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68真实还是梦境(二更)

168真实还是梦境(二更)

        ........

        旧城区。

        早炊的烟雾升起,东方一片金黄色。

        顾相思从床上起来,小声关上了门,溜达出院,到外面的小摊子上吃早餐。

        一碗甜粥,两个菜包子。

        热闹的小店来买早餐的人有很多,多是附近的人家,顾相思豆认识,婶子大娘的叫着,别提有多礼貌了。

        “丫头,你先生呢?”一位妇人买了饭,没有立刻走,而是走到顾相思吃饭的木桌子旁边坐下,笑着问。

        她四十上下,风韵犹存。

        “唔.....”顾相思刚塞了一口包子,急着说话,差点噎着,那位妇人见了立刻将粥往她那推了推,担心道,“你这孩子,吃慢点,又没有人和你抢。”

        顾相思嘿嘿笑。

        喝了一口粥,总算好了一点,“他还在睡觉。”

        这位妇人是她住的院子前面的一户人家,两座院子之间隔了一个小巷子,也隔了几家房子,顾相思和傅凉就爱去她家里逛。

        高手在民间,这话一点也没有错,这位妇人做得一手拿手好菜,家里的男人则是个爱独居的,是个养蛇高手。

        顾相思怕蛇,却对那男人的一手驭蛇之术挺感兴趣,天天不要脸的去缠着人家,或许真是她的真情感天动地了,那男人终于答应。

        “年轻人多睡会是好事。”

        妇人一脸我是过来人的笑,弄的顾相思莫名其妙。

        嗯,也对。

        受伤的人睡前喝了药第二天早上多睡会是好事。

        “玲姨,你说的对,我回去的时候尽量不吵到他,让他睡个够。”顾相思拿起另一个包子,大咬了一口,满是不解风情。

        妇人笑骂了一句,“你这丫头,我的意思是让你陪小凉多睡会,你别跟我打哈哈。”

        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是会讨人喜欢,就是那脑袋哦,是个榆木做的,用这里的话说那就是情智未开。

        她和他男人无儿无女,这半年相处,早就将这这俩孩子看成是自家的,俩人男俊女俏,佳偶天成,论般配程度,那是再合适不过。

        关键还是这丫头,聪明是聪明,连她家男人都夸,但那聪明劲硬是没分一点给她和小凉的事情上。

        小凉也是个摸不开面子的人,估计也是实在没法了,才让她帮帮忙,哎呦,这俩人哦......

        “陪他睡?”

        顾相思瞪大了眼睛,“我为什么要陪那家伙睡?他又不是小孩子。”小孩子才要陪睡的好不好。

        她嘴里还塞着包子,圆鼓鼓的。

        妇人拍了她脑袋一下,没好气道,“辛亏小凉没有听到你这一番话,要不然得气死。”

        俩包子吃完了,顾相思舀了一勺子甜汤。

        喝汤的空还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妇人一眼,“他都不怎么生气,”

        “还有啊,玲姨,你再不走,买的饭都要凉了,凉的,不好吃。”

        妇人气笑了,“你个小东西,我不管了,爱咋咋地!”

        “慢走啊,玲姨。”

        “......”

        臭丫头。

        妇人站起身,走了。

        顾相思喝了最后一勺子粥,到老板那又给傅凉买了一点吃的,结了账,才慢悠悠的回去。

        进了院子,左拐,走了有一分钟左右,便来到一处房门,透明的窗户,因为窗帘被拉开,所以可以看见里面的一切。

        床上已经没有人了,被子叠的干干净净,一股清爽。

        推开门进去,“傅凉?”

        她叫了一声,发现没有人,转身想出去。

        却没想到门口已经站着一个人,因为门半开着,躲闪不及,顾相思手上拿的汤和包子不稳,掉了下去。

        包子到半空中被一只伸过去的手及时接住,至于粥,洒了一地。

        “你吓死我了。”顾相思控诉道。

        傅凉瞥她一眼,推开门进去,“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顾相思跟在他后边进去,拉开椅子坐下。

        “我没做坏事,而且,是你吓到我了。”

        “所以?你去买饭的这一段时间说我什么了?”他笑问,敛着的眉间有几分慵懒。

        才睡醒的样子。

        碎发有点乱,遮住了一半好看的眉骨,男人身上还有烟草的味道,挺淡的,估计是吸了几口后又开窗透了风。

        “就是见了落姨,她和我说,嗯,要我陪你睡觉。”顾相思瞅他一眼。

        男人表情淡淡的,看也看不出来什么。

        “你的想法呢?”

        “啊?”顾相思惊了一声,将椅子拉近他那边,“不是,什么我的意思,关键是我为什么要陪你睡觉啊?”

        “你都已经嫁给我了,为什么不能陪我睡觉?”他看她。

        顾相思一噎。

        哦,对了,距离她和傅凉来到这已经半年了,就在不久前,经过对面落姨和青叔的撮合,她和傅凉正式在一起了,证都领了。

        “嫁给你和陪你睡觉是一回事吗?”

        傅凉皱眉,“怎么不是?我们领证了。”

        “那照你这样说,青叔还和他养的蛇还领证了呢,他都没有陪他的蛇睡觉。”这想法,成功的让顾相思一阵胆寒。

        傅凉则是面色一黑。

        “那是”

        顾相思抱着男人的脖子,亲了他一口,“别气嘛,我睡觉不老实,你不是又受伤了吗,我怕半夜踢到你,伤口又裂开,还得我费劲重新包扎。”

        见傅凉脸色缓了几分,顾相思又对着男人的唇亲了上去,这次调皮的将舌头伸了进去,后来男人反客为主,两人磨蹭了十多分钟。

        顾相思衣服大开,斜了一眼已经一本正经的男人,“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解我衣服。”

        “情之所至,没办法。”傅凉勾唇。

        伸手将女孩的衣服整理好。

        顾相思见他这么上道,也不再和他计较,拉开椅子,站起来,指了指包子,“你先吃这个,玲姨那应该有多余的汤,我去给你端一碗去。”

        “好。”

        “走左边要过去。”男人又叮嘱了一句。

        顾相思出了院子,下意识的往左走,脚步一停,顿了两秒,又往右走。

        明明去玲姨家走右边更近,傅凉却偏让她走左边,绕一大圈,费力又费时,这次她倒要看看,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玲姨家院子的门和她住的院子是一个朝向的,沿着小巷子走,过一户人家就能绕过去,走到她家的门前。

        “嗯.....唔.......”闷哼声传过来。

        快到这户人家门前,顾相思脚步一顿。

        前面一户人家门半开着,离得还有点远,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可以听见声音,那声音就是从里面传过来的。

        因为这旧城区的宅子偏古,但又结合了现代的元素,院子小,大门到堂屋的门的距离很短,按这声音的高低,能差不多猜出来,声音的源处是在堂屋里,更近的话就是堂屋门边。

        年轻女人的忍耐声成功让顾相思挑起了眉,鉴于她工作性质的特殊,一下子顾相思就想到了什么绑架案,变态男子虐待年轻女人的案子。

        女人发不出声估计是让人被抹布或者什么别的东西堵住嘴了。

        怪不得傅凉不让她上这里来,原来是怕她也被拐了过去,其实,她想告诉他,不用担心她被拐走,因为她就是抓人的,那些做坏事的人该怕她才是。

        顾相思又走了两步,离得近,但还是没伸头去看院子里的情况。

        只听声音。

        但下一秒,她觉得自己推断错了。

        “你......慢点......”还是那女人的声音。

        没让人堵住嘴?

        这事怎么回事?

        难道是熟人作案?

        女人:门,大门还没关,你先停一会。

        男人:没事......这边没人走,就旁边一家,人家也不走这里。

        顾相思脸一皱。

        这个男人的声音也不是那种恶狠狠地,难道还有什么隐情?比如,他伪装的是一个谦谦君子?

        嗯,这也有可能。

        她决定静观其变,再听一会。

        女人:嗯......上里面去,进屋......

        男人没动,她又催一句,女人:快点......不然,别想玩......

        男人:知道了。

        “咣--”

        关门声。

        女人:嘶--,你他妈的轻点咬,废了。

        男人:嘿嘿,哪能,俩兔子。

        没声音了,听不见了。

        顾相思往前走,扒门打算进去看兔子。

        “顾相思,皮痒了?”

        这突然出现的熟悉的声音成功的让她止住了脚步,回头看,果然看到男人站在两步之外。

        一点声音都没有。

        顾相思走到他身边,去牵男人的手,对方躲过去,不让牵。

        她挠挠头,杏眼转了转,“职业病,这都是职业病。”她已经确定了,刚刚的事情应该是她多想了,人家俩人玩兔子呢,估计关门也是怕兔子跑了。

        “也是职业病让你走这的?”男人显然没有这么轻易的被糊弄过去。

        他转身走,顾相思跟上去,“我就是好奇嘛,而且,人家不就养俩兔子吗,你为什么不让我走这边?”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害的她以为是刑事案件,要是她没等一会,真进去了,说不定俩兔子真被吓跑了。

        “俩兔子?”傅凉脚步猛一停,回头看她,随即想到了什么,则又是一言难尽。

        视线落在顾相思脖子以下的位置......

        顾相思也是急刹车,但还是没来得及,一头栽进了男人怀里,傅凉扶她一把,顾相思趁机牵上了男人的手。

        那得意样颇是有几分欠打。

        “对啊,俩兔子。”

        傅凉无耐,没接话。

        说话的时候,俩人已经到了玲姨的门前,傅凉摸了摸她的脑袋,到底没有再气,关键是气也没什么用。

        “总之,以后不要走那里,你还小。”让她和他一块睡,他也是暂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睡一起而已。

        这丫头睡觉确实不老实,夜里总是踢被子,睡他旁边,他也能随时看着点。

        “哦。”顾相思点点头。

        不走就不走吧。

        敲门进去,院子树下摆着一个吃饭的小桌子,一个妇人和一个大叔样的男人正坐在桌子边吃饭。

        见两人过来,妇人眼见的笑起来,“这有凳子,快坐下,正说着你们俩呢,这就来了。”

        “玲姨。”

        “青叔。”

        顾相思和傅凉俩人齐齐喊了一声,才坐下。

        男人只是摆摆手,“破什子规矩,不要也罢。”

        中年大叔不油腻,长得还有几分韵味,一个词就是有成年男人的帅气,看着是个成熟稳重的商人,但就是典型的一开口毁所有。

        妇人白了她一眼,“俩孩子是规矩人,叫你,你就受着呗。”

        看向傅凉和顾相思的时候,又瞬间变换,“你们青叔打年轻就不是个爱规矩的,他这人就这样。”

        “没事。”顾相思摇摇头。

        傅凉没说话,但也并不介意。

        大叔不服气的哼唧了两声,看了一眼顾相思,又看了一眼傅凉,才对妻子说话,“给小凉盛一碗粥。”

        妇人笑着哎了一声。

        傅凉也没客气,接了。

        “叔,你怎么就知道我喝汤了?”顾相思问。

        这不科学。

        她又看向一旁的妇人,“玲姨,是不是你和青叔说了?”

        “没有,你叔自己猜的。”

        顾相思又看向中年男人,对方说了一句,“你一张嘴就是一股子甜枣味。”

        顾相思一愣。

        没错,她喝的甜粥,里面放大枣了。

        “叔,你鼻子真灵。”顾相思叹服的说了一句。

        扭头瞥见男人碗里是咸味的汤,她张嘴,“傅凉,喂我一口这个汤。”

        傅凉舀了一勺子,喂她。

        顾相思喝了,咽下去,她又去看那中年男人,“青叔,现在你还能闻到吗?”

        “能。”

        鼻子真灵。

        顾相思手托着下巴,看男人一口一口的喝汤,动作不急不慢,几分闲适。

        人长得好看。怎么吃饭也这么好看呢?

        看着这俩孩子,妇人偷偷碰了碰中年男人的胳膊,让他看,她自己则是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顾相思回神,对上傅凉看过来的目光,她轻“咳”了一声。

        转移注意力。

        她看向妇人,“玲姨,你刚说,在说我们俩,说我们俩干什么?”

        “今晚上我和你们青叔打算包饺子,想让你们来我们家吃饺子。”妇人说。

        “好啊!”顾相思同意。

        傅凉也是没有意见,“那我和相思晚上过来帮你们包。”

        “行。”

        ............

        顾相思皱了皱眉,眼睛突然睁开。

        看到草庐的房顶,记忆一下明了,她是在龙山附近的草庐,不是梦中那个旧城区。

        但那一切是那么真实,真实的好像是她经历过的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