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无双庶子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伶牙俐齿

第八十章 伶牙俐齿

        赵奕,是赵嘉的儿子,也是赵嘉的独子,今年十五岁。

        赵嘉一度想要让自己的这个独子,给李信当女婿,不过被后者果断拒绝了,后来因为不好厚此薄彼,李信便认了赵奕做义子。

        赵奕天资聪慧,几乎不逊色于他的父亲赵嘉,童年之时便能够通读书经,在去年的时候,经过赵嘉的首肯,李信便把这个少年人安排进了手下的暗部做事,算是磨练年轻人。

        哪知道赵奕在情报工作这方面非常有天分,在暗部做的如鱼得水,执意要继续留在暗部,李信也没有拒绝他,仍旧让他跟着沈刚做事。

        数月之前,李信把目光看向身在山阴的六皇子的时候,就已经让沈刚派人来山阴摸索,后来李信回到了西南之后,暗部便正式开始往山阴派人。

        年仅十五岁的赵奕,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主动跟李信要求要去一趟山阴,在征求了父亲的同意之后,赵奕在一个月前到达了山阴。

        这一个月,他一直在研究山阴谢氏,直到现在,他觉得时机差不多成熟了,才亲自出面来见谢岱。

        “赵奕?”

        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谢岱,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瞥眼看向眼前的少年人,开口道:“恕谢某孤陋寡闻了。”

        赵奕微微低头,开口道:“家父赵幼安。”

        子不言父讳,他只能说出自己父亲的表字。

        谢岱这才郑重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人,淡淡的说道:“原来是西南经略使的公子,不知道赵公子到山阴来,所谓何事?”

        赵奕虽然是个少年人,但是他在西南见多了大场面,没有半点怯场,他看向谢岱,笑着说道:“听说谢将军最近仕途不畅?”

        这一次李信北上,元昭天子命令谢岱作为“监军”一路跟着,然而他虽然一路对李信寸步不离,但是却并没有做到一个监军应有的作用,对李信的行动完全没有任何约束力。

        更重要的是,在李信一行人回到关内之后,他没有盯住李信不说,还被李信轻而易举的逃回了西南。

        因为这个原因,谢岱回京之后被元昭天子迁怒,丢掉了身上所有的官职,被赶回了山阴老家。

        听到赵奕这句话,谢岱面色平静,淡淡的说道:“在朝为官,升迁贬谪都是难免的事情,正好在山阴休息几年,钓钓家乡的鱼。”

        “恐怕不止是寻常的贬谪罢?”

        赵奕呵呵一笑,开口道:“我记得朝中还有另一位谢将军,那位谢敬将军,与谢将军你差不多同时入仕朝廷,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谢敬屡屡犯错,屡屡失职,却步步高升,可谢将军你虽然也是官运亨通,从五年前开始,官运似乎就不翼而飞了。”

        赵奕眯着眼睛,微笑道:“谢将军是不是在五年前,做了什么惹恼了天子的事情?”

        谢岱收起手里的钓竿,扭头静静的看了赵奕一眼,开口问道:“赵公子,应该是被人授意而来的罢,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

        “那我就直说了。”

        赵奕面色平静,静静的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谢将军五年前应该是接过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才会引得天子厌恶。”

        令元昭天子厌恶的事情,自然就是他的胞弟六皇子姬盈了,姬盈现在还住在谢岱家里的院子里,五年时间几乎一步也没有出来过。

        不过这始终都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京城里的天子可能就会想起来这件事,到时候皇帝明面上找不到法子把这位小先帝嫡子弄死,就会派梅花卫来做这件事,而谢岱一家就要因为保护不利,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谢岱是个很聪明的人,听赵奕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少年人想要做什么,这位曾经的羽林中郎将冷冷的看了赵奕一眼。

        “赵公子是想打六皇子的主意?”

        赵奕含笑道:“谢将军,我等从西南来到山阴,如果对六皇子有什么歪心思,是早晚不可能先来与谢将军见面的,我义父与谢将军有旧,平日里常常说谢将军是山阴谢氏为数不多的人杰,因此特意让我来山阴见一见谢将军,帮着谢将军一家脱难。”

        谢岱皱眉道:“你义父?”

        “我干爹是当朝太傅。”

        谢岱神情微变,随即平静下来,缓缓说道:“李太傅想要拥立六皇子?”

        赵奕笑着说道:“也不能这么说,大晋开国百多年,宗室被封藩在全国各处,以义父现在的势力,想要找一个宗室再简单不过了,比如说姑苏的赵王,广陵的齐王,这两位十多年来,无时无刻不想着做皇帝,让他们点头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关键在于,谢将军如何抉择。”

        赵奕面色平静,淡淡的开口道:“四年前谢将军押着六皇子离京的时候,义父便跟谢将军提过,六皇子可能会成为谢将军这一脉的祸根,如今四年时间过去,大晋南北都有乱相,元昭皇帝帝位不稳,随时都有可能派人来山阴杀了六皇子,消除掉这个隐患。”

        “六皇子一死,谢将军一家应该如何自处?”

        谢岱闷哼了一声,看向赵奕:“赵公子年纪轻轻,口才倒是很好,伶牙俐齿,像极了李太傅当年。”

        “承谢将军夸奖。”

        赵奕笑着说道:“我从小在西南长大,听说了义父年轻时候不少事情,东施效颦而已。”

        谢岱收起自己的鱼竿,抬头看了看赵奕,开口问道:“赵公子想要我怎么做?”

        “把六皇子交给我们带回西南。”

        谢岱冷笑一声:“朝廷也不是瞎子,我这么干,第二天一家老小就都要吊死了!”

        赵奕静静的说道:“谢将军同时对外宣称,为了保护六皇子的安全,把他藏了起来,这样除非朝廷明面上硬来,否则没有人会为难谢将军。”

        赵奕顿了顿,继续说道:“谢将军若有子嗣,也可以选一个出来,跟六皇子一起回西南去,先留下一个根苗,以后义父爰举义旗之时,会提前知会谢将军,到时候谢将军一家老小,都可以投奔西南去。”

        这番话,把谢岱一家的生前身后事都安排的妥妥当当了。

        谢岱皱眉思索了一番,然后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沉声问道:“若我不同意,李太傅要对我谢家做什么?”

        “义父远在西南,如何能对谢将军做什么?”

        赵奕笑呵呵的说道:“谢将军要是不同意,我就再去找下一个藩王就是,若不是六皇子与我义父有亲,我们也不会寻到山阴来。”