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23嫡系和庶系(二更)

123嫡系和庶系(二更)

        京城。

        顾宅。

        精雕细琢的砖瓦搭建而成的宅子,一草一木都透着精细,仆人穿往其中,皆是半低着头,一板一眼皆是规矩。

        年代积压出来的威严,每个角落都透着严谨的气息。

        顾家未分家,上百号人住在一个大宅子里,每一家人都分得一处独立院落。

        但顾家的所有人都知道,顾宅最好的一处别墅合院空了十多年,尽管如此,却没有任何人敢明面上打它的主意。

        嫡庶有别,所有的权利几乎都被嫡系一脉攥在手里,动不该动的心思,下场只有一个,被嫡系舍弃。

        但今时不同往日,顾家的嫡系小一辈如今只剩下一个女娃娃,偌大的家族,众人心思各异,谁都觊觎着那个位置。

        而这些心思随着嫡系一脉的掌权人顾老爷子的回来被压下不少。

        那可是曾经威震京城一方的人物,如今退下来,却并不代表他离开了权利中心,整个顾家仍是以他为尊。

        正午时分,顾宅来了一位常客,十多年没登过顾宅的门的常客。

        佣人一级一级的往上传报,话递到顾老爷子耳边的时候,他还在书房坐着,听闻傅老爷子来向他讨教棋艺,顾老爷子赶紧让人将他请过来。

        五分钟后……

        佣人将傅老爷子领进待客厅,然后低头带上门走了出去。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后,还是顾老爷子先忍不住开口,“我问你,你真是闲不住过来向我讨教棋艺的,没其他事?”

        傅老爷子初回傅家,倒不是那么忙,他手里的大多数权利都已经交出去了,说是很清闲也不为过。

        傅老爷子气色不错,“我现在是无事一身轻,日子过得还和在南城一样,没管家在我耳边唠叨,还有点不适应,就想着来看看老朋友。

        说到棋艺,我还是惦记着相思丫头摆的那一幅棋局,回到傅家后,我又重新研读一遍棋谱,却还是一点情绪都没有,唉,早知道,当时就不走那么急了!”

        顾老爷子“哼”一声,“你也就那点出息,我这辈子还没见过怕孙子怕成你那样的。”

        当时,他刚将那丫头送到傅家,这老头就拉着他走,到现在还能想起来他的怂样。

        “顾老头,我告诉你,不怕孙子的爷爷就不是好爷爷,你有种,就和相思丫头横一个,不能的话,就别瞧不起我。”傅老爷子气的吹鼻子瞪眼。

        实则心里可没外边那么强硬。

        他先斩后奏,将相思丫头送到傅家去,也不知道他那孙子发火没有。

        哎,就没见过他这么人微言轻的爷爷。

        顾老爷子气势毫不落后,“谁说我不敢横,我一瞪眼,那臭丫头吱一声都不敢。”

        要是顾相思在这,估计会轻瞟一眼顾老爷子,然后挺严肃的说,“是,我不会吱一声,我会吱好多声。”

        “顾老头,天都能叫你吹个洞。”傅老爷子白了顾老爷子一眼,“十多岁的时候相思丫头都敢和你拍桌子呛声了,哪还差现在,你别拿相思丫头好脾气说事。”

        顾老爷子:“咳,什么叫吹,我这叫身为长辈的威严,是那臭丫头跟个刺猬似的,见谁扎谁。”

        说的大话被当面拆穿,顾老爷子面子上多少有点过不去。

        “不过,你说臭丫头脾气好,这事我可不答应,她前几天还给我打电话,开头就问我死哪去了,把我气了个半死,你听听,她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

        顾老爷子想起顾相思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顿时气的脸红脖子粗,若是顾相思在这,他非得打断她那条狗腿不可。

        “那只能说她比较直白,大俗大雅,你死哪去了,听着多亲切,在这大宅里,规矩束缚着,你想听也听不见。”傅老爷子坚持为孙媳妇儿开脱。

        “傅老头,你这是和我杠上了是吧?”

        顾老爷子瞪着眼,气的拍桌子。

        傅老爷子倒是挺悠闲,“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毕竟是清南教出来的孩子,相思丫头懂得多着呢,我看她肯定是怕你在顾宅闷,才说句话想给你一点情绪波动。”

        “那说我老牛吃嫩草也是为了怕我闷?”顾老爷子冷笑。

        “什么老牛吃嫩草。”傅老爷子诧异的问。

        想到这个顾老爷子就气,哪怕过了好几天,“我和你孙子是忘年交,谁知道到了臭丫头嘴里就成了我老头子老牛吃嫩草,气的我直接将她赶去上学了。”

        傅老爷子愣了一会,“哦,那可能是清南教歪了。”

        他看向顾老爷子,一脸严肃,“你放心,以后相思丫头就不歪了。”

        他孙子还是能将人给掰正的。

        顾老爷子莫名被一堵,没好气的说,“那棋我不会解,你赶紧走,哪凉快哪呆着去。”

        “顾老头,你这是说不过我就赶我走?”傅老爷子坐着不动。

        显然没有一点要走的想法。

        “你来讨教棋艺,我这又没有解法,你不走在这干嘛?”顾老爷子问。

        他可不能像傅老头那般无事一身轻,儿子儿媳都不在,臭丫头也没来京城,顾家许多事都压着等着他处理呢。

        “难道我就不能有别的事了?”

        傅老爷子心里后悔,早知道这顾老头没一点伤心样他就不来了。

        顾老爷子心情平缓了一点,“什么事?”

        傅老爷子:“还不是你儿子儿媳的十二周年忌日要到了,一轮都过去了,你还不允许顾家的其他人过去祭拜吗?”

        京都人都不明白顾老爷子为什么不将自己唯一的儿子儿媳安葬在顾氏墓地,而是其他的地方,甚至也不公开安葬地。

        傅老爷子也不明白。

        若是心痛儿子儿媳的突然离世,这都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大可不必如此。

        顾老爷子心情平静。“人死灯灭,没什么好去见的,他们走了,就让他们安静的走。”

        傅老爷子叹气,“不去见也罢,徒增伤感罢了。不过,沐家这次的动作不会小。”

        “当年沐家两兄妹关系这么好,沐慧回来,怎么会不好好去拜拜这个几十年不见的大哥,沐家有了沐慧,京城的天,恐怕要变了。”顾老爷子不知想到了什么,声音有些沉。

        “你瞎担心什么,俩下孩如今都长大了,沐家再有想法,他也得顾忌着。”傅老爷子神色有些冷。

        顾老爷子叹息一声,“但愿吧。”

        他总觉得这心放不下来,眼皮跳的厉害,像是要出什么事似的。

        **

        顾宅。

        二房老夫人的合院比较热闹,人多,顾老夫人闹得的高兴,直接吩咐人将午饭摆在了外边。

        她的两个儿子,顾松石、顾松玉带着两家子人分坐在顾老夫人的两侧。

        要说这庶系一脉,确实比嫡系一脉人多。

        当年,顾老爷子身为嫡子,继承了顾家,并没有对身为庶子的二爷赶尽杀绝,而是给了他足够享尽一生的荣华富贵。

        并从此废了纳妾的习俗,从顾老爷子那一代开始。顾家子孙后代只能有一位妻子。

        嫡系是一脉相传,顾老爷子只有一个儿子,也只有顾相思这一个孙女。

        而庶系则是枝繁叶茂,顾老夫人有两儿一女,两个儿媳妇又各自给老夫人生了孙子孙女。

        当年的二爷知恩图报,曾告诫子孙不要妄想自己不应得的,但随着他去世,所有的教导成了耳旁风。

        而顾老夫人则是毫不避讳的在两个儿子面前说出她的野心,庶系应该取嫡系而代之,这就更加给了一些人理由,他们不能满足嫡系给他们安排好的工作,而应该翻身为主。

        一大帮人顶着顾姓的名头,却没有实权,换谁谁咽得下气。

        佣人上完菜,下去。

        顾老夫人的身边站着两个佣人准备伺候她用饭,坐在顾松石一边的顾芸站了起来,毫不客气的夺了佣人手中拿的勺子。

        那佣人不敢说一句话,只得退到一边。

        顾芸替顾老夫人盛了一碗汤,放在她左手边,“祖母,尝尝我给您舀的排骨汤,很有营养的。”

        “芸儿,你这鬼丫头,小嘴儿比你父亲会说多了。”顾老夫人很高兴。

        “哪有!”顾芸挽着顾老夫人的胳膊撒娇。

        顾松石瞪了顾芸一眼,“芸儿,还不赶快回到你的座位上去。”

        训斥了顾芸,他才看向顾老夫人,“母亲,您就会夸她,如今才让她这般没打没小。”

        “还守那劳什子规矩做什么,我难道就不能享享子孙之乐?”顾老夫人板起了脸。

        顾松玉及时打圆场,“母亲,您就不要责怪二弟了,他那人,性子冲一点,就那样。”

        他的妻子玉氏倒有些阴阳怪气,“谁知道二弟心里想什么呢!”

        坐在她对面的尚氏不待见的看了玉氏一眼,才看向顾老夫人的方向。

        “母亲,松石是担心您身子骨,芸儿老是没大没小的,万一伤了您就不好了。”

        “没事,芸丫头不就给我盛个汤嘛!”顾老夫人脸色缓了一点。

        见老夫人没有生气,其他坐着的几个年轻人神色各异,有担心,有失望,有不甘。

        玉氏的笑少了一些。

        “祖母,您别管他们,快喝我给您盛的汤嘛!”顾芸摇了摇顾老夫人的胳膊。

        顾老夫人是彻底一点气也没有了。

        “你这丫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上次你这么殷勤的到我跟前,可骗走了我一套首饰呢!”

        尚氏挑衅的看了一眼玉氏,看吧,老太太还是偏向二儿子多一些。

        玉氏捏紧了筷子,指间发白。

        座位上的其他女孩儿也都有点心不平,同是一个祖母,凭什么她顾芸就能得到一套首饰,而她们什么也没有!

        “祖母,您就太冤枉我了,这次我可不是要首饰,只是想请祖母帮一点点忙,您动动手指就能办到的事。”顾芸看着顾老夫人喝完汤,才开口。

        “喝了你的汤,看来,不给你帮忙是不行了,说吧,什么忙?”

        顾芸一看顾老夫人同意了,笑得开心,“瞧祖母说什么呢,好像您上了孙女的贼船不能下去似的!”

        顾老夫人眉眼舒开,心情被逗的特别好。

        尚氏很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芸儿果然得她真传啊,将老夫人哄的高高兴兴的,哪是玉氏的女儿能比的。

        “好了,快说吧。”

        “祖母,我想进娱乐圈,可是我父亲不让,只有您能帮我了!”顾芸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顾松石脸不怎么好看,只是,有了之前的事,他没再出口训斥顾芸。

        尚氏是同意女儿进娱乐圈的,所以她也在等着老夫人点头。

        玉氏掩着唇笑,“小彻不就是进了娱乐圈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在全国人前面丢脸,弟妹难道还想折一个女儿进去?”

        顾彻,顾松石的小儿子,一个顾家不愿提起的人。

        “别给我提那个混东西。”顾老夫人冷脸。

        他竟敢反抗她,还不愿意夺权利,一个没有出息的狗东西。

        “祖母,您别为不相干的人生气。”顾芸笑着安慰顾老夫人,“顾彻他就是被嫡系洗脑了,才分不清轻重,要我说啊,顾家的权利就该掌握在祖母手里,这样,我们顾家的产业才会越来越好。”

        玉氏轻嗤了一声。

        顾芸这个丫头也真会拍马屁,老太太字都不认识,典型的传统老女人,没一点见识,还妄想和沐老夫人一样,掌管一个家族?

        其他的人也或多或少有点想法,但没人说出来。

        顾松石和顾松玉两兄弟则是拧着眉。

        顾老夫人心情瞬间好了,她就爱听这些,芸丫头真是说到她心坎上了。

        她嫁到顾家,熬到如今,自认为有能力掌管顾家,处理产业,难道她还能比沐老夫人差哪去?

        如何经商,翻来覆去不就那几条要求,直接吩咐下去不就坐等着公司赚钱,有什么难的。

        “还是芸丫头这话可心,进娱乐圈的事我准了,你父亲不让你去,我让你去,看谁敢拦着。”

        顾芸并没有立即高兴,相反,还有点情绪低落,“祖母,只进去娱乐圈,没有资源的话也很难火起来。”

        她想让顾老夫人去找大爷爷,要不然,指望这个老女人有什么用。

        顾老夫人有一瞬间的尴尬,拍拍孙女的手,“芸儿,你放心,等以后祖母接管了顾家的产业一定给你最好的资源,现如今,咱们用钱买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