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69手持地狱令(二更)

169手持地狱令(二更)

        这梦,她虽看不清人的脸,却能知道,是连在一起的,像是过电影一样,她每做一次梦,便会出来一个其中的节段。

        如梦似真,置身其中,如临其境。

        难道她曾经真的忘记了一些事情吗?

        “娘亲。”

        傅凌醒了,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起吧。”

        顾相思到院子里打了一点水,俩人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草庐里隔着她平日里换洗的衣服,顾相思拿了一套,瞧见小家伙身上的衣服也有点脏了,想着到了京城得给他买几件衣服,还有傅凉的。

        到院子里,老人走过来,温声问,“这就走?”

        “早去早回。”顾相思点头。

        她看了一眼另外几间还闭着门的屋子,低声开口,“他们四个的伤怎么样?”

        想夺解药的人不是一般人,没有那么好对付。

        “都是外伤,不轻,但不会伤及性命,修养个把月就能完全恢复。”

        “那就请二师父多费点精力。”

        听到师傅俩字,老人要笑,听到前面的排行却是不太高兴,拉下脸,“我为什么是二师父?”

        “因为我上面还有大师傅啊,这要是搁在过去,你还得向他老人家敬一杯茶呢!”

        “......臭丫头,什么敬茶不敬茶的,越说越没边了。”

        “说真的,师傅,您就没考虑过住到有人家的地方去?”

        “不去。”

        “那好吧。”顾相思无奈。

        怪癖一个。

        **

        楼道里噼里啪啦响了一阵。

        女人在厨房里刷碗,男人在外面给两个孩子装好书,让他们挎上书包,好让妻子一会送他们上学。

        “这对面是怎么回事,之前一直没有人住,这两天有人住了,每次都是半夜过了十二点回来不说,一到天明就砸东西,都是钱啊。”女人洗了一条毛巾,擦桌台。

        “你管人家的事做什么,我先去工地,等会你送小明和小敏去学校。”

        “知道了。”

        “咣--”关门声。

        男人走了。

        女人加快了手中的动作,见屋外两个孩子还在看书,她不由的笑着,别人家的孩子整天督促着学习还不太想学,她家这两个倒好,自己学。

        几分钟后,女人收拾好。

        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又进屋换了一条。

        干干净净就是体面。

        “走了。”

        她喊了一声,两个孩子跟着出来。

        到外面楼道间,正好碰见隔壁的一家邻居大姐也准备出去送孩子上学,对方一见她就问,“你们对门的这一家是怎么回事?大早上的就砸东西,这都两天了。”

        “谁知道呢。”

        对方又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叹一声,“真是什么样的怪事都有。”

        “对了,前几天月考,你家俩孩子的成绩怎么样?我家这个不太好。”

        “月考吗?”她还真不知道。

        看她这样,对方一惊,“你都不关心孩子成绩的啊?没想到这年头还有这样的人,有点文化的家长都知道下一代的培养应该从小抓起。”那语气里竟有鄙弃。

        女人讪讪笑,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明妈妈,我们要迟到了,先走了。”

        “......好。”女人应了一声。

        心里苦笑,俩孩子一个学校,什么时候上课她又怎么不知道。

        邻居大姐走远了,但还是能听见她叮嘱孩子的声音,“以后,不要和小明还有小敏玩了,你的任务是好好学习,你应该和学习好的孩子玩,记住了没有?”

        “妈妈,这次月考,小明和小敏都是他们班级里的第一名,他们就是学习最好的孩子,我为什么不能和他们玩。”

        邻居大姐嘴角的嫌弃一僵。

        女人身边一直没说话的叫小明的男孩子经过邻居大姐身边的时候,仰头看着女人,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妈妈,我们家的教育方式一直是放养的不是吗,学校里的老师也说过,自己独立学习,不要家长督促,长大后才能学的更多。”

        “是啊,妈妈,身为家长又不可能跟着我们一辈子,你完全没必要担心我们,我们以后的人生是自己买单。”小女孩也笑着说。

        女人眼底一软。

        “走吧,妹妹,今天我们是不是要上台演讲?”

        “是啊。”

        “那快点吧,要迟到了。”

        他又回头,挤挤眼,“快点啊,妈妈,要迟到了哦。”

        “好。”

        邻居大姐脸一白。

        房子里,宋蔷砸了一遍东西之后,终于发泄了心里的怒气。

        原本还整洁的房子此时狼藉一片。

        充斥着酒气。

        是的,这两天她一直在酗酒,而且,请她喝酒的还是不同的男人,除了第一次是孙树之外,其他的是谁,她都不知道。

        但身上令人恶心的痕迹说明了她喝醉后发生了什么事。

        她又不是未经人事的女人,自然知道。

        两天的时间足够让她明白,没有钱是如何的寸步难行。

        她也真正的认识到一个事实,宋家真的倒了,她一无所有,去警局找曹玉琳,她出任务去了,没见到人,去找那些昔日的姐妹,皆是有借口,不见她。

        宋蔷眼里血丝遍布,脸上满是阴鸷。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被打倒,顾相思,曹玉琳......还有好多好多人,那些嘲笑她的人都好好得活着她凭什么沦到如此地步,她不甘心,她不甘心。

        现在唯一能帮她的就是孙树了,她要去找他。

        半个小时后,宋蔷在孙家门口下了车,司机给她要车费,宋蔷脸一寒,“坐你的车是你的荣幸。”

        竟是施舍的语气。

        那司机看她穿着暴露,像是风尘女人,淬了一口,“真是开张晦气。”

        认了。

        车开走。

        宋蔷整理了一下衣服,风姿妖娆的走到孙家门口,见到门口的佣人,她高傲的抬了抬下巴,“叫你们二少爷出来见我。”

        女佣人一看她,眼神都变了,“小姐,出来卖也收敛点。”

        真没见到怎么不要脸的人。

        宋蔷脸色瞬间非常难看,近于狰狞,“贱人,看清楚,我是宋家的小姐。”

        宋蔷?

        女佣人仔细一看,还真是。

        她冷笑一声,“宋大小姐,宋家已经倒了,你到我这里摆什么大小姐架子。”

        整天也不知道张狂个什么劲,宋家恩将仇报,不念旧恩的事情全南城的人都知道了,顾家小姐清理门户,宋家彻底败落,从此,南城再也没有宋家。

        这句话彻底踩到了宋蔷心里的痛,她彻底失去了理智,隔着铁门,拽住了女佣的头发,“贱人,下作的狗东西,你也敢看我的笑话。”

        头皮疼死了,女佣没想到宋蔷突然发狂,张口骂一声,“我呸,还大小姐,我看是泼妇还差不多。”

        其他的女佣见到门边的这情况也都过来帮忙。

        几分钟后,孙立过来。

        “这怎么回事?”

        他看向宋蔷,眼前这个女人的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夜店里的女人,就是有点眼熟,因为她半边脸肿着,孙立一时间也没有认出来。

        宋蔷一个人对上四五个女佣人,自然讨不到好处,她脸一边被甩了一巴掌。

        “孙大哥,是我,小蔷。”

        孙立一怔,“宋蔷,你怎么......”

        转念一想宋家现在的情况,他没继续问,而是示意佣人开门。

        领着宋蔷进去,“我弟弟今天没在家,你要是想见他,我让佣人喊他回来,但你也知道,他,一向不听我的话。”

        说话的时候,他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宋蔷。

        风尘,但有脾气,样貌比不上家里的那个女人,却不差多少,身材也不错,确实符合他的要求。

        “谢谢孙大哥,不用,我不急着见他。”宋蔷摇摇头。

        她目光落在孙立身上,觉得,孙树比不上他,若是......

        孙立递给她一杯水,“喝点水吧,看你脸上都是汗了。”

        早上的天气也有几分燥热。

        “那几个佣人我会教训她们,你脸上的伤等会我会让佣人给你上点药。”

        “谢谢孙大哥。”宋蔷端着杯子,喝了一口。

        孙立视线落在杯子上,笑了笑,“不用客气,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宋蔷没听见他说的是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的头很晕。

        “啪嗒--”一声。

        杯子摔落在地,玻璃碎了。

        两个女佣人进来,“大少爷。”

        “给这位小姐打扮一下,我去见见父亲。”

        “是。”

        她们走过来,架着宋蔷出去。

        孙立刚出了门,有佣人过来请他,“大少爷,家主请您过去书房一趟。”

        “我知道了。”

        三分钟后......

        书房门被敲响。

        “进来。”

        孙立推开门进去,颔首,“父亲。”

        “立儿,坐下吧。”

        孙强的心情很好,“你弟弟昨天出去没回来?”

        “是。”

        “既然没回来,你今天去工作的时候也不用等他了,下一次再让他去。”自己的女人关心树儿,他自是不能让美人失望。

        孙立眸光闪了闪,低头,“我知道了,父亲。”

        他走后不久,有佣人进来书房,“家主,大少爷呢?”

        “怎么了?”

        佣人一言难尽,孙强眯了眯眼睛,怎么,儿子的事还有老子不能知道的道理。

        “说。”威严起来。

        佣人很害怕,“家主,您,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孙强心里有几分怒气,哼,他倒要看看,那个大儿子背着他做了什么好事。

        “带路。”

        跟着佣人到了孙立的房间,佣人推开门让他进去,孙强进去的时候是绷着脸,下一秒已经呆住。

        床上,洒满花瓣,里面睡卧着一个裸.体女人......

        腿,不自觉的过去。

        佣人一笑,悄悄的关上门,转身,孙立就站在不远处,她走过去,“大少爷,您为什么不亲自送,那样家主才会念您的好。”

        看二少爷就知道,送一个女人,在孙家的地位日渐稳固。

        “那样太刻意了。”孙立说,“你在这守着,等父亲出来的时候,描述我有多喜欢里面那个女人,总之就是非她不可。”

        “您就放心吧,大少爷。”

        孙立离开。

        佣人这一等就是等到了夕阳照大地。

        孙强吃饱喝足出来,佣人担惊受怕,“家主,这,这里面的女人是大少爷的心头好啊,您说这,回头等少爷回来,我该怎么向大少爷交代......”

        “不碍事,一个女人而已,等树儿回来,你让他去见我。”孙强有一瞬间的尴尬和自责,却又瞬间散去。

        心里却想着,回头好好补偿立儿就是,这个女人收到他房里去,俩人姐妹相称,也算有伴了。

        **

        京城。

        上虹机场。

        顾相思带着傅凌拦了一辆车,到了商业街,下车,母子俩吃了一点东西,顾相思又给傅凌买了几件衣服,傅凉的衣服打算回去的时候再买。

        到地狱门口的时候正是夜灯初上。

        地狱,暗示鬼煞之气,暗色的格调,尤若通向地府的大门,门口的使者是穿黑色礼服的小姐,笑容甜美。

        “小姐,请出示您的通行证。”一位礼仪小姐伸手拦住了顾相思。

        顾相思抬手,礼仪小姐一惊,神色愈发恭敬,立刻请人进去,等到顾相思带着傅凌走远了,礼仪小姐一口气还没松。

        “你怎么了,吓成这个样子,进去的是什么人?”她旁边的一个礼仪小姐小声问。

        “那位,拿的是地狱令。”

        “啊?”对方大惊。

        作为地狱的另一位主子,顾相思不费力的就到了停尸房,司鸢歌已经接到了消息,提前等在了门口。

        她见到顾相思手中的地狱令时也是一惊,没想到对方是个女子,还这么年轻,只是,她一向面瘫,脸上少有情绪波动,所以,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至少面上没有这么惊讶。

        “没想到您来的那么快?”

        顾相思轻笑,“怎么说?司小姐似乎早就知道我要来。”

        她知道这位,地狱的负责人,司鸢歌,她的合伙人司夺名义上的妹妹。

        司鸢歌眼里闪过一抹惊讶,显然对方认识她这件事很令她感到意外,不过,她聪明没有去问对方怎么知道她的,而是将请顾相思过来解剖的事解释了一遍。

        “啊?一百多个标本呢,希望工作会很轻松。”顾相思说。

        半开玩笑。

        她来之前并不知道还有这一件事等着她,只是,她刚知道自己身上有蛊虫的事情,所以才趁着傅凉还没醒过来的这段时间来地狱走一趟,看看蛊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有工具吗?”

        司鸢歌:“有的。”

        “好。”

        顾相思低头,“小家伙,跟着司小姐先去休息。”

        “娘亲,你不休息吗?”

        娘亲?

        司鸢歌看了傅凌一眼,又看向顾相思,心里的震惊比知道地狱的另一个主人是女子还有来的厉害。

        “不了,耽搁了时间,爹爹醒过来的时候就见不到我们了,听话。”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