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33一纸行书婚书(二更)

133一纸行书婚书(二更)

        顾相思轻“咳”一声,挺认真开口,“其实,没经历过你们的胆战心惊,是我这一生唯一遗憾之事。”

        “……!?”

        妈的,滚犊子,顾相思,咱俩这兄弟没法做了。

        陆至挂了电话,下楼。

        柳惠就在楼梯口守着,见他下来,眼睛一亮,活像见了羊的狼。

        “……柳姨。”

        “相思小姐在南大上学?”

        她还在纠结这个问题,脑子被打击的不能思考的陆至没去想柳惠为什么一直对顾相思好奇。

        “是,她和我一个专业。”

        “她在南大和学生处的怎么样?”柳惠又问。

        “……混的风生水起。”陆至有点一言难尽。

        进学校第一天踹校霸,封校花,人气一路飙升,这情况,在南大建校史上,前所未有。

        别问他为什么能扯到建校史,因为他就知道,

        柳惠“哦”了一声,“那就好。”

        瞥到从餐厅里出来的初烟,就没有继续问。

        初烟看了一眼陆至,“这菜刚上桌,你就下来了,闻着味下来的啊,什么鼻子,这么灵?”

        听听!听听!

        谁家亲娘能当着孩子的面这么说,都是陆远同志惯出来的臭!毛!病!

        陆至不说话,自觉的往餐厅走,半路初烟叫住他。

        “先别去,过来,问你点事。”

        陆至又走过来。

        “你知不知道顾小姐什么时候没课?”

        公司里的事,特别是股东大会,那帮人打算将顾小姐排在外边,没一个人通知她。

        只是,有些事必须她出面,否则没人守得了顾氏。

        对于顾相思的能力,她从不曾怀疑过,跟在傅家二爷身边长大,养出来的人,性子里子,不是虎,就是狼。

        “那你去看我的课程表就知道了。”

        “我看你的干什么?”初烟皱眉。

        陆至挑眉,“因为我们兄弟一体,我的就是她的。”

        “……”

        初烟脸一黑,这熊孩子,二货性子,到底随了谁?

        陆远看着挺正经的。

        难道还是变异?

        ***

        傅家。

        顾相思接电话的时候,正带着傅凌去傅凉的房间拿那只瓶子。

        三个人吃过晚饭,傅凉进了书房,母子俩没处玩,顾相思就打算去看看自己酿的那瓶酒怎么样。

        挂了电话,收起手机,才牵着小家伙继续走,过了一会儿,顾相思低头,“小家伙,你知道什么是高考吗?”

        不怪她不知道,她周围的人也没人说啊。

        小家伙也皱着眉头思考,顿了一下,苦着脸,“娘亲,我也不知道。”

        傅木叔叔测过他智商,说过,他的智商还挺高的,220还是230来着,忘了。

        不过,他记得清楚的是,傅木叔叔夸娘亲聪明,爹爹也夸了。

        现在,他竟然连娘亲的第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上来,肯定不聪明。

        想到没遗传到娘亲的聪明,就少了与娘亲的一丝牵扯,小家伙顿时有点不高兴。

        傅凌完全忘了,他不聪明的话,从遗传上来说,他娘亲也不聪明。

        但他心里只认为自己不聪明,因为,娘亲是最聪明的。

        “好了,好了,不想了。”顾相思揉揉小家伙的脑袋,推开了房门。

        径直走到瓶子的地方,拿在手里,沉沉的,尽管密封的严实,顾相思还是嗅出来淡淡的酒香。

        正想转身,却瞥到瓶子下面还有一张纸,一丝不苟的叠放着,边角都没有一点皱起,足可见主人对它的精心保护。

        上面有字。

        她看到的是反面,不过,除去棱边缺胳膊少腿的字她没认出来,其他的都能认识。

        傅凌个子低,看不到那张纸,他只是感觉到了娘亲的异样。

        拉拉顾相思的衣服,奶音的问,“娘亲,你怎么了?”

        顾相思拿着酒瓶蹲下来,与傅凌平视,指了指上面,“我在那看到一张纸,红色的,上面还有字,我想看,可是不能看。”

        师傅教她,不能不经允许动别人的东西,当然有些是例外的,抢都没事,但其他的人不行。

        那上面的字一直勾着她,顾相思一直在用意志拦着自己的爪子。

        不过,快拦不住了。

        “为什么不能看,爹爹和娘亲夫妻一体,爹爹的东西娘亲自然能看。”

        也对。

        顾相思觉得对。

        看那些来清源寺上香的夫妻,他们也有一个孩子,虽然从生理上来说,他们的孩子是女方孕育而生,傅凌不是这样。

        但其他的也都一样啊。

        她和傅凉像他们一样住在一起,吃饭一起,傅凉也会亲她,还有一个小家伙,所以,这就是夫妻了吧。

        没了顾忌,顾相思拿着纸,牵着傅凌走到房间的沙发那里,将酒瓶搁在桌子上。

        傅凌一看就认出来了那是什么东西。

        爹爹和娘亲的婚书。

        顾相思小心的展开纸,上面的两个大字最先撞到她眼里。

        婚书。

        行书字体,好看,没有草书狂,却又比正楷多了一分行云流水。

        这人功力深厚,写的一手好行书。

        下边……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下边有一点自传的意思。

        幸得识卿桃花雨,从此阡陌皆暖春,这世间,有百媚千红,唯卿一人为吾心之所愿。

        往昔,吾弃情爱如尘,今昔,吾视情爱为尊,甘愿俯首称臣。

        往昔,吾以为床.第之.欢这四字令人丧智,今昔方懂,从宽衣解带开始,步步都去疼爱一人,是这世间最美好之事。

        一下一下,只轻不重,余生淫.色.放.荡全交一人。

        最下边是一句希腊语,作为结尾,翻译过来就是……

        想要与你做尽艳.情之事,目至无人之处相拥而吻……

        落笔时间只三个字:夜,微亮……

        最下边有一段空白,应该是男女双方写名字的地方,但这上边没有。

        靠!

        顾相思强制性的从婚书上收回了视线。

        这婚书怎么看得她心里冒火呢,烧的噼里啪啦的很旺的那种火,挡都挡不住。

        傅凉进来的时候,就见到小家伙坐在沙发上,而女孩,眼里有尚未褪去的潮热,雾里雾气,脸颊泛着那种勾人的绯红。

        没看桌子上极惹人视线的红纸黑字,只缓缓走过去,坐在了顾相思身边。

        “我看这婚书了。”顾相思看他,没反应过来似的,还有些呆。

        “嗯。”他在倒茶,顺便给顾相思也倒了一杯。

        刚在书房喝了茶,现在又有点渴,还有点躁,茶能静心去躁。

        他的手好看,顾相思接茶的时候多看了几秒。

        再看这人。

        一向清冷沉静,脸上的表情多数时候是淡淡的,是正经又禁欲的公子哥儿。

        顾相思下意识没把婚书和傅凉扯到一块,就问,“最后边那句话,和上边的含蓄不一样,太、太奔放了。”

        她就想评论一下。

        “恍。”

        一声响。

        茶杯被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水洒了三滴。

        傅凌就看到自家爹爹万年不曾有过的错愕此时明显的挂在他的脸上。

        “你!?”

        傅凉盯着顾相思,少见的有些词穷,眼底波澜翻涌,一分钟后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你懂希腊语?”

        嗓音绷紧,还混杂着一两分说不清的不自然,像是做了什么错事。

        “会点,”顾相思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不过,另一个就不懂了,希拉语,和希腊读音音节一样,就是调不同,你问这个做什么呀?”

        顾相思端着茶杯喝茶,还转头问小家伙喝不喝,他摇摇头,才作罢。

        又手执壶柄给傅凉见底的茶杯添了茶。

        傅凉却是揽着她的腰,将人往自己这边带了带,下巴抵在她的右肩,顾相思看向他,却听他叹气一声,轻声说,“不该,不该那时候问你……”

        她气都喘不匀,音节的调子又怎么咬的准。

        顾相思一头雾水,“什么?”

        傅凉没回她的话,而是看向傅凌,“很晚了,你应该去睡觉了,小孩子还在长身体,应该多睡。”

        傅凌怀疑的看了自家爹爹一眼,面无表情的。

        又来了,使惯了的手段。

        他往顾相思那边爬爬,“娘亲,我还不困,上午睡好久了。”

        顾相思还没说话。

        “你娘亲困了。”

        “……??”我哪有一点困了?

        “哦,那我也困了。”说完,还打了一个哈欠,是真困了。

        顾相思顿时心疼,她忘记了,小孩子确实需要多睡,他不像成年人,有那么多的精力。

        她抱起来小家伙,“走吧,娘亲送你去睡觉。”

        “我来吧。”

        傅凉站起来,将小家伙从顾相思怀里接过来,起初,小家伙并不愿意。

        “你胖了。”嫌弃的语气。

        傅凌撇撇嘴,还是老老实实的勾住了爹爹的脖子。

        “相思,拿着婚书跟过来。”

        这话有点意思,顾相思没顾着多思考,就仔细小心的将婚书又重新叠了起来。

        然后,跟在傅凉后边,去了小家伙的房间。

        人是真困了,毕竟是个孩子,觉多,睡的也快,到房间里,傅凉将人放下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天气有点凉,但温度不太低,顾相思就拿了一条毯子给小家伙盖上。

        傅凉在旁边等着。

        “走吧。”他说。

        顾相思走在后边,轻声带上门,到门外边的走廊上,傅凉转过身看她,目光有点烫人,“这婚书放我那也无用,你先收着吧。”

        “放我那也无用啊!”顾相思嘀咕一句。

        他意味不明的笑,“嗯?”

        “我什么也没说。”

        顾相思看他,眼神清亮。

        一双眼睛,星辰入画,不自觉的勾人,女孩白的剔透,好看的手指捏着一纸婚书,在周围映出红色。

        红色散光打在白皙的肌肤上,煞是明艳。

        傅凉笑笑,眸子潋滟如光,“那就算先让相思保管着,以后会物归原主的。”

        声线温柔,极是撩人,在暖光下,他那张脸,愈发柔和,如冬日春风拂面。

        “好。”顾相思点头,“不过,这婚书是谁的?我看上边没有署名。”

        这会儿她脑子清明了一些,不再混浊成一锅浆糊,起码能思考了。

        回忆起那应该写名字的地方,倒像是故意掩去了一样。

        “你想知道的话,我以后会讲给你,去睡吧。”

        “嗯。”

        回到房间的顾相思,手机亮了一下又很快暗下去。

        她点进去一个暗黑色的软件,操作了一会儿才看到一堆乱码的页面,最后只变成一句话。

        女孩还带着笑的眸子瞬间冰掉,化作一股戾气,眼睛半眯。

        ***

        江暖住处。

        看着俨然把她家当成自己家的林照辞,有点无语,“这都到晚上了,你还不打算回去?”

        吃了午饭还想蹭晚饭?

        “我为什么要回去?”某人一脸不解。

        “这是我家。”

        江暖好脾气的解释,非常有耐心,她在拿着杯子喝水。

        “可你是我女人。”

        “咳咳咳……”江暖差点被呛住,放下了杯子,抽一张纸,擦擦嘴角。

        “谁是你女人?”

        “你啊!”他吊儿郎当的笑。

        在江暖彻底变脸之前,林照辞连忙打住,站起来。

        “好了好了,我走还不行吗,既然你不喜欢那个男人,就离他远一点。他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一看就是人渣。”

        江暖:“……”

        这话说的好像林公子不渣似的,他可是南城出了名的夜城公子哥儿。

        林照辞坐上车,系好安全带。

        来了电话。

        “林队,你说的那个被林正江送给沐家的簪子确实又被京城沐家转送给了其他人,这个人不是外人,正是沐家的私生子,沐染。”

        林照辞倚在车座上,神情有点懒,一向带笑的眸子此刻冷冽如霜。

        “沐染?”

        “是,而且,他曾住在南城清源寺十年之久,近期才回的京城。”

        清源寺,那不就是顾相思待过的地方吗?那只簪子她当时说是她师兄送的,看来,她这个师兄就是这个叫沐染的人。

        “好,我知道了。”

        林照辞打算挂电话,却听到背景音的嘈杂,脚步很乱,多问了一句,“没听说发生什么大的案件啊,怎么了?”

        “林队,是,追捕了近十五年的毒枭有了一点线索,刚发现的。”声音都是激动。

        确实应该激动。

        布了这么多年的网,再没一个动静,国际刑警侦探所干脆倒闭算了。

        “都知道了吗,一直在外边的那个人呢?”

        他没见过的人,听说是个年轻的女子。

        “网是那位一手布下的,她肯定最先知道,林队,你要回来吗?”

        “先不用。”

        查林正江要紧。

        呵……

        他的好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