈夜。

        他到学区房的时候,沈夜也就是顾锦正要去南大,两个算不上十分熟悉的人打了一下招呼,顾锦便离开了。

        林照辞走到里面坐下。

        何佑穿着居家服给他端了杯茶,“你怎么来了?”

        “我想知道你当初给出的心理画像的根据是什么,毕竟毒枭没有直接出手,所有的犯罪事实几乎都是他手下的人出手,这样的情况,应该很难去推测他本人吧。”

        “你说的不错。”何佑点头。

        “但是他十五年前动过手,相思,我和顾锦,我们三个是直面他的,准确的来说是他们,现在已经基本确定沐家背后是有两个人。”

        林照辞沉思了一会。

        “我看过当年的资料,后半部分的叙述是谁给出的?”

        何佑抿了一口茶,衣袖卷起到腕骨处,带着几分随性。

        他说,“是相思。”

        “顾相思?”音量陡然变大,林照辞确实被惊到了,正常人经过了那种毁天灭地的痛苦该是极其忌讳提起那一段过往。

        顾相思作为顾家的嫡小姐,当年也是第一受害者,她受到的折磨是难以想象的,但资料上记录的口述却是那么平静,像是一个旁观者在叙述自己看的一部电影。

        太冷静了。

        这是林照辞看到叙述后的第一印象。

        “对,是她,当年一同被抓的其实是四个人,除了我们三个之外,还有傅凉,但被分开关押,对方抓相思和傅凉是与沐家达成了某种协议,为了牵制顾家和傅家,至于对方抓我们,是因为他们知道我和顾锦的身份,为了向国际刑警侦探所示威。”

        林照辞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何佑则是继续说,“当年那一件事的还原被分为前一半后一半,后一半事情的亲历者只有相思,因为只有她还是清醒的。”

        “那时候她才多大?”林照辞转着茶杯,心情还是不太能平静。

        “六七岁吧。”

        似是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何佑问起了别的,“林正江那里有情况了?”

        “有了。”

        “要不要找个人替你,他毕竟是你的……”后边的话何佑没说。

        “不用,我就想知道他能做到什么程度。”

        **

        龙山。

        日光温和,微风吹。

        小河边坐着两个人。

        顾相思歪头,手托着下巴,眼睛勉强睁着,透出一束光。

        傅凉直身坐着,眼睑处长长睫毛垂下,遮住眼底深处的凛冽,只留几分温润,像是古时的贵公子一般。

        绮丽流畅的线条勾勒出男人脸形的简单轮廓,一半光一半阴影,像是一幅完美的画作在灯光处理下达到极致的美。

        两人旁边有一个木桶,里面已经有一条鱼在游着,在刚来到这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就钓到了一条鱼,而且还不小,可谓是收获很大。

        “傅凉,我困了。”

        说完还应景的打了一个哈欠,眼皮子都快合在了一起,头一歪一歪的。

        “过来。”

        男人将鱼竿放在了一边,腾出了空,顾相思在地上和男人怀里两个睡觉的地方连犹豫都没有就选了后者,一硬一软,傻子都知道选什么。

        几分钟不到,顾相思已然在傅凉怀里睡了过去,头枕在男人胸膛,手臂毫无心理障碍的环着他的腰。

        脸颊隔着一层单薄的衣衫面料,温热清晰的传过来,一直延伸到梦里。

        男人的手掌抚在女孩腰际,防止她身子后仰摔落下去,平静的视线落在了水面上,鱼钩处已经有鱼出现。

        他唇角漾出一抹淡笑。

        想必能很快钓到五条鱼。

        这条件,真是再简单不过,她明知道这是多简单的事,却还是说出了口,意思已然摆在了明面上,她没生他的气,只是也不能太快了,她需要时间。

        …………

        临近中午,河边转过来了日光,要回去了,傅凉唤醒了顾相思。

        刚睡醒,女孩还有点懒,赖在男人怀里不起来,眼睛还是沉沉的闭着。

        傅凉怕她又睡过去,只得又喊了她一声,放在她腰际的手轻拍了一下,“回去再睡,怎么样?”

        “不要。”还没睁开眼睛。

        “回吧,我们单独出来了一上午,中午还是不回去的话,人该笑话我们了。”男人低声说,嗓音沉稳。

        顾相思终于睁开了眼睛,却还是不大有精神,厌厌的,“笑话我们什么,就出来钓鱼,我们也没干什么。”

        “他们不知道我们是来钓鱼啊。”

        “……好吧。”

        顾相思起身,趁男人收鱼竿的时间,她趴在木桶边看了一会儿,笑了,“你钓了六条唉。”比五条还多一条。

        超额完成。

        那边傅凉已经收好了鱼竿,折叠的,那么长到最后只收成了一臂之长,拿在手里很轻便。

        他走过来,提起木桶,顾相思接过他手里的鱼竿,牵上了男人的手,两人一起往回走。

        “六条鱼应该想想怎么吃。”顾相思想了一会,“炖鱼汤吧,肉鲜味美还有营养,怎么样?”

        她看向傅凉。

        男人笑了笑,“好。”

        回到草庐的时候,老人和傅凌已经在了。

        见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傅凌笑嘻嘻的和老人咬耳朵,“爷爷,你知道我爹爹和娘亲吵架冷脸的最长时间是多久吗?”

        “多久啊?”老人也好奇,但直觉时间应该不长。

        “我记得最长记录也就几个小时吧。”小家伙像模像样的想了一会。

        然后蹦哒着到了顾相思和傅凉两个人面前。

        老人看过去。

        一家三口,穿的整齐,统一的衣服,看着就养眼。

        “娘亲,你和爹爹去钓鱼了吗?”小家伙看到木桶里活蹦乱跳的鱼,脸上挂满了笑意。

        顾相思将鱼竿放在一边,抱他起来,“是啊,中午给你炖鱼汤。”

        “好哎!”

        “那今中午我就不进厨房了,交给你们了。”老人笑着说了一句。

        傅凉淡笑,“好。”

        他进了厨房,搁下木桶,顾相思抱着傅凌随后来到。

        今早和现在的情景,换了过来,变成了她抱着孩子在外面,他在里面。

        “还困吗,去睡?”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顾相思摇头,“我帮你。”

        她将傅凌放下来,摸摸他的头,“自己去玩,小白狼在外面。”

        傅凌伸着脑袋往外看,不远处大白狼和小白狼都在,也能看到白马在草庐的院子外吃草。

        一般都是放养的,它们吃饱了会自己回到地方休息。

        “那我去了,娘亲。”

        顾相思“嗯”了一声,回身进厨房的时候还能听见小家伙乖乖的喊了一声爷爷。

        厨房不大,却一应俱全,因着老人自己有一手好厨艺,所以他自己也喜欢在这上面费工夫。

        传统的锅台旁边还有几个熬药的炉子,可以看出来是四个人的。

        一股淡淡的药味飘在空气中。

        只有一把刀,傅凉用了,顾相思则是抱了一堆柴,准备烧热水。

        “准备什么时候离开这?”男人处理鱼的时候问了一句。

        烟雾升起,却不迷眼睛,顾相思往里面加柴。

        “明早吧。”她说了一个时间。

        若是没有凤凰山上的那场刺杀,那天祭拜过后,下午她和傅凉也是要离开南城的。

        只不过会在离开之前,将所有的事情结一个尾,如今南城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

        “先去迷雾森林?”

        “嗯。”

        ------题外话------

        **

        顾相思: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傅凉:只愿相思,余生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