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53一条地狱律(二更)

153一条地狱律(二更)

        “小家伙,我们先去给爹爹治伤好吗?”顾相思将他抱了起来。

        傅凌顺势搂住了她的脖子,抿了抿唇,“好。”

        顾相思看他,目光复杂,这小包子像是知道了什么,却不哭不闹的模样真是让人心疼。

        “娘亲,你的伤?”傅凌担忧。

        顾相思遮了遮胳膊,拍拍他的小脑袋,“娘亲,没事。”

        抱着傅凌出去的时候,守在门边的几个人退到了一边,见她走,欲言又止。

        顾相思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停住,回头看几人一眼,面色平静却神情坚定的说,“他的毒会解的。”

        几个人绷紧的神经一松。

        顾相思不再理会,直接带着傅凌下楼,到傅家门口,打开车门进去。

        让小家伙坐好,看了一眼车后还在昏迷的人,抿了抿唇,车便飞驰出去。

        等在后面的车也跟了上去。

        **

        上午十点,风吹雾散,凤凰山半山腰一如既往,除了墓碑处多出的一些祭品和燃了一半的香烛之外,唯剩有一个篮子和几滴血迹。

        与此同时。

        京城地狱拍卖会顶楼。

        司夺推开门进来,人明显还很困,一件衬衫松松垮垮的穿着,视线落到房间内桌子旁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身上,“小歌儿,要知道没什么重要的事你却打扰我睡觉,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哦~”

        司鸢歌,司家上一任夫人的义女,是个孤儿,从小跟在司家夫人身边长大,也算是司夺的义妹。

        是这拍卖会的总负责人,也是一位拍卖师。

        身材火辣,可以说是风情万种,但态度冷淡,是这地狱里排名第一的冷美人。

        “今晚会到达一批货,是百只蛊虫。”司鸢歌没理会他的牢骚,只面无表情的说。

        这句话,成功让眼睛都快睁不开的司夺有了几分精神,“小歌儿,你说这傅凉那家伙走了,后进来的这个不会是什么不法分子吧,搞来的东西怎么都那么会招事啊?”

        蛊虫,这消息一放出去,他都能想到,又有多少人上门来踢馆,若是专心研究蛊的还好,买两只回去随便玩玩,但要是那些心里有些想法的人,又会起一场不小的血雨腥风。

        “不知道。”司鸢歌摇头。

        声音淡的不行,没掺杂任何情绪在里面。

        司夺存里逗她的心思,摸着下巴笑,“我听说,这蛊有一种是锁情蛊,顾名思义,就是和那孟婆汤一样,据说能让人忘了东西,不过,忘的不是前世,而是今生的情,这忘情的前提是得生情,心里有人才会忘,但就是不知道这蛊虫里面有没有催情蛊,能让我们的小歌儿也如同那寻常儿女一般有心仪之人。”

        司鸢歌抬头正视司夺,“大哥,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开玩笑。”

        语气说不上不太好,但也没动怒,只是嗓音依旧很淡,像是没有感情一般,无欲无求的模样。

        “你都叫我一声大哥了,我关心你的终身大事总没有错吧。”司夺邪邪一笑,手指勾着她的头发放在鼻间嗅了嗅。

        司鸢歌皱了皱眉。

        “我不会嫁人。”司鸢歌道。

        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很好,一个人,忙完了地狱的事情便会是自己的时间,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的事情。

        她不喜欢出门,不喜欢工作以外的社交,也不想未来几十年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完全进入她的生活领域,甚至还要睡在一张床上。

        “不行。”

        司夺想也不想便否认她的想法,“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母亲生前最记挂的便是你的婚事,你一辈子不嫁人,是想让做大哥的对母亲无法交代吗?”

        司鸢歌沉默了一会才开口,“我只是近段时间不想考虑这些事而已。”

        “这才听话嘛,大哥给你攒的有嫁妆,到时候有喜欢的人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我,都说长兄为父,我也算你半个爹了,还能给你把把关,预防渣男还有那些到处留情的人。”司夺笑。

        他点了一根烟,交腿坐下。

        隔着升起的烟雾,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女人的好身材上,嘴角轻勾。

        司鸢歌看了他一会,“大哥倒是对采花之事颇为在行。”

        京城之人谁不知道司家二少是个惯会玩的,家里的老子都管不住,夜夜宿醉,群花环绕,可谓是左拥右抱。

        “怎么,小歌儿,吃醋啊?”司夺笑的魅。

        一个大男人,偏有几分勾人的魅力。

        司鸢歌:“你是我大哥。”

        她的言下之意很明显,兄妹两人怎么会出现这个词语。

        “大哥怎么了,又不是亲的。”司夺不以为意,指间夹着香烟,不急不缓的吸,有点什么也不在乎的浪.荡。

        司鸢歌拧眉头。

        “我先去库房那边了。”

        想着今天司夺该是有点不对劲,她也不想在这和他继续待下去了。

        踩着高跟鞋要走。

        “回来。”司夺皱眉。

        “陪我说会话就这么不想?”

        “货机今晚就会到,我需要提前清出来至少一间大库房。”司鸢歌回身,解释。

        “不就是百来只小虫吗?清出来那么一间大的库房做什么,地大空气好?”司夺轻嗤一声,显得很不满。

        “蛊虫的承载者是人。”司鸢歌说出来了一些细节。

        百只虫子,那就是百具......

        司夺严肃了一点,“怎么会出现这么大批的被种蛊虫的人?”

        这蛊虫最初是沐家的先祖研究出来的,因为是害人不轻的玩意,皇室已经让沐家后人焚毁有关书稿,还有所有的蛊虫。

        而如今出现,只能说明沐家当初是阳奉阴违,并没有照做。

        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想方设法找到有关蛊毒的书籍用来研究,暗地里也流传着不少,地狱里拍卖的东西也会出现一些,包括傅凉建立的血玫瑰也是专门研究蛊毒的,这两年也是有一点成果出来。

        “不清楚。”司鸢歌给出自己的见解。

        “打电话的人除了交代这还有说别的吗?”司夺捻灭烟,问了一句。

        司鸢歌“哦”了一声,拍了一下脑袋,猛然想起,“对了,对方说他们老大要我们帮着找出来幕后之人,地狱人杂,三教九流都有,最是适合了。”

        “你怎么不早说。”

        “我记性不好。”司鸢歌瞥他一眼,一本正经的说。

        “......我记得小时候母亲夸得最多的就是你的记忆好。”司夺坐起来,看着撒谎不眨眼的女人,幽幽道。

        “你还记得啊?”

        “......?”合着他不记得就可以胡说了?

        “我先走了。”司鸢歌见他没话了,又准备走。

        “回来。”司夺又出声拦住了她,这次不等司鸢歌问,他便皱着眉开口,“怎么又换上了这么短的裙子?”

        他视线落在女人腿上。

        “我发现每次我穿上短裙子,会场下面的客人都会特别爽快的举牌子竞价。”她今晚有一场拍卖。

        作为地狱的管理人,她偶尔也会以拍卖师的身份上场。

        “......”

        “那你怎么没有发现,你每次穿这裙子的时候我都会不高兴!”司夺眯起了眼睛,慢悠悠道。

        “有吗?”司鸢歌回忆了一下,问,“我觉得每次你还都挺高兴的。”

        司夺:“.......”

        “小孩子家家的,大哥的话都不听了?上里面换了。”

        这房间里面有更衣室,因为毕竟在拍卖会,什么样的事都可能会遇到,多的时候,一天换几身衣服也是有的。

        司鸢歌犹豫了一会,进去更衣室换了一袭红裙,却还是在膝盖之上。

        司夺看了一眼,还是一个字,“换。”

        这都是什么东西,露背露腿的。

        司鸢歌进去之前,他又补了一句,“不到小腿以下,别穿出来。”

        她停住,转头,轻皱了皱眉,“大哥,拍卖会很多人穿的裙子都是膝盖之上,而且,既然大哥也是一个不太守规矩的人,为何会对我的穿着有那么多关注。”

        司夺动作一顿,眼稍稍眯起,“我不守规矩?你的意思是说我离经叛道?”

        “难道不是吗?”司鸢歌中肯的问。

        没有任何诋毁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不明白。

        “就算我不守规矩吧,咱俩人有一个就行了,我身为老大,占了头,你就守规矩点。”司夺又敛起了眸子。

        “可是我一直很守规矩啊。”司鸢歌正经道。

        她所行之事皆是有迹可循,没有一点出格,不知司夺话语间她的不守规矩哪里来。

        “你进去换衣服,我就当这话没问题。”司夺看她。

        司鸢歌默了一会,点头。

        再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长裙,到小腿跟,这次司夺满意了。

        外面传言他惯会玩女人,可是谁又知,他何曾瞧过那些女人脖子以下的位置。

        “拍卖公告是现在刊登还是等确定下来拍卖时间以后?”司鸢歌走之前还是问来一句。

        越早公布,知名度就越高,拍卖现场也会人更多,这对展品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曝光机会,但这次不一样,这次不仅是曝光度,随之而来的还有可能是危险。

        往日都不问的,只是这次涉及到蛊毒,事关重大,地狱背景再强,也怕群起而攻。

        “定下来拍卖时间以后,展品当日刊登。”

        司夺也知道此消息一出,势必会引起动乱,目前尽量让人少知道,而且宣传还要做到位,这真是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啊,两边都是难,知道的人多了,危险就来了,知道的少了,又没人买。

        “那展品怎么展啊,要弄冰棺吗?”毕竟是尸体啊......

        虽然这地狱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但这次这东西,还真是第一次。

        司夺皱眉,“找个法医过来吧。”

        把虫子刨出来。

        “可法医谁懂蛊虫习性呢?”司鸢歌问。

        蛊虫大多以人体为宿主,若是离开了人体,是活是死,或者真要是活下来,是否需要食物饲养,又是什么食物,他们都一无所知。

        到时候,万一蛊虫死完了,地狱却已经将风声放了出去,拍卖当日拿不出来东西,这不是砸自家招牌吗?

        不守信用,可是大忌。

        “地狱的另一个主人懂啊。”司夺笑。

        “大哥的意思是上次拍卖的解剖标本视频是对方内部的人主的刀?”

        司鸢歌想起了地狱的一次拍卖会是拍卖一段视频,主任法医师级别的解剖记录,堪称教科书级别的标准,最后该视频被一位同样是法医出身的法医师拍走。

        法医就职称来说,是主任法医师,副主任法医师,主检法医师,法医师,下面还有分级,助理法医师,实习法医师。

        因为人形复杂,肌肉,神经,血管混在一起,辨认困难,泡时间久了的标本更是难,拍出来一个完整的标本解剖录像还要清晰的讲解并非易事。

        所以,可以想象到,主任法医师级别的视频有多难得,那一次,会场里进来的人基本上都是法医师,竞拍很是激烈。

        “对,我有这个猜测,而且对方来电话的时候已经明确说出来了蛊虫的事,说明他们也懂蛊虫,既然都懂,自然要请他们帮忙了,不然的话,我们拍卖冰棺吗?”胆子小的怕不是要被吓死。

        “好,我会联系对方。”司鸢歌应下。

        司夺摆手,“去吧,说不定这次我们还能见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对家。”

        地狱的另一个主子。

        以前是傅凉,后来他退了,才有这位新主子过来接手,并且立了一条地狱律。

        进了地狱就得守的规矩。

        烟搭桥,酒铺路,色做乐,财,挡灾祸。

        慷慨送礼后门开,权钱说话无人言,王孙贵族天上客,不抵小鬼混一年。

        龙飞凤舞的草书就立在地狱入口处,像是无声的警告,进了地狱,就得守地狱的规矩,可在这地狱,有人寸步难行,也有人畅通无阻。

        这里面什么都有,能不能得到,端看个人的造化了。

        司夺看着司鸢歌离开,想着傅凉那边可能也需要这蛊虫,就找出来手机给他打电话,可那边却显示关机。

        他皱着眉将手机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联系不到人这种情况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啊,算了,等货机到了再给他打吧,手机没电了也有可能。

        司夺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才离开地狱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