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55舍不得死了(二更)

155舍不得死了(二更)

        只得过来劝,沐雄天皱眉看向沐老夫人,“母亲,今天是父亲的忌日,外面都是客人,都看着呢,你和姑母到底有什么事不能私下说。”

        赵用则是有点不耐烦。“母亲,你可别意气用事。”

        他的话是对赵老夫人说的。

        心里却是厌烦女人们之间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分场合闹来闹去。

        “罢了,我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话落,她身后的沐大就赶紧上前来搀扶着沐老夫人起来。

        赵老夫人绷着脸。

        宜采二姐妹和沐荷都站起来送沐老夫人离开。

        沐老夫人朝沐采招招手,“采儿送我回去吧。”

        沐采点头,低眉顺眼的,毫无攻击性,让人不自觉的放下防备。

        不选别人,偏选她,看来这是有话要对她说了。

        沐采小声和沐宜说了一句话便走到沐老夫人身边,一行五人离开。

        内院,到偏厅沐老夫人挥退了沐大等三人。

        走之前沐三问了一句,“老夫人,养生汤可还端来?”

        中午的药膳一直是她负责,每天中午一蛊养生汤,不仅是因为老夫人年纪大了,注意养生了,还因为她身子有年轻时落下的一点病根,需要好好调养。

        身为沐家最高权利的人,这一日养生汤便得花上千金,只这一条,便足以看出她奢侈的生活。

        “按时送过来即可。”沐老夫人吩咐了一句,几个人退下。

        沐采扶着她走到一边的暖椅上坐下,又轻执壶柄替沐老夫人倒了一杯茶,端平送到她手边,“祖母先喝杯茶去去火吧。”

        沐老夫人接过去,喝了一口,便放下,拿起一旁的佛珠放在手里,才看向沐采,“采儿,我听你父亲说你接手了沐家的一些产业?”

        果然……

        沐采眸光极速的波动了一下。

        “是的,祖母,我手里的产业父亲原本是要交到姐姐手里,只是当时姐姐在忙别的事没来得及过去,父亲便交到了我的手里。”

        “既然交到你手里,就好好干,如今,沐家曾经废掉的工厂又重新开了起来,除掉沐家的其他领域涉及的产业,也就你手中的那几家工厂利润最高了,你父亲将它交到你手里,我也放心,宜儿以后毕竟还是要外嫁出去,免得到时候交接麻烦,我便不打算让她接触这些了,过些日子,等你熟悉了那几家工厂,我让你父亲将管理全部工厂的权利交给你。”

        沐老夫人手里转着佛珠。

        “我会好好努力的,祖母。”沐采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缓下心里的激动。

        也是逐渐接触沐家的产业中她才发现,工厂才是沐家的重中之重,这也是为什么沐雄天迟迟没打算将工厂交出来的原因。

        姐姐接手的那些不过是沐家边缘的产业而已。

        那些立在外面的正规的经营商品店或者是沐氏旗下的公司不过是为了将工厂里的东西卖出去。

        盛星娱乐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旗下艺人爆火,便能带动粉丝效应,从而卖出货物,形成一条商业链。

        卖一次之后,那些粉丝便会成为固定的客源,钱财不断。

        偏厅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是沐三过来送养生汤。

        她将汤碗放在沐老夫人坐的暖椅旁边的桌子上,弯腰将汤碗的盖子放在一边,又将勺柄送到老夫人手边才退下去。

        走如来时一般,轻声无言,垂首不敢乱看。

        沐老夫人收起佛珠,舀了一勺汤,慢慢的喝,吃了几口后,方停下来。

        “你是个知事的,也不需要我多提点你,你只要知道,以后沐家还是要交到你的手里就行了。”

        沐老夫人和赵老夫人想法不一样,她认为女人也能撑起来沐家,并不是非要男子不可。

        这也是为什么她没有因为子嗣的原因向沐雄天妥协让沐染进沐家的族谱。

        沐采轻勾了红唇,只一下又很快恢复自然,“我记下了。”

        看到沐采这么懂事,沐老夫人终于气顺了一点,喝完了一蛊养生汤。

        等到她午睡后,沐采离开。

        **

        沐家前院。

        席散了以后,赵用送赵老夫人回去休息,沐荷和沐宜姑侄两人也许久没见,两人躲到一块说话去了。

        而沐雄天一行人离了酒桌便又进书房谈事情。

        李石坐在书桌正对的硬椅上,阴着一张脸,不说话,脸上的疤痕,显的很狰狞。

        “李老先生,多年未见了。”沐雄天笑着开口。

        他坐在书桌后边的椅子上,看着不远处的整个人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老鬼一样的人,脸色不变。

        “确实许久未见了。”李石嗓音难看的像是鸭子叫。

        “李老先生这次来是?”沐雄天试探了一句。

        这位李老先生是国际上二级隐世家族的掌权人,其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觑,沐雄天也有意结交。

        “听说沐家又做起了生意,南城的孙家让我过来当一次说客。”依旧是鸭公嗓音,难听的不行。

        “哦?南城孙家,可是我父亲在世时和其有往来的那个孙家?”沐雄天闪过一丝了然。

        当年沐家的生意做的大,全国各地都有合作伙伴,这孙家便是其中之一。

        但虽然十五年前老爷子去世,很多货物运输网被缉毒队破坏殆尽,也进去很多人,为了避风头,沐家才暂时关闭了工厂。

        如今工厂重新开,自然也有许多人闻风而来。

        李石点头,“不错。”

        “既然是旧相识,什么都好说,双方都是曾经合作过的,孙家要是想从沐家进货,比当初的原价高一成便可。”沐雄天爽快答应。

        当然,更多的是看在李石的面子上,要不然,要价可不就是比当初多一成了。

        “需要我派人给你搬货吗?”

        “不用。”

        李石拒绝,“孙家跟过来的有人,注意事项你和他们说就行。”

        沐雄天没有犹豫,“也行。”

        话锋一转,李石又提起了另一件事,“我听说沐家祖先曾制出来蛊?”

        沐雄天脸色一变。

        “这……李老先生,蛊虫多年前已经全部销毁了。”

        他说的小心翼翼,眼神闪夺。

        李石僵硬的笑了笑,扯动了干裂的皮肤,像是虫蛹在动。

        “我不喜欢别人骗我。”

        “这、其实,还留下来一点,李老先生想拿便拿去吧……”

        沐雄天一看瞒不过去,只得松口。

        他得罪不起李石,那样的后果太大,若是寻得一丝庇佑,日后对沐家也有好处。

        最后沐雄天苦笑送走了李石。

        **

        离了南城。

        顾相思一行人到了龙山边界,荒凉至极,百里无人烟。

        前面的车开的太快,后面的车只得尽力追赶,看着将要驶出视野的车,副驾驶座上的男人急了,“你就不能开快点!”

        “靠!你要能你来开,相思小姐什么车技你心里没点数吗!”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脾气也很暴躁。

        将油门踩到底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前面那辆车没了影。

        “妈的,哪个混蛋传出来的相思小姐不会开车,我非得扛两把大刀去和他谈谈。”驾驶座上的男人低骂了一句。

        特么的要是不会开,他还能追不上?

        后面有人弱弱回了一句,“好像是相思小姐自己说的。”她当时为了泡老大来着。

        “你还扛刀吗?”有人玩笑似的问了一句。

        驾驶座上的男人很淡的“哦”了一声,“我刚刚有说什么吗,我什么都没有说。”

        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忍不住嘲笑,“出息!”

        开车的男人想回过去一句,瞥到不远处开回来的车,顿住,疑惑了一句,“相思小姐怎么又将车往回开?”

        闻言,车里的几个人皆是往前凑。

        正看到早已没影的车又重新出现在了视野之内,并且是朝他们开过来的。

        只是,下一秒,那车又迅速停住,然后掉头继续往回开。

        “砰”一声。

        是有人惊的猛站了起来,却忘记了这是在车里。

        “卧、槽!”

        那人五官都要变形了,手颤抖的指着前方,“前前前面是断崖!!!”

        “砰!”

        “砰!”

        头顶碰车顶的声音接连响起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除了开车的那个男人还镇定一点之外,其他的人皆是大惊失色。

        前面的是断崖,相思小姐要干什么,不言而喻。

        车这一会儿,已经距离前面的车很近了,方才瞧见断崖处有一个陡坡。

        “不是人工的!”开车的男人沉声说了一句。

        其他人刚要松的一口气又瞬间提了上来,神经莫名的绷紧。

        手无意识的用力攥紧了车座的边。

        不是人工的什么意思……

        那就是自然形成。

        说白了意思那就是毫无安全措施保障,没人试过。

        断崖的宽度,车子的动力装置,平衡程度,油量,等等一切都需要考虑。

        同时最需要的还是开车人的心里素质过硬,一个恍神,那可就是车毁人亡的结果。

        前面的车已经却已经飞跃了起来,这一刻所有人都揪紧了心。

        几个大男人,生死不惧,硬是被逼到了像小时候那样没写好作业前面的老师却已经开始收作业,心砰砰的跳,一下一下的,重重打到心弦上。

        “呲——”

        急速刹车!

        车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他们已经到悬崖边上了,不得不停。

        瞪大了眼,不敢错过那飞起来的车子一点,时间变得非常漫长,一秒恨不得当一年度过。

        大气都不敢出,只怕呼出来的气就会导致空气更稀松一点,密度小了,会架不住车子的重量。

        慢慢的,终于……

        那车子到了弧线的最高处,然后开始下落,车头向下,几个人的眼睛已经睁的时间太长,流出了生理盐水,却没人去管。

        越来越近,距离另一侧越来越近。

        近了!

        车子前轮落地!

        “砰”一声。

        然而,下一秒,几个人却是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车子前轮抓地之处到达断崖边的距离不足一个车身,若是车子因为后重,后仰的话……

        “怎么办……”心提到了嗓子眼。

        “相思小姐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一直在驾驶座上的男人重重说了一句,像是在给自己定心。

        看向不远处,如看神袛,眼底充满坚定不移。

        几个人屏住呼吸的那一刻,下一秒,抓地的前轮车胎方向猛变,由竖向变横向。

        利用前轮驱动,发动机的动力传给前轮,带动了还未着地的后车身侧移。

        尘埃落定。

        车子平安着地。

        “呼——”

        几个人瞬间瘫了下来,长舒了一口气,额头上,手臂上都是吓出来的冷汗。

        “妈的,我以后再也不相信相思小姐的鬼话了!”

        半晌后,车里有人恨恨说了一句。

        车子落地,顾相思抿紧的唇也一下子松了。

        这地方,她不是第一次开车过,上一次才是第一次。

        那次被人追杀,开车来到这里,她毫无犹豫的就选了这一条路。

        因为是车子近了才发现前面是断崖,随后发现陡坡,后面的人已经近在咫尺,根本就不可能回开助力,而且,糟糕的是油量告急,是不是车子跃到最高处发动机就会停下她也不知道。

        反正就那样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车子到对岸回正的那一刻,直接熄火,当时她就笑了出来。

        笑什么呢?

        命大吧。

        如果说上一次是轻松的,这一次却是全程提着心。

        车子回开的时候,她问小家伙:傅凌,你坐到后面叔叔们的车子上去吧。

        那是她第一次这样叫小家伙的名字。

        那一刻,她是抱着什么心思呢?

        傅凉的毒三天之内就要得到解药,将他送到药庐那里让人照看着,她便得马不停蹄的去刀山顶部,火海深处,这路程她一刻不闲,吃饭睡觉的时间都算上,两天半。

        从南城到药庐的的时间,最近的是半天,就是这一条路。

        不过悬崖,三天后傅凉也是无药可治,只能是死。

        或许她决定放下傅凌的那一瞬间,想的是,能不能过的了悬崖便听天由命吧。

        过去,她为他刀山火海取药,他们一起活。

        过不去,她便陪他葬身崖底,算是全了他的舍命相救。

        但小家伙软糯开口说话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今天这悬崖她必须过去。

        ——娘亲,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还有爹爹,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因为,她舍不得死,她想活,就真的像在南城那短暂日子的一家人一样。

        “娘亲——”

        傅凌松开安全带爬了过来,小脸兴奋。

        顾相思将他抱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欢喜,低低的说了一声无言的谢谢。

        一分钟……

        顾相思才让傅凌坐好,她拿出来傅凉的手机,给后面的人发了一条消息,让他们绕道,才继续开车走。

        看着那车走了,几个人才反应过来,“艹,我们怎么过去啊??”

        学相思小姐跳悬崖吗?

        嗯,就是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好胳膊好腿的死。

        搁在车厢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开车的男人最先注意到,点开信息看了一眼,“我们绕道吧。”

        其他三个人也凑了过来,“这绕过去可要多走半天的路啊。”

        “要不然咱们也试试不绕半天的路?”

        “那,还是算了吧。”

        商定下来以后,四个人又将车倒了回去,按顾相思给他们发的路线去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