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58先为夫后为父(二更)

158先为夫后为父(二更)

        胖子一愣,随即冷了脸,“那个女人竟然敢骗我们,一定要她好看!”撸起了袖子,表情变得阴狠狠的。

        顾相思正走着,受伤的手臂被简单包扎,暂时没有出血,她在想,后面那两个傻逼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她的目的。

        龙山荒郊野岭的,谁会无聊到这来看风景,况且还是两个大男人。

        老头担心的事情她也知道,背后胖子和瘦子说的话她多多少少听到一点,前龙后脉能猜个大差不差。

        若是傅凉没救她,那么现在昏迷的人就是她,石碓上两个人等的男人应该就是傅凉,在刀山火海入口处等着,拖延时间也罢,想将取药之人和中毒之人一起干掉也罢,总之,这背后之人心思不简单。

        知道她那天去祭拜父母,知道傅凉和她的关系,知道三星海棠毒的解药在刀山火海,更甚至断崖上的事情也知道。

        若是知道她那天去祭拜父母,不可能不知道她是在南城。

        从南城到龙山附近最近的路程按正常的交通方式计算,时间也就是大约三天左右,而且最近的路程便是经过断崖。

        从对方已然让人等在了这里,说明对方是肯定她能按时来到,准确的来说是傅凉按时来说,因为对方设想的是她受伤,而傅凉过来取药。

        但傅凉平时开车一如他的人,温和有礼,从没有急开急停,会车技的事她之前甚至都不知,而这背后之人显然知道。

        对方对她和傅凉了解的或许比她想到的还要多。

        瞬间,胖子和瘦子来到了顾相思面前,速度很快,比她还要快上几分。

        这世上武功为快不破,不是没有道理。

        就像一个慢放镜头,在旁人眼里快如闪电的招式,在他眼里就像是缓缓的扇过来,他甚至不懂什么武功招式就能轻易躲过。

        胖瘦俩人的名号她听过一些,每一场成功的业务皆是靠速度取胜,至于身手,几乎可以忽略。

        “你是来取三星海棠的解药的?”瘦子问。

        胖子也冷了脸。

        顾相思转了转手腕,话没说一句直接动手,对这些明知缠到最后还是会动手的人,她现在没这个心思和他们动嘴皮子。

        瘦子和胖子反应够快,但还是堪堪躲过顾相思的招式,因为顾相思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身板小,皮肤白,手指如玉,一把古簪子,走到哪看,都像是一个大家养出来的娇小姐,而不是一个出手便是杀招的冷血之人。

        胖子捂着受伤的右臂,退到一边,还不忘向瘦子告状,“瘦儿,这女人打我,还将她的魔爪招待到我的宝贝头发上,可怜我的十五万六千六百四十八根头发,又要少几根了。”

        “怨我吗?”瘦子斜了一眼胖子,退到一边,倒是毫发无伤。

        “你自己好吃,怪谁。”吃吃吃,就知道吃,到头来,连几根头发都护不住。

        胖子被怼的哑口无言。

        瘦子又转过头,看着顾相思的眼睛有几分异样,好一会,才听见他忍着情绪说,“你是第一个能骗过我的人,也是第一个是我看走眼的人。”

        胖子兴奋,“对啊,瘦儿,这个女人竟然破你的记录了,只是,好可惜哦,她吃不到你为破你记录的人准备的饭了。”

        语气惋惜。

        瘦子也沉思了一会,“不行,这规矩不能破,必须让她吃,不然,我寝食难安。”

        “那怎么办?”胖子也头疼。

        顾相思出手试了一下两个人的深浅,发现和她之前猜测的可能一样。

        这两个人只是速度快到了极致,但是,缺点是毫无招式。

        听着两个人毫无厘头的商议,顾相思也不理,只是动手,一招一式,但皆被躲过,俩人还有闲空讨论。

        抓着脑袋想了一会,他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不如将饭菜烧给她?”这样的话,他和胖子不仅能将这单生意做完,还能不破他的规矩。

        他可真是太聪明了。

        “瘦儿,你可真聪明啊!”胖子也夸。

        “那是。”

        瘦子沾沾自喜。

        顾相思冷笑,“那就看谁笑到最后了,我现在实验室里还缺一个你们这样的研究体,别你们俩人最后让我打包送到解剖台上。”

        话落,又是一技杀招,这招和之前的气势比同,掌风温和,但瘦子和胖子皆是精神一震。

        前有温和如风,却是柔风里藏针。

        而且,和顾相思交手的一会儿,俩人也清楚里,顾相思和他们以前遇到的那些人都不一样。

        她速度够快,而且,招式诡异,且招招致命,目前,他们能凭借着比顾相思快几分的速度取胜,但这样下去,他们的体力便会慢下来。

        有得有失,上天给了他们天生的快速度,便也多去了他们的另一项,那就是体能。

        身体积蓄的力量会消耗的特别快,这种情况,在以前本不是隐患,因为以前解决那些人的时候对他们来说几乎都是几秒的事,从来没有遇见过现在俩人合手却被拖着的事。

        一分钟后......

        倒在地上的胖子和瘦子看顾相思一眼后,拔腿跑了,如一缕烟,很快不见。

        顾相思转身,走了几步,步子有些虚,到一拐弯处,直接吐了一口血出来,她用素衣袖子擦了擦嘴角。

        红色沾染在素色衣服上,像是开出了一朵艳丽的花,夺目又明显。

        她扯了扯嘴唇。

        世间武功,无坚不破,为快不破,但其实后面还有一句话,叫做大力出奇迹。

        正所谓王不过霸将不过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速度便算不得什么。

        等到顾相思没影之后,胖子和瘦子才又出现,“瘦儿,她她她,最后一掌是怎么回事?”

        瘦子摸着下巴,皱眉。

        顾相思快刀斩乱麻,确实令他没有想到,他以为顾相思是要靠耗时间打败他们。

        但顾相思却是出手一掌。

        那掌法,自身并不讲究快,靠的是重力加速度变快,镇住他和胖子的是强大气场,压制了他们的速度。

        “就是咱俩加起来也打不过的意思。”瘦子没好气的解释。

        不过,却有另一件事让他开心,那就是他不用在地府请顾相思吃饭了。

        到时候,应该点一大桌饭菜。

        不行,他现在得好好研究研究,到时候请人吃什么饭菜。

        瘦子完全忘了前一分钟他还要杀顾相思。

        但他忘了,但胖子没忘,胖子还记得今天他们来这的任务是什么呢。

        “瘦儿,先别管吃什么了,要紧的钱的事,我们没办成事,到手的钱是不是要飞了。”好不想哦。

        “飞个屁!”

        瘦子爆粗口,“我们来这一趟是白来了吗,辛苦费,油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车子上高速的收费,还有这套服装费,通通不得要钱啊,再说了,对方只说来让我们来这拦人,又没有说要把人整死了,我们也拦了不是。”只是没有拦住。、

        胖子傻笑,只要不是将钱送走他就开心。

        “前面的那些费用我都知道,就是这最后一个服装费是怎么回事,这衣服,我们没花钱买啊?”这明明是他们自己的衣服。

        胖子不解。

        “你笨啊,傻啊,租赁费不得要钱啊!”瘦子想要打他的头一下,可在瞥见胖子那没剩下几根头发的光头,想了想,还是不打了。

        趁着胖子还没反应过来头发的事,瘦子就赶紧拉着他走了。“走走走,家里还挂着游戏呢,赶紧回去看看我死透没。”

        胖子挠挠耳朵,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似的,但没想起来。

        顾相思沿着山脊一点一点往里走,胳膊因为之前的缠斗已经又开始出血,顾相思用另一只手从袖子边角用力。

        “撕拉--”一声,露出一块冷白的手腕,顾相思用布条子缠紧,压住伤口,止血。

        动作干净利落。

        准备走,脚下因为碎石滑了一下,身子瞬间失去了平衡,重心已经下移了,顾相思想稳住都没有办法。

        原因为这次肯定要摔了,却在下一秒,她的后背贴上了一个温热的胸膛,熟悉的气息缭绕而来,洒在她的锁骨之处。

        “傅凉。”她背着他,没看到正脸,但她就是觉得是他。

        这一刻,顾相思觉得自己的鼻子酸了酸,眼睛也瞬间被雾气充满,什么也看不清了。

        她回身,双手搂紧了男人的腰,脸埋在男人的脖子下面。

        感觉到泪落在肌肤上的凉意,傅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手掌搭在女孩的背脊上,慢慢收紧,恨不得将怀里的女人融进自己的骨血之中。

        “我话还没说一句,你还委屈上了?”

        他似叹非叹,语气微凉,带着几分沙哑,轻轻的撩人。

        顾相思不想说话,没理人。

        “别哭了,好不好,嗯?”

        半晌后,她也没回。

        傅凉也没再开口,手轻轻拍着怀里女孩的背,笑着哄人。

        两分钟后……

        顾相思后知后觉的才想到傅凉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你的毒还没解,怎么会醒?”她冷静了一点。

        从男人怀里退出来。

        好好的给他把了一下脉,毒还在,其他的情况也没什么问题。

        “许是我身体的原因吧。”他轻笑,面色还有几分白。

        微凉修长的指尖在女孩眼角轻擦了擦,“顾相思,你以后还是别哭了。”

        “你做的好事,还不让人哭了?”顾相思气不过,说话也没好声。

        她也觉得自己现在挺矫情的,但是没办法,她见到傅凉不是死气沉沉,自己情绪就上来了,想挡也挡不住。

        以前,她什么时候哭过啊。

        “好,我做的好事。”

        傅凉顺着她。

        抬起她那只受伤的胳膊,看了一下,拉着她到一边的石头上坐下。

        拿出来一瓶药和纱布。

        小心解开了顾相思随便绑的衣袖,女孩细白的小胳膊上一个倒刺的利器擦出来的伤口。

        因为周围泛白,这一抹血红便十分明显,甚至有些刺眼。

        “对不起。”他低低的说。

        顾相思一愣,随即想起,上次这男人说过不要她受伤的。

        看着在认真给她包扎伤口的男人,顾相思抿了抿唇,“那些人不似常人,被蛊虫控制,几乎与死人无异,确实出乎意料。”

        百密一疏。

        布置再严密,防范的是人,却不是死人。

        “那也是我的疏忽。”傅凉不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让他免于自己自责的借口。

        上好药,又用纱布包扎好,男人皱着的眉才舒了几分。

        “你来了,小家伙没有跟着要来?”顾相思看了一眼包扎好的胳膊,问了一句。

        “没有。”

        傅凉将药又放回兜里,连同纱布也一起收了起来。

        顾相思想到她走的时候那小家伙要哭的样子却忍着,不由得心里泛疼,“他什么都知道,却不哭不闹,其实,你不用来找我也是可以的,你在他身边他还能好受一点。”

        “我先为夫后为父,他无生命危险,你却身陷沼泽,顾相思,我当然得先顾你。”

        顾相思一怔。

        傅凉说的话毫无违和感,但两人还不是……夫妻啊……

        “可是小家伙是我们的儿子啊。”

        傅凉看女孩自然的说出这句话,唇角微勾,笑出了声,“是这样没错,但相思你要明白,我可以给他父爱,给他我能给的一切,却唯独不能给他舍他的母亲而选他的优先,这是偏爱,也是自私,我只能这样。”

        平调的叙述,云淡风轻的语气,眉眼有几分淡漠,似冷情又似凉薄,却也是有矜贵清雅的骨相。

        顾相思张了张嘴,没说出话,因为说不出来,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却是狠狠一震。

        明明她知道这话应该是傅凉对自己以后的妻子的保证,顾相思却感觉到他是在对她说。

        可她,并不是他的妻子。

        因为这种认知,她心里升起一股烦躁,不正常,不知缘由的。

        傅凉摸摸女孩的脑袋,“顾相思,傅凉只会和顾相思在一起,他的配偶栏里也只会是顾相思,明白吗?”

        “你!”顾相思猛抬头,瞳孔骤缩。

        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表面的意思,你理解的意思,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意思。”傅凉垂眸,一连说了三句。

        目光眷恋的落在女孩身上。

        之前和她说的意思……

        上一次在包厢里他说的是那种感觉,喜欢人的一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