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122答应我的事(二更)

122答应我的事(二更)

        顾家。

        顾管家想了很长时间,还是给顾老爷子打通了电话,他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对着电话那边说,“老爷子,相思小姐问起了夫人和少爷的事,这么多年了,她突然提起,吓我一跳。”

        顾老爷子坐在顾家的书房里,想到那丫头,眉头突的一跳,那丫头不会发现什么了吧,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几乎没有人知道那件事。

        喝了一口茶,压压惊,顾老爷子才说话,“你带她去凤凰山那块墓地。”

        顾管家疑惑不解,“那里不是葬那些顾家老人的地方吗,他们到底是佣人,相思小姐身为顾家唯一的嫡女,怎么能去祭拜他们,老爷子,也该让相思小姐去见见夫人和少爷了。”

        “管家!”那头的语气,加重了。

        “是,老爷子,奴僭越了。”顾管家猛然惊醒,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远离了京城,该有的规矩也懈怠了。

        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那些当初是那丫头身边的人,他们衷心护主,还受得起她的礼。”顾老爷子脸色缓了几分,深陷的眸子里有一丝警戒。

        “是,奴会照办。”

        **

        饭后。

        顾相思直接去找了傅凉,她刚进门的时候,发现气氛有些怪,一桌子的菜好像连筷子都没动,“小包子怎么不吃饭?”

        知道小家伙不会说话,顾相思问的是傅凉。

        傅凉自然而然的拉着她坐下,“他在等你。”

        顾相思一听,又心疼又感动,怎么这么可爱,他父母怎么就.....

        也幸亏这小家伙还不记事,不知道他父母去世了,否则受到的打击应该很大。

        “你怎么也没吃?”顾相思坐在小家伙身边,喂他吃饭,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傅凉。

        “我也在等你,还有,”傅凉顿了一下,“今天早上,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对不起。”

        傅凌抬头看两个人,眨了眨眼,爹爹什么时候惹娘亲生气了?

        顾相思轻“咳”了一声,拍了拍小家伙的头,让他吃饭,然后也向傅凉道歉,“对不起,早上的事我也有错。”

        “你犯什么错了?”傅凉突然问。

        “呃……”

        是呀!她犯什么错了,顾相思猛地反应过来,不自在的摸摸鼻子,生硬的转了话题,“你不是还没吃饭,不饿吗,赶紧吃啊!”

        傅凉轻笑了一声,手放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摸索着,语气诱惑,“你没犯错,但你忘了之前答应我的一件事。”

        顾相思不信,盯着他,“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等等!

        她好像还真答应过他,在那黑暗的小房间里,自己亲口说的要顺其自然,却转眼忘了个干净。

        靠!她当时怎么能想到失控这件事发作的那么频繁。

        傅凉一直察看着女孩儿的表情,见她像是定住了一般,问,“想起来了?”

        “嗯。”

        见她承认,傅凉才缓缓说,“相思,你从小在寺庙长大,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清楚,但那些是你缺失的一部分,人情世故,男女情爱,实是正常,你应该学着接受。”

        傅凌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他爹爹,继续低头吃饭。

        “你说的这些就是让我琢磨不透的东西吗?可是,我现在过的也很好啊,为什么要去接受一些可能不受我控制的东西?”顾相思不明白。

        她敛着好看的眉眼,神色懵懂,似乎很不解。

        “因为不想一辈子了无生趣,毫无激情。”

        过去傅凉也是一样的想法,他不觉得情爱之事有多重要,但渐渐的才明白。

        渴望有个人走进独属他一个人的世界,感受他内心不可言说的情绪。

        或悲或喜,都有人一起走过。

        想把一个人揉进骨血里,疼她一辈子。

        顾相思垂着眸,眼里藏着不明显的情绪,一辈子了无生趣,毫无激情……

        傅凉抚摸着女孩的脑袋,想到了过去的一些事,“顾相思,你听话一点,不要说谎,我问你一些事,你能不能好好回答我?”

        “你问,我争取不骗你。”顾相思轻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

        顾相思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连忙补救,“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刚才只是一时口误。”

        其实,她还没被这样问过,有点惊讶,然后下意识的拒绝。

        傅凉静静的看着她,“你有特别渴望过或者厌烦过什么人吗?你有短时间里情绪大的波动吗?你有想象过和一个人过一辈子是什么感受吗?你心里有过无法言说的喜悦吗?”

        顾相思认真想了一会儿,“我有特别厌恶的人,但没有特别渴望的人,没有短时间里大的情绪波动,没有,没有。”

        一个回答对一个问题。

        看着女孩儿低垂着的眸子,以及眼底闪过的一抹黯然,傅凉的心像是被揪住一般。

        怪他,不该和她说这些事。

        “好了,以后不说这些事了,怎么样都是好的,那些东西不学也没事。”傅凉安慰女孩。

        小家伙也感觉到了娘亲的不开心,小手拉拉顾相思的袖子。

        顾相思突然有些无力,这两个人怕是把她当成那种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了,关键她有金刚不坏之身啊。

        一脸严肃,眯着眼,“你们先吃饭,这事等会继续说。”

        不就一个男女情爱嘛,就没有老娘学不会的东西。

        傅凉站起来,抬了抬手腕,低头看了一眼,放下,“他吃的也差不多了,走吧,先送你去学校,该上课了。”

        顾相思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她连忙解释,“下午没课,不用去。”

        “倒是你,是不是要去公司啊,可是你还没吃饭。”顾相思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懊恼。

        早知道就不耽误他吃饭了。

        傅凉又重新坐下来,“没事,公司里的事不急,你先自己玩一会儿,吃好饭,我送你回……你有没有想去玩的地方?”

        本来想将她和傅凌送回家,可又怕她无聊。

        “不用去别的地方,你把我和包子放在顾氏商场附近的商业街就行,我刚回来时去的就是那,还不错。”

        “也好。”

        **

        孙家。

        佣人过来传话说父亲要他去书房的时候,孙树还有点胆战心惊。

        他一时大意竟然跳进了宋蔷那个女人挖好的坑,要不是他现在被禁足,不能出去,他非得去找那个女人不可。

        “父亲有没有说见我什么事啊?”他边走边向佣人大厅,心里忽上忽下的。

        见那佣人不说话,走到拐角处,看了看四处没人,孙树塞给佣人一个金项链。

        佣人不动声色地收下,然后开口,“二少爷不必担心,家主也请了大少爷和李老先生过去,看那意思,是要商量大事,想必要重用二少爷。”

        孙树顿时不怕了,心中越发觉得给父亲送的这个女人有用,往常若是这种情况,田氏那个女人一点忙都帮不上。

        他推开书房门,进去,屋里已经有三个人,孙立似乎也才过来,正保持着要坐下去的姿势。

        看到他进来,孙立又站起来,眸子里有不喜,没想到父亲将孙树也请过来了,看来,是他低估了父亲新娶的女人的影响力。

        孙强坐在主座上,朝门口招招手,“树儿,还不赶紧过来,就等你了。”

        他十分满意昨天的那个女人,比起她,孙强觉得以前的所有女人全部黯然失色,什么也不错。

        而对这个给自己找来女人的儿子,自然爱屋及乌。

        李石坐在孙强的旁边,阴着一张脸,不说话,脸上的疤痕,略显狰狞。

        孙立坐下,看见孙强很待见孙树,脸色不怎么好看。

        孙树受宠若惊,快步走过去,挑衅的看了孙立一眼。

        “父亲,我还在禁足,你叫我过来什么事?”孙树为免孙强多心,表现的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孙强大手一挥,直接解了他的禁足,又说了几句好话安慰孙树,孙立却是越听越心惊,那个女人真有那么大的魔力?

        “家主,该说正事了!”拉树皮似的声音打断了孙强的话,孙强才让孙树坐到他的位子上。

        孙立盯了李石一会儿,对方毫无感情的目光看过来,他的心猛地一跳,立刻低下了头。

        像是被毒蛇缠身那般不舒服。

        孙强很尊敬这位李老先生,说话被打断也不生气,看着两个儿子,“这次叫你们过来,特别是将李老先生请过来,是孙家想干回过去的营生,十多年线路不通了,也不知道京城那边还认不认人,所以一切还得请李老先生出手,和京城联系。”

        “联系没问题,五分利润。”李石开口。

        孙树当即不同意,他还没说话,便被孙强瞪了一眼,反观孙立,从始至终都很平静。

        孙强咬咬牙,“好,五分就五分。”

        他也没想到李石竟然狮子大开口,竟然索要一半利润,而孙家出资出力出人却只得到五分利润,但他却不得不同意。

        京城沐家的地位太高,当年,孙家搭的线是沐老爷子,而沐家现在的掌权人是沐老爷子的儿子,这换一个人,所有的一切都得换。

        “李老先生,您看,什么时候出发去京城?”孙强不敢催他,虽然他心里想的是越快越好。

        有些想法一旦起来,就越来越强烈。

        孙树和孙立也在听着,早一天去就意味着孙家早一天有生意。

        “三天后。”

        孙强大喜,“到时候我派孙家训练好的那些人跟着您,回来的时候也好搬货。”

        这个时候,孙强又开始怨恨起了田氏,要不是那个女人,那些人也不会少了四分之一,孙家短时间内根本就培养不出来人填补上。

        生生四分之一的损失啊!

        李石同意。

        三个人送他出去后,又重新回到了书房,兴许是一件希望多年的事情终于落地了,孙强挺高兴。

        孙立迟疑了一会儿,问了一个问题,“父亲,以前的营生怎么会断了?”

        这么来钱的买卖,拒绝不干,似乎没道理。

        “国际刑警侦探所出手干预,当时的沐家不知道怎么会和国际刑警抓捕的犯罪分子搅和到一块,还牵扯到了傅家人,这一动乱让隐藏多年的货物运输网彻底暴露,当时一直企图找证据的缉毒队瞬间将运输网破坏殆尽,抓可好多人。

        那段时间风声紧,沐家那样的地位都不敢动,更别说,其他小家族了。”孙强眯着小眼睛解释道。

        孙树却不甚在意,“沐家也好意思号称a国的三大家族之一,就因为这,缩在乌龟壳里十多年?父亲,沐家太胆小了。”

        他打心底瞧不起沐家。

        孙立则是看着他这位好弟弟在死亡边缘蹦哒,沐家一只小手指都能碾死无数个孙家这样的家族,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看不上沐家。

        田氏当真教的一位膨胀的好儿子,心都长到天上去了。

        “混账!”从进书房孙强第一次对孙树冷脸,“你就不能像立儿一样,沉稳一点,沐家是你能随便说的?”

        孙树慌忙跪下认错,“对不起,父亲,我说错话了。”

        “父亲,弟弟他……应该不是故意的,或许是心急孙家这些年断了那些暴利的营生,想为父亲不平才说的那些话。”孙立站起来,走到孙强身边,将桌上的茶杯端给他。

        孙强喝了一口,身上的气消了大半,“行了,起来吧。”

        孙树小心翼翼的站起来,瞥向孙立的目光带着不善,狗拿耗子假慈悲,指不定心里怎么嘲笑他呢。

        孙立没看孙树,而是在低头思考,一杯茶怎么可能让处于暴怒的父亲消气。

        如今看来,父亲对孙树很是容忍,他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父亲都不会罚孙树,或者说,即使罚了,那个新进门的女人也有办法让父亲撤销决定。

        而他只是及时的给父亲一个台阶下,博得父亲一层一层的好感而已。

        女人总有厌烦的时候,父亲的忍耐也有限度,既然没其他办法,那就只有一点一点消磨点父亲对孙树的耐心。

        以前,他母亲教给他的最有用的一个方法便是要对猎物有耐心,而他,从不缺耐心。

        “以后,跟在立儿身边,好好做事。”孙强看孙树确实知错了,嘱咐了他一句。

        昨天那个女人还在担心管教不好孙树,他可不想让美人失望。

        孙树压下心里的不满,“是,父亲。”

        “父亲,我一定会好好教弟弟的。”孙立保证道。

        ------题外话------

        有一天,顾相思和顾锦陆至凑到一起打游戏,结果被虐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导致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在卧室熬夜练游戏。

        晚上,傅凉洗过澡,拿着毛巾擦头,看到还玩着游戏的女孩儿,皱眉道,“顾相思,过来睡觉。”

        “别急别急!我正在上段位,一会就去上你。”

        “……”

        话落的一瞬间,卧室里很静。

        傅凉手抖了一下,毛巾掉到了地上,半晌后,他头疼的按按眉头,这算什么,教的太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