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54沐赵的矛盾(二更)

154沐赵的矛盾(二更)

        京城。

        沐家。

        不同于南城凤凰山的荒无人烟,京城最大的一处陵园,自几天前起便造了很大的势。

        沐家在外面的人能回来的都回来了,当然,他们急着回来,并不是为了表示孝心,而是在沐家姑奶奶面前露个脸,至于在沐老爷子墓前,也只是草草做一个表面功夫罢了。

        毕竟,一个死人,又有什么干系。

        去了陵园一趟,都赶巧的来了沐家,但沐家到底是家大,远亲近邻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根本就成不了人家的座上客。

        能远远的见上沐家姑奶奶一面,便被主人家遣派仆人送离沐家,留下来的人并不多。

        前院热热闹闹,摆了几桌子,身着素白样式衣服的三等和二等仆人穿梭其中,头上皆带了一朵白花,面容皆是沉静。

        主座位上坐着沐家一家人。

        除了外嫁的大姑娘沐玲没有回来,沐家祖孙三代算是到齐了。

        沐宜和沐采两姐妹坐在一起,两人的旁边依次是何婉,沐雄天。

        挨着沐雄天坐的是赵用。

        赵老夫人和沐老夫人坐在一起,两人当真像是一对好姑嫂似的,话语间皆有笑意。

        除了这些人,这主桌上还有一位陌生的面孔。

        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妇人,上妆精致,坐姿优雅,她便是沐家进宫的那位二女儿,沐荷。

        她坐在沐老夫人的身边,对比他人,沐老夫人显然对这位二女儿多几分喜爱。

        “小荷,这位就是你姑母,你小的时候她还抱过你呢!”沐老夫人向沐荷介绍赵老夫人的身份。

        虽然,她并不满沐慧如这沐家的女主人一般的姿态,但该有的体面也得有,今天,众人面前,她总不能失了体统去和沐慧闹别扭。

        沐荷看向赵老夫人,巧笑嫣然,低低喊了声姑母,那温柔模样惹得赵老夫人连连笑了出来。

        “真真是个惹人疼爱的,咱沐家女儿向来都是能撑起沐家的半边天,是个豪爽的性子,我是这样,大姑娘是这样,宜采二姐妹也是如此,三代人就出了二姑娘小荷这么一个说个话就能腻出水的人。”

        “姑母。”沐荷俏俏轻嗔一声,脸变红。

        沐雄天见这一帮子女人说话,他也插不进去,干脆拉了赵用,两人离了主桌。

        到其他桌上挨个敬酒。

        主桌上赵老夫人却是笑得更厉害了,沐老夫人连忙接话,“小慧啊,就不要再逗小荷了。”

        沐宜掩唇笑,“祖母,姑婆的话说的原是也没有错,荷姑姑确实是这么个性子。”

        沐采也勾着红唇,神色不明的乖坐着,现在,她是一个好妹妹,好女儿,好孙女,自然不会那么出风头。

        沐荷真是要羞死了,“大嫂,你快看看宜儿吧。”

        “妹妹,你这沐家三代人独一份,夸夸也是没有问题的。”何婉也乐的看热闹。

        她舀了一口汤,喝下,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动作有大家闺秀的礼仪。

        一圈人没谁帮她,这可恼坏了沐荷。

        一个一等仆妇用公筷给赵老夫人夹了一个青菜,放在了她面前的盘子里,然后又规矩的退到她身后。

        赵老夫人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大鱼大肉都不敢吃太多,硬的东西没有牙齿也不常吃,嘴欲难忍,导致她每次用饭的时候心情都不太好。

        今天倒是不一样,一个青菜她也没有犹豫的吃了下去,放下筷子,方才继续说话。

        “小荷,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和你母亲羡慕你还来不及呢,是不是,嫂子?”

        赵老夫人看向沐老夫人。

        “是啊,我和你姑母都是操劳一生的人,说话都是大嗓门,自然是羡慕你。”沐老夫人笑看向沐荷。

        毕竟是唯一在身边的女儿,沐老夫人和沐荷说话,少了几分疏离。

        沐荷缓了下来,脸总算去了羞红,“我一把年纪的人了,又嫁了人,母亲和姑母快别将话题引到我身上了,倒是宜儿和采儿的婚事该早早的提上日程。”

        这话提醒了几人。

        “荷姑姑,姐姐的婚事,祖母已经在准备了。”沐采开口。

        她笑得浅,纯真无邪,抹了口红,擦了妆粉,衣服风格也改了不少。

        赵老夫人对这个存在感低的沐采也多看了几眼。

        身材倒是发育的不错,就是相貌有点不尽人意,比起宜儿,筹算还是差了一大截儿。

        “是吗?”

        沐荷惊讶,转头看向沐大正在一边伺候的沐老夫人,“母亲,你真在给宜儿挑人家?”

        沐老夫人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点头,“不错,是挑了几家,这事还多亏了小慧,咱们沐家才能牵上那些大家族的线。”

        “是呀,这事还真是多亏姑母从中间搭桥,宜儿嫁过去好歹是个正妻之位,有说话的权利,便是男方膝下另出有子女,那也得叫宜儿一声嫡母。”何婉笑着说。

        语气冷静到可怕。

        沐三听着,只觉得心陡然一沉。

        原以为夫人知道了老夫人的决定会阻止,却不想也是笑着纵容,甚至隐隐有引以为傲的意味。

        只是为了一个正妻之位,便将好好的一个女儿推向狼才虎豹,这才是沐家的冷血之处。

        多少年了,皆是如此,偏偏这些人意识不到,沐老夫人当年也是家族的牺牲品,外嫁做小妾,如今熬出了头,又着急为沐家谋划,这就是她身为女人的悲哀啊。

        沐三心已经麻木太久了,久到她也以为自己是一个沐家人,只是,午夜梦回,才能清楚的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被魔化。

        赵老夫人享受着赞誉,“都是为了沐家的未来铺路,宜儿条件好,自然也值得我帮这个忙。”

        沐宜不置可否。

        沐采微闪了闪眼眸,半低着头。

        沐老夫人笑了笑,皱着的纹理,下三白眼掩着几分不太明显的凌厉,“宜儿是个出众的孩子,谋划一番,外家选的好的话,对沐家以后的成事大有益处。”

        沐家沉寂了十多年再不会这么沉寂下去了,外有赵家,如果再走宜儿嫁的家族在背后支持,那京城顾家和傅家,即使再加上皇室,又有何惧。

        到时候,整个a国便唾手可得,也算完成了沐家祖先的夙愿了。

        沐荷不太赞同沐老夫人以利益为前提为沐宜选亲事。

        “母亲,毕竟是宜儿一辈子的事,对方人品怎么样?”

        在座的这些人也就只有沐荷一个人关心了这个。

        沐老夫人身子往后倾了倾,“沐二,对方人品怎么样?”

        这件事是沐二负责的,就是她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她沐老夫人根本不清楚。

        被喊到名字的仆妇只面无表情的说,“回老夫人,我们之前选中的三家家里皆有立规矩,不得宠妾灭妻,想来人品也是不会差的。”

        她毫无情绪波动的陈述,像是一个机器一样。

        沐大低头站着,她的工作只是伺候老夫人用餐,别的不会去问什么,在这沐家,每个人都会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沐染却是心寒的透凉。

        所谓的宠妻灭妾,那就是生生将自己的妻子逼死。

        赵老夫人外嫁这么多年,有一些亲身体会,知道那些还有留着祖上陋习的家族到底有多么不堪,沐二的话她只当笑笑,不会太当真。

        她只知道,作为沐家的女儿,只要沐家有需要,就得为沐家谋利益,哪怕是沐家早已抛弃了自己,也要努力的往上爬,为沐家扫平一切障碍,就像她自己。

        “是啊,妹妹,有母亲把关,选的人定是不会差的。”何婉笑着接话。

        沐荷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这日子定下来还得过一段时间,现在只有三家能满足我们沐家的要求,我的意思是再等等,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家族参与进来,多几个人家,宜儿也能多条路走。”沐老夫人缓缓的喝着茶,眼底是精明的算计。

        “宜儿先谢谢祖母。”沐宜得体的回话。

        赵老夫人也同意,“这件事赵家也会帮忙,会尽力为沐家争得最大权益。”

        沐采懵懂了问了一句,“姐姐嫁出去以后家里只剩下采儿了吗?”伤心的语气。

        “以后还是能见到的,现在咱们沐家有了你姑奶奶帮衬着,宜儿过去便是正妻,回来省亲也是可以的。”沐老夫人喝了一口茶,回沐采的问题。

        近日,这个二孙女的能力显出来,正在管理着沐家的工厂一事,雄天已经向她禀告过了。

        采儿虽是样貌上过不去,但宜儿嫁出去以后沐家还是要有一个能担当的小辈,沐染不能算,只能是采儿了,如今看来,采儿这孩子也没有让她失望。

        沐采高兴的点点头,垂了垂眸,不见眼底情绪,只笑着对身边的沐宜说,“太好了,姐姐,我们不会分开。”

        沐宜也笑,“是呢,采儿这下可放心了?”

        “放心了。”沐采“嗯”了一声。

        沐荷看着两人,不由得笑了出来,“宜采两姐妹情深,旁人比不得。”

        沐老夫人叹气一声,“一身才情,可惜了。”

        可惜什么,后边她没有说出来。

        何婉的笑却是一僵,捏着勺柄的手指微微用力,发白。

        还能是可惜什么,这个老女人不就是嫌弃她没有为沐家生出来儿子吗?

        想要儿子,去别院找夏荷那个女人去呀,她倒要看看,这老女人能不能过了庶出这一个坎儿。

        当年沐老爷子是庶出始终是沐老夫人心里的一根刺,因为那时刻能让她想起她自己不堪的过去,在她家里的身份只能嫁给沐家的一个庶子。

        沐宜和沐采察觉到饭桌流转的不一样的氛围也同样不搭话。

        赵老夫人慢慢用着餐,“这几日我听说了,别院里还住着一位庶子,叫沐染的?”

        她提起这话题的时候,沐老夫人和何婉脸色皆是不好看。

        特别是何婉,刚经历了沐老夫人的暗中讽刺,又赵老夫人提出的话题激出了怒气,只是,毕竟是沐家最尊贵的姑奶奶,她发作不得,只能忍着。

        沐老夫人冷脸了一会儿,却很快恢复。

        “是有,别院是雄天为他们母子俩添置的住所。”淡淡解释了一句。

        “还是快些让他认祖归宗吧,沐家以后还是要交到男人手里,女人毕竟当不得大事。”赵老夫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说这话,她也丝毫没有顾忌沐老夫人的心里刺,也不管何婉的难看。

        沐荷只是喝着茶,不说话,她是嫁出去的女儿,说话的分量也不太重,况且,皇室之主也多次告诉过她,不要参与沐家的事方能独善其身,她自然是信丈夫的话的。

        “沐慧,私生子不入沐家,这是老爷子当年立下的规矩,用来警示后代的。”沐老夫人已然动怒。

        她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庶子爬到她的头上,时时刻刻提醒她自己曾经身为家族庶女被迫嫁给沐家庶子的事实。

        “嫂子,但哥哥立这条规矩之前,肯定没想到沐家有一代是没有子嗣承担家业的,百年之后,沐家要交到谁手里,一群不顶事的女人手里吗?”赵老夫人也毫不退缩。

        她身为女人,却也瞧不起女人,在她的心里,始终以男人为天。

        沐老夫人瞪了一眼何婉,脸色分外难看,“这到底是沐家的家事,小慧你已经是赵家的人了,沐家的事还是少管为好。”

        何婉着实气炸了,当即甩脸子离去。

        沐宜和沐采两姐妹看这闹剧,也只是低头不语,长辈说话,她们怎么出口打断。

        沐老夫人说出来那句嫁出去的话,沐荷也只庆幸自己没有说话。

        “嫂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老夫人何时被人下过面子,她在赵家身处高位便足以说明没人敢挑战她的权威。

        沐老夫人在沐家也是手里有权利的,气势自然不弱,“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沐家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

        她早就不爽沐慧这副嘴脸了,为老爷子大办拜祭之礼,要她看啊,祭奠兄长是假,昭告全京城,自己回来了才是真吧!

        两人的争辩声音不大,但也引起了沐雄天和赵用的注意力,俩女人在这泼妇一样吵架,平白的让人丢脸。

        只得过来劝,沐雄天皱眉看向沐老夫人,“母亲,今天是父亲的忌日,外面都是客人,都看着呢,你和姑母到底有什么事不能私下说。”

        赵用则是有点不耐烦。

        “母亲,你可别意气用事。”

        ------题外话------

        沐老夫人一儿两女

        儿子:沐雄天

        大女儿:沐玲

        二女儿:沐荷

        儿媳:何婉(何家人,何佑的姑姑)

        大孙女:沐宜

        二孙女:沐采

        沐染是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