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顾相思动手

第四十章顾相思动手

        “牛逼!”林照辞朝傅凉竖了一个大拇指,走之前他还把把输,没想到这会儿倒是把把赢了。

        “不玩了,你来。”傅凉手拿了嘴里咬着的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位置让给了林照辞。

        “你要走?”林照辞有些愣。

        现在才几点啊?

        其他人也都闻言看过来。面露惊讶。

        这样说吧,若说傅凉很少参加牌局,那他就更少那么早就退场,不来是不来,只要来了,几乎都是场子散了他才走。

        在场的人是他的合作伙伴也好,泛泛之交也罢,总归是给足了他们面子。

        就像今天,是林照辞的一个朋友过生日,恰巧他那位朋友又是傅氏公司长期合作伙伴老总的儿子,信递到傅凉那,他也就来了。

        依照他在南城的身份地位,走个过场,也没人会说什么,更何况他已经在这里待了有一会儿了,所以即使他走,没人会不高兴,也不敢不高兴。

        傅凉从喉咙里“嗯”了一声。

        林照辞换到了傅凉的位置,他左手边的人一边出牌一边和他搭话,“酒吧那里出了什么事?”

        “聚众打架,好像还是群殴,听说被围的是一个小姑娘和酒吧小老板。”

        “还有酒吧老板?”他左手边的男人牌也不打了,急切的问,“那你看清楚那女孩长什么样?”

        林照辞听出来几分意思,意有所指的笑出了声,“那女孩儿不会是你相好的吧?”

        那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正对着林照辞的男人看这牌打不成了,索性推了牌,倚在椅子上嘲笑了一声,“这事我知道,他看上人家了,可惜人家一心扑在酒吧小老板身上没看上他。”

        众人唏嘘了一声。

        傅凉修长的身影立在走廊栏杆边,单手插兜,手上捏着的烟已经不知道被他丢哪去了。

        没立刻走,是因为他有些头疼的怀疑闹事的那个是他家的顾相思。

        希望不是。

        垂在一侧的手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顾相思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小巷突然静了下来。她旁若无人似的从手包里掏出了手机,围在外侧的人看到那小姑娘看了一眼手机随即皱了皱眉。

        从始至终除平静外的第一个带点烦恼的神情。

        众人却是嘴角一抽,呵呵,在人家心里,二三十号人拿着短刀匕首来的威胁却抵不上一个电话。

        “回家了吗?”电话一通,那头就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顾相思看了看对面黑的一片,寒光乍现,还有外面围的一堆人,片刻后挺认真的回了一句,“快了。”

        “我一会儿到家,你也赶快回去。”傅凉嘱咐了一句。

        “好。”

        一声话落,顾相思直接将手机,包,扔到了一边。

        少年新点的一根烟吞云吐雾的抽了几口,火星也快到了指间,见了顾相思的动作,看了她一眼,将烟在墙上摁灭。

        掸掉身上的烟灰。

        正好听到站在他不远处的姑娘开口:“姑奶奶没空陪你们玩了,要上就一起上,省事还省时间。”

        要挂电话的傅凉就听到那么一句话清晰的从手机里传出来。

        下一秒电话挂断。

        男人黑眸晦暗成墨海,眸底最深处还有一丝无奈。

        叹气一声,看看去吧。

        转身踢开了包厢的门,“林照辞,那间酒吧在哪?”

        玩的热闹的人不明白的看向了傅凉。

        第一个想法是,这位爷怎么还没走,第二个想法是,这位爷问酒吧做什么?

        难道要买下?

        买一间酒吧不太可信,能花几个钱啊,要说傅少买那一条街倒是真的。

        林照辞也有些懵,怎么一个两个都来向他打听酒吧的事,捏着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笑,“走吧,我带你们去一趟。”说完又看了一眼包厢里的人,“还有谁去,凑凑热闹!”

        **

        围在小巷外的人要目瞪口呆了,见过酒吧里小太妹打架拿着酒瓶子往人头上砸的狠劲,见过冷冷清清的美人几个动作就英姿飒爽的撂倒几个人,但怎么也没见过匪里匪气的小姑娘一个人对上几十个拿着匕首,而对方还无还手之力的。

        那少年也对付了几个人,但诚如他之前所说,他不会身手,是个挨打的命,会的几招还是以前几次被打的死里逃生琢磨用命琢磨出来的。

        尽管顾相思想护着那少年,但是被缠住了,看到那少年腹部被捅了一刀,顾相思手没停,夺了一个人的匕首从手中发了出去,被伤少年的人躲了过去。

        他还要动作,旁边的人拉他,警告出声,“别闹出人命,对付她要紧。”

        这个她自然是顾相思。

        顾相思倒不怕所有人都来对付她,她熟悉人身体各部构造,知道打哪能一招解决一个人,不会死,但也能一时半会儿让他连拿匕首的力气都没有。

        当顾相思踹倒最后一个人,正在理衣服披肩的时候,听到街道上此起彼伏的讨论声。

        “那些人怎么来了?”

        “是啊,他们可都是南城最有钱有势的人啊,特别是那位……”说话的人用手向上指指,然后小声的说。“那可是南城的天啊!听说在京城也是位主子……”

        顾相思看了一眼在小巷里横七竖八躺着的人。

        流血的流血,想站起来的不到半刻又倒下。拍拍手,捡着路躲过脚下的随意乱丢的刀,刀没沾多少血,但看着却也渗人。

        走到了那坐在地上的少年跟前,看着他捂着伤口的手流满了血,还没说话,却看到他吊儿郎当的笑着抬了抬下巴,“走光了。”

        旗袍肩膀上被划了一刀,露出了一截锁骨,在阴暗的小巷里白的发亮。

        这件旗袍本就是保守型的,只露出了小腿,再加上披了披肩,连胳膊都没露太多。现下锁骨处破了,是唯一的春色了。

        顾相思正打算挑过来披肩遮一遮,下一秒,一个阴影覆了过来。

        披在身上的西装是熟悉的味道,扭头往上看,果然是傅凉。

        于是,任性恣意的笑变成了僵笑,脑子还有些慢半拍。

        靠!

        傅凉怎么会出现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